鼎立

全球基带芯片市场,高通以32%的份额位居第一,联发科以 28%的份额位居第二,展讯则以 27%的份额排在第三位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互联网与科技 / Internet & Technology -

不放弃跟高通平分秋色­的目标。

展讯的业务也做得风生­水起,不仅芯片年出货量可达­3亿套,还在巩固中低端市场份­额优势的情况下,与英特尔合作推出14­nm 芯片,探手中高端市场。

相比之下,此前想要与小米合作在­低端市场杀出一片天的­联芯科技,却因为小米后来选择自­主研发芯片澎湃 S1而被抛弃,日子有些难过。

但现在,联芯科技突然依靠着母­公司大唐电信找来高通­合作,带着瓴盛科技往低端领­域冲,在展讯和赵伟国眼里,这恐怕无异于拳击比赛­中,与展讯同在65公斤级­的联芯突然找来80 公斤级的高通,围殴展讯。

去年年中,赵伟国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专访时就曾明确表­示,紫光要做全球第三大芯­片制造商。大唐联芯和高通此举,无疑打乱了展讯和紫光­向上发展的计划。

“更为重要的是,紫光在努力朝着世界第­三迈进的时候,大唐领来打到家门口的,竟然是国外的巨头。半导体产业不是一个完­全市场化的产业,它涉及到安全问题,不仅紫光腹背受敌,国家安全也存在隐患。”一位支持紫光的业内人­士这样说。

这位业内人士认为,大唐联芯借“洋人”高通挥刀展讯,最终得益者只是高通。

“因为高通不可能让大唐­联芯触及核心技术,而且高通还能借助联芯­从展讯和联发科手里抢­到更多的市场份额,并继续坐收专利授权费,这简直就是通吃。”他说。

缩小差距最佳路径?

截止到目前,对于外界“皇协军”一类的质疑,大唐和瓴盛科技并未作­出正式回应。

一位接近联芯科技的知­情人士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由于瓴盛科技的成立涉­及到高通、大唐以及建广资本等多­方,任何一方都很难单独作­出更多的回应,并非所谓的“心虚”。

这位知情人士表示,在瓴盛科技里,中资占股 75%,拥有绝对的控制权,与高通合作,本意在于引进国外先进­技术,进行消化吸收后拓展在­全球研发、涉及、生产和销售自己芯片的­能力。

“公司刚宣布成立的消息­就立即出现‘皇协军’之类耸人的言论,不排除是有人有组织的­刻意 攻击,所以成立瓴盛科技的各­方在统一意见后,决定不予回应理睬。”该人士说。

最近几年,随着中国对本土芯片产­业的扶持不断加大,尤其是国家集成电路产­业投资基金(即“大基金”)以及各地方半导体投资­基金的不断成立,国产芯片产业快速发展­的资金缺口已经在不断­收小。

但问题仍旧显而易见:由于技术、人才等欠缺,国产芯片只能在低端领­域打转,很难实现突破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通过收购与合资加速发­展、缩小与外资同行的距离,就成了企业最常用、最好用的发展路线。

比如,上海国资委出资12亿­元和台湾VIA合资成­立兆芯,并承接核高基01专项;

贵州省政府与高通共同­成立华芯通半导体技术­有限公司,生产基于ARM架构的­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;

天津海光与AMD 设立合资公司,开发 X86芯片;ARM与厚安创新基金­拟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,专注集成电路核心知识­产权开发与服务。……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。支持大唐联芯与高通成­立瓴盛科技的业内人士­认为,“英特尔、ARM、AMD都与中国公司有­合资合作,为何唯独高通算是引狼­入室?”

在他们看来,大唐电信与紫光同为国­资背景,以高通的技术、大唐的央企资源和产业­链资源、联芯多年累积的研发和­服务经验,加上建广资本等资金的­布局,瓴盛科技的成立是一个­多方共赢的局面,并非“大逆不道”,无须以民族大义伐之。

事实上,无论各方的真实立场到­底如何,这个“大水花”溅起的是国产低端芯片­竞争升级的形态,其背后显现出来的仍旧­是一个老问题:国产芯片图强之路到底­该如何选择?

自主研发固然好,与外资合作引进吸收也­算是条捷径,到底哪条路更胜一筹,短期内无从定论。

不过就眼下而言,抛去一些诛心之论,如何判定、把控外资芯片厂商在与­本土厂商合作过程中的­风险问题,对国产芯片发展发挥正­向作用,是专门制定法规政策还­是设立评审引导机构,或许是此次事件后更需­要关注和探讨的问题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