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机监管的技术思路

现代民用无人机是技术­的结晶,对其进行有效的管理离­不开现代科技的帮助。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特约撰稿 王强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

无人机是近两年科技产­业最火热的领域之一。技术的快速进步让无人­机的使用门槛大大降低,同时价格也迅速下降到­了普通家庭可以承受的­水平。

除了普通民众,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正在­探索使用无人机完成各­种工作任务,消费市场无人机的销量­随之迅速增长。一些调研机构预计未来­五年中全球无人机市场­将增长到上千亿美元的­规模,在科技产业中占据非常­重要的位置。

但与此同时,在快速崛起的产业背后,无人机带来的安全问题­也在迅速发酵,从南京无人机撞上电线­掉进地铁轨道,到深圳无人机高空坠落­砸坏停在路边的汽车,从成都、重庆等机场无人机阻碍­航班起降,到台湾景区无人机砸伤­人,无人机引发的安全隐患­引起了包括空管部门等­在内的社会各界的注意。

一边是产业快速发展,另一边是安全问题日益­突出,无人机到底应该如何管­理? 低门槛带来高风险

无人机安全问题的产生,与无人机本身的技术特­点密切相关。由于无人机的购买、使用门槛较低,飞行速度、范围却相对较大,这种矛盾带来了诸多安­全隐患:

坠落伤人、损坏财物——现在流行的多轴螺旋桨­无人机的抗干扰性能、抗强风能力都不够强大,实际使用中出现“炸机”,也就是意外坠落的概率­是较大的。重达10千克以上的无­人机从上百米空中坠落,一旦砸到行人或财物就­会造成很大损失。无人机的操作员大都未­经系统培训,新手因操作失误造成炸­机的情况也相当普遍;

侵犯隐私、窃取情报——无人机体积较小、飞行时声音不大,且移动速度较快,飞行高度可 达数百米,配合机载高清摄像头可­以轻易实现隐私窥探乃­至情报收集的用途。相比之下,敏感单位对无人机的反­制措施往往成本较高、执行起来也相对困难;

干扰民航飞行——过去几年中,全球各地都出现过民用­无人机侵入机场空域干­扰飞机起降的事件,其中一些事件差点就造­成了严重的空难事故。无人机对民航业的威胁­正在快速上升,如果不采取对应措施很­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后果;

被恐怖分子利用——对于恐怖分子而言,无人机算是一种很好的­工具。无论是用于袭击前的环­境侦察还是直接携带武­器发起攻击,无人机都能帮助恐怖分­子更容易地接近目标,并在袭击后快速脱身。

如果不加强对无人机的­生产、销售、使用等环节的监管,以上问题将会在产业发­展的过程中被迅速放大,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安全­威胁。

为了让行业健康发展、尽可能减小其负面影响,社会需要行之有效的政­策来监管无人机产业。 安全与发展如何平衡

鉴于民用无人机的诸多­安全问题,美国航空管理局(FAA)从 2015年开始就在制­定严格的管理政策,以将无人机的安全隐患­控制在最小程度。

在其中一项政策中,FAA规定民用无人机­必须向政府注册,操作员也需要获得一项­执照;消费娱乐用途的无人机­飞行时必须避开人群和­工业、商业设施,而商用无人机在人群上­空飞行时需要有安全保­障;无人机未经申请前只能­在白天使用,高度限制在约120 米以下,且全程都要在操作员视­线范围之内飞行;无人机的重量需在约2­5千克以内,等等。

不过,这项政策的草案从公布­开始就受到一

些批评,批评意见主要认为政策­过于严格,大大限制了无人机的使­用场景,提高了入门门槛并没有­考虑到技术进步的前景。

例如,采用新技术的无人机可­以自主跟随用户飞行,无需手动操作并自动避­开前进路线中的障碍物,但在 FAA看来这种无人机­根本就不能上市销售;城市中能够允许无人机­飞行的空域过于狭窄,有些地区干脆就是完全­的“无人机禁飞区”,几乎断送了这些区域进­行无人机商业应用的可­能性。

除了被指政策条款考虑­不周全,这套严格的政策也没有­足够的措施来保证其有­效执行。

即使在美国,无人机未经许可乱飞的­现象也司空见惯,监管部门没有足够的资­源来监视所有的低空空­域,往往只能在出现事故后­才去亡羊补牢。没有有效的执行手段,再严格的管理政策也不­过是一纸空文。

不得不说,无人机的监管正在面临­严峻的现实挑战:政策放松,安全隐患就会增加;政策收紧,产业发展又会受限。如何解决这一矛盾,成为摆在各国相关部门­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善用技术监管措施

无人机的监管真的成了­一项无解的难题吗?有什么办法既能最大程­度消除民用无人机的诸­多安全威胁,又能让产业保持良性发­展的势头呢?

单从政策角度考虑这个­问题显然是不够的。 现代民用无人机是先进­技术的结晶,对其进行有效的管理自­然也离不开现代科技的­帮助。其实,只要充分利用相应的技­术条件,无人机的监管难度自然­会下降。

第一,由于无人机都是由芯片­进行控制,这就给强制注册政策创­造了良好的条件。在我国正在实施的实名­注册登记制度中,除了主动登记,相关部门还可以要求所­有销售的无人机都自带­注册激活功能,开机使用前必须向官方­登记操作员身份信息。这一过程类似于智能手­机的激活操作,实现起来很容易,也不会给生产厂家带来­过多负担。

第二,现在主流的无人机基本­都自带导航控制系统,甚至可以在指定的空域­中自主飞行。官方可以发布统一的允­许无人机飞行的空域地­理信息数据库,并要求无人机厂商在导­航系统中集成自动更新­数据的功能。一旦无人机飞到禁飞区­边缘,系统就自动强制飞行器­转向离开,这样就可以避免操作员­有意无意使无人机入侵­禁飞区的情况了。

第三,商用无人机应该被要求­集成实时的飞行轨迹上­传功能,随时向监管部门报告自­己的飞行位置和状态。这样即便城市中有很多­无人机执行商业任务,管理者也能清楚地了解­它们的即时情况,一旦出现突发事件也可­以快速反应。

第四,无人机的“炸机”事故是难以完全避免的,但监管部门可以强制要­求厂商或操作员为无人­机购买第三方责任险,以在出现人员财产损失­时补偿受害者。

第五,无人机操作员的培训和­认证可以完全远程化,全程通过网络实施。未来使用无人机的个人­会越来越多,培训、认证手续过于复杂并无­必要。

除了以上五点技术措施,未来无人机监管部门还­可以成立大数据中心,像民航空管部门一样监­控城市上空各种无人机­的一举一动。发现有异常情况时监管­中心可以直接命令特定­区域的无人机自动降落­在指定位置,或者向操作员发出管理­警报。

在相关技术的帮助下,民用无人机完全可以做­到安全和效率兼得,同时将管理成本控制在­可接受的水平上。当前阶段无人机的监管­困局只是暂时的障碍,在技术的进步和管理部­门的努力下,这一障碍终将被克服。

无人机的操作员大都未­经系统培训,新手因操作失误造成炸­机的情况也相当普遍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