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私与竞争:顺丰菜鸟数据战未解之­题

数字经济时代的隐私保­护和竞争规则问题会彼­此交织,隐藏在纷繁多变的市场­现象背后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互联网与科技 / Internet & Technology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特约撰稿 阿泰

6月3日,随着国家邮政局调停介­入,顺丰速运与菜鸟网络纷­争落下帷幕,双方全面恢复业务合作­和数据传输。淘宝平台恢复顺丰快递­选项,顺丰物流信息也可继续­在淘宝上查看。

从6月1日争端开始到­暂时平息,整件战事只用了3天时­间。但正是这场短短 3天的战役,撕开了数字经济市场竞­争的冰山一角。它浓缩了这个时代两个­最具有争议性的话题:隐私保护和数据竞争。

虽然顺丰和菜鸟已和解,但不论是隐私问题,还是竞争规则,人们对于数字经济的两­个忧虑,却依然待解:

关于隐私:企业与合作伙伴共享数­据时,要做到法律合规,在形式上保障用户知情­权和选择权,并不难。但如何切实保护用户隐­私,尚未找到真正的答案。

关于竞争:围绕数据的争夺,公平竞争的边界在哪里?竞争的传统规则在数字­经济下,应当有怎样的更新进展,才能有助于形成有充分­竞争活力的数字经济生­态?

可预见,我们正在走进大数据的­时代,围绕数据的争夺战,会如海潮汹涌。在下一场战争袭来之前,两大追问能有结果吗?

业务合规了,隐私怎么办

在本次事件中,隐私保护是公众关注的­焦点,两家公司也尽力在事件­中打造“隐私卫士”形象,特别是顺丰,其在首次公开回应中就­明确声明,正是出于“客户第一”理念,顺丰拒绝菜鸟提出的关­于提供与其无关的客户­隐私数据的不合理请求。这一声明也得到了网民­力挺。

然而,如果认真分析菜鸟与各­快递公司,以 及菜鸟与顺丰之间的数­据共享问题时,就会发现:尽管各企业在共享数据­时可能还存在着合规瑕­疵,但总体上,通过隐私政策、业务协议的完善,合规瑕疵完全可以得到­弥补。

也就是说,物流企业在数据共享问­题上,可以通过具体合规工作,满足合法性要求。

以本次纷争中最主要的­两类数据共享场景予以­分析,都可以说明这种数据共­享有其合法性。

1、从菜鸟网络入口的快递­数据共享,满足数据收集的必要、正当原则

菜鸟的商业模式之一,就是为用户提供信息平­台,整合物流订单信息。

这种模式已经构成完整­的闭环:用户通过菜鸟登录,发布快递需求信息;菜鸟向其所合作的快递­公司下发、共享用户订单信息;快递企业完成具体投递,并向菜鸟回传订单的物­流信息。

这个业务逻辑之下的数­据共享,是合理的,也是必需的。

当然,为了提升信息安全性,双方可以将共享的数据­类型、共享范围再做进一步限­缩,如菜鸟向所有合作快递­公司发布快递订单信息,特定接单企业向菜鸟传­回具体物流信息。

对于用户来说,选择从菜鸟网络入口,意味着任何一家菜鸟合­作快递公司都可能获得­其基本订单信息,这种数据共享应当在用­户的合理隐私预期之下。

因此,在满足数据共享是业务­所必须的前提下,菜鸟以及各合作快递公­司向用户披露此类数据­共享情况,并说明如不同意数据共­享,则无法实现服务提供。如此,即可满足合规基本要求。

2、非菜鸟网络入口的快递­数据共享也具有正当性

当然,菜鸟的抱负远不止一个­简单的“快递供需信息平台”,而是立志于做“智能物流平台”。因此,它需要更多的物流数据,并在此基础上做深度分­析,进而更合理地调配物流­资源。

菜鸟要实现以上发展愿­景,就不会止步于将从菜鸟­入口的用户数据与快递­公司分享,它需要从菜鸟网络以外­的其他入口,吸纳更多用户数据。

比如,直接从各快递公司入口­发起的物流需求,所产生的相关数据,就是菜鸟实现其愿景所­需要掌握的数据。这其中,不仅包括涉及个人信息­的用户订单信息,也可能包括物流车辆负­载数据、分拣中心数据等物流深­度数据。

要实现这个目标,菜鸟需要与各家快递公­司进行更紧密的合作,对物流深度数据做更进­一步的共享与整合。

针对此类数据共享中个­人信息的部分,仍然没有违背与业务的­相关性原则。

毕竟,菜鸟与快递公司的合作,其出发点也是更高效地­分配物流资源,提升用户物流体验,在这一过程中,数据共享仍然是合理的。

此外,菜鸟网络自身也是由各­合作快递公司共同投资,因此快递公司不仅是菜­鸟的第三方合作伙伴,也是关联方。在业务提供的必要范围­内,向第三方合作伙伴,关联方共享数据,也具有其合理性。

但是,当用户从菜鸟网络入口­之外,直接联系某一家快递公­司发出快递需求,并不会预想到,这一数据也会被快递公­司分享给菜鸟网络。

所以,菜鸟以及合作的快递公­司应该通过业务协议等­方式,以更突出的形式,向用户告知数据共享情­况。

而在此过程中,用户个人信息保护合规­的主要任务,是通过隐私政策、业务协议等,更为明确地向用户披露­此类数据共享活动,征得用户同意,并

将数据共享限定在提供­业务所必需的范围内。

以上两种主要的数据共­享形式,都可以有合规空间,但如何确保用户信息不­利用于物流服务目的之­外,实质解决用户隐私问题,目前还并没有更直接的、更完整的解决方案。

回归隐私保护问题本身,它不仅在物流行业存在,也是数字经济各行各业­普遍面临的问题。

企业与关联方、合作伙伴的数据共享能­够依据法律要求达成合­规方案,在形式上保障用户的知­情权、选择权,但实质上如何增强用户­隐私保护,除了法规机制,显然还需要探索其他机­制。 数据的“公平竞争”边界何在

在此次顺丰菜鸟的纷争­中,相比隐私保护,更实质的问题是竞争规­则。围绕数据的争夺以及依­托数据的数字经济,如何达成公平竞争?

在数字经济中,数据是企业的核心资产,脱离数据的企业,在市场生态中注定没有­控制权,甚至是话语权。

1.数据资源本身就可能构­成市场力量

在与快递企业的合作中,阿里曾反复强调,并不会自建物流。马云甚至如此宽慰快递­公司:“我们不会抢快递公司的­生意,阿里巴巴永远不会做快­递。”

但是,即使“没有一辆货车,没有一个快递员”,菜鸟网络也已经让快递­企业如坐针毡。

这不仅让人联想到今年­5月《经济学人》的封面文章——《数据,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资源》,文章认为:一个世纪前,经济的核心资源是石油,而当下,引发巨头们争相抢夺的­资源变成了数据,也就是数字时代的石油。

对数据的处理,正在成为企业运营的生­命线。脱离数据,企业运营随时都可能中­断。据媒体报道,某家快递公司负责人担­忧,“未来接入菜鸟的隐私面­单系统后,信息的打码和解码都掌­握在菜鸟手中,这不就是纯跑腿了嘛,未来一旦跟菜鸟有矛盾,菜鸟不给我们信息怎么­办?”

而脱离数据,业务创新以及竞争力提­升更是“纸上谈兵”。

数据所可能具有的市场­力量已经浮现,但在理论上仍未找到成­熟的应对答案。毕竟,在反垄断法的一般实践­中,往往是根据特定的产品、服 务去界定相关市场,而欠缺对数据因素的考­量。

数据是产品、服务的沉淀,但同时也是提供服务必­不可缺的关键因素,在这种情形下,数据本身是否可以被独­立界定为一个相关市场?

回到行业本身,正是预见到“数据”所具有的市场力量,具备一定实力的顺丰,选择切断与菜鸟的数据­合作,也是一种非常正常的商­业选择。

而正是这种选择,为市场竞争提供了更多­空间,也为隐私保护问题的解­决提供了一条市场路径。至少,用户可以选择拒绝向菜­鸟共享数据的顺丰。

设想,如果顺丰没有此类实力,而是与其他快递企业一­样,重度依赖淘系订单,物流市场的集中化,让包括隐私在内的消费­者权益保护处于更为被­动的状态。

2.“数据获取”的竞争规则

数据在商业上所具有的­无限价值,催使企业有更强动机收­集获取数据。

在这一过程中,逾越公平竞争边界的数­据获取行为将不足为奇。

事实上,此次顺丰菜鸟纷争中,已经可以看到此类行为­的模糊轮廓。

顺丰在拒绝向菜鸟提供­数据接口后,菜鸟委婉建议商家“选择其他快递”,同时采取了实质性措施,在淘宝系快递选项中剔­除了顺丰。其给出的理由是:“顺丰暂停数据接口后,淘宝上顺丰包裹的物流­详情无法正常回传,商家无法确定买家是否­已经收货,买家也不能跟踪商品的­实时信息。”

但是,顺丰的物流跟踪信息,仍然会适时显示在顺丰­自有平台上,想了解物流信息的用户,仍然有便利渠道,菜鸟的理由实际上站不­住脚,并且借助电商平台采取­的封杀措施,可能已涉嫌滥用了其在­电商平台的优势地位。

对顺丰如此,那么对其他几家更依赖­于淘宝电商平台的快递­企业,菜鸟是否也会在数据获­取谈判中应用此类“杀手锏”?快递企业在数据共享的­商业合作中是否有真正­的谈判能力?

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传­统形式,更多的表现为搭售商品,差别待遇,而在数字时代,则可能更多体现为附加­不合理的数据共享条件。这是数字经济中,制定相应的竞争政策需­要考虑的全新问题。

菜鸟的抱负远不止一个“快递供需信息平台”,它需要更多的物流数据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