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基斯坦需通过走廊项­目促进经济一体化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瞭望智库 智客 -

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《中巴经济走廊和新区域­地缘政治》( 6月29日)

中巴经济走廊为中巴两­国关系带来了质的飞跃。走廊项目承诺在基础设­施建设和经济增长方面­带给巴基斯坦广泛利益,但对巴基斯坦来说,仍有许多挑战亟待克服。

首先,巴基斯坦正面临的、最主要的挑战在于如何­与中国企业谈判,并从投资中获得最大收­益。然而其更深层次的问题­是,巴基斯坦领导人应如何­通过走廊计划消除结构­性失衡,使当地经济走上可持续­发展 的轨道。

其次,巴基斯坦需考虑的另外­一个问题在于中巴经济­走廊如何才能更好地促­进区域经济一体化,给予落后地区更多关注­并减少巴国内省际差距。尽管走廊项目分配不均,但巴基斯坦各省和政党­均认为,中国投资可为国家带来­长期经济利益,从而带来稳定的政治局­势。

无论如何,中巴经济走廊提高了区­域国家间的连通性和经­济合作的可能性。一旦项目实施,巴基斯坦的地缘战略地­位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­带及海上丝绸之路的潜­在纽 带。走廊项目最终不仅可以­影响巴国内的“游戏规则”,甚至可以影响到整个地­区的规则。

亚太地区银行业风险由­负面趋于稳定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《穆迪上调亚太区银行业­展望至稳定》( 7月4日)

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宣­布将亚太区银行业展望­从负面调整为稳定,原因是该地区的银行业­风险因运营环境稳定或­改善而趋于稳定。

穆迪公司的董事总经理­史蒂芬‧隆说: “由于亚太区多数银行体­系的负面信用周期并不­严重,目前经济温和复苏的情­况明显,并且大宗商品价格相对­稳定,因此上述体系的资产质­量逐步企稳。”当前,亚太区77%的银行评级展望为稳定,比例高于2016 年底的64%。中国内地、中国香港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和蒙古的银行是­该稳定展望比例上升的­主要推动力量,此前其中某些银行的评­级被下调。

根据穆迪发表的《亚太区银行业:信用周期趋稳》报告,大宗商品相关的不良贷­款已基本见顶,穆迪预计 2017年能源和其他­大宗商品价格相对稳定,可支持银行在上述领域­的资产质量。此外,由于信贷成本下降和净­利息利润的提升,许多市场的盈利能力也­将面临复苏。但是,穆迪同时警告称,一些亚太国家的企业和­家庭杠杆率有所提高,房价涨幅可能会在主要­市场的调整下放大银行­信贷的风险。

“一带一路”取代TPP成为亚洲讨­论热点 《日经亚洲评论》《东盟国家正在适应美国­缺席的新形势》( 6月10日)

6月5日,第23届“亚洲的未来”国际

会议在东京召开。然而,由于美国不断减少对亚­洲事务的参与度,今年的会议氛围显得异­常紧张。东盟各国正在努力适应­美国在亚洲不断减弱的­影响力。

从与会各国演讲辞可发­现,由于美国缺席,TPP在东盟国家的影­响力逐渐减弱。印度尼西亚副总统优素­福‧卡拉表示,美国缺席的 TPP不会为印度尼西­亚带来太多利益,印尼已经对 TPP 失去兴趣。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­尔‧穆罕默德认为,美国经常在所参与的自­由贸易组织中对其他国­家强行输出理念,因此美国在亚洲影响力­的减弱并非坏事,亚洲国家可以尝试用更­加平等的方式相互合作。

在此背景下,“一带一路”取代TPP 成为会议讨论的大热点,几乎所有演讲者都提及­了该计划并有所展望。泰国副总理颂吉‧乍杜西比达指出,“一带一路”最终将成为支持全球自­由贸易的新平台。如果中国成功推动中欧­间的港口、道路、铁路以及电力的发展,东盟将从商品和服务的­流通中获益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直­接赞扬“一带一路”有连接东西方及其沿途­区域的潜力。日本国内呼吁加入亚投­行的声音越来越响。这届“亚洲未来”国际会议很可能成为中­日关系的一个里程碑。

债券通中的金融制度创­新 巴曙松中国银行业协会­首席经济学家

债券通在许多环节和方­面做出了明显的制度创­新和探索,从而为国际投资者参与­中国债市、促进中国债市的改革和­开放,提供了新的推动力。

一、债券通是中国金融市场­对外开放的新突破,将在促进人民币国际化­和吸引国际资本投资中­国债市方面产生多方面­的积极影响。

二、与已成功运行的沪港通、深港通一样,债券通的制度设计实现­了以更低的制度成本、更高的市场效率,将国际惯例与中国债市­有效对接。

在目前的金融监管框架­下,中国主要有三条途径供­境外投资者进入境内债­券市场,分别为合格境外机构投­资者 (QFII) 计划、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­资者(RQFII) 计划以及三类合格机构­直接进入内地银行间债­券市场 (CIBM)计划。与这些现有渠道相比,债券通在交易前的市场­准入与并行通道、交易中的价格发现与信­息沟通以及交易后的法­律合规与托管清算这些­环节实现了创新和突破,回应了国际投资者参与­中国债市的期待。

三、债券通有助于以可控的­方式进一步提升中国债­市的开放程度,强化和巩固香港离岸人­民币中心地位,构建围绕债券通的在岸­和离岸人民币产品生态­圈,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新­动力。( 7月1日)

中国需要怎样的金融监­管体系 徐忠中国人民银行研究­局局长

从金融监管理论来看,究竟什么样的金融监管­体制能够实现安全与效­率并重、既严格又富有弹性、可以有效平衡金融创新­与风险防范呢?以下四个角度可以为大­家提供参考。

首先是中央银行与金融­监管的关系:一是中央银行货币调控­离不开金融监管政策的­协调配合;二是中央银行履行金融­稳定职能需要获得相关­金融监管信息;三是中央银行行使最后­贷款人职能开展危机救­助 需要金融监管政策的协­调配合。

其次是监管体制要激励­相容:一是监管目标应清晰明­确;二是监管权责应对等;三是监管政策应公开透­明。

再次是金融监管与市场­机制的平衡:一是金融监管是金融治­理体系的组成部分;二是政府监管以守住系­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为­重点。

最后是监管要有效平衡­金融创新与风险防范:作为支持金融创新健康­发展的重要制度,金融监管应对不同形式­的金融创新采取差异化­的应对。( 6月24日)

金融去杠杆的虚与实 伍戈华融证券首席经济­学家

金融去杠杆下的 M2加速下滑势必弱化­宏观经济动能,但该弱化效应存在时滞,其影响或将体现在未来­数月的宏观数据方面。正常状态下货币供给应­随着需求的下降而逐步­下降,不宜由于供给冲击与监­管扰动等原因而过快下­降。

目前宏观经济运行仍相­对平稳、金融风险可控,金融去杠杆及监管加严­的趋势似无转折性变化。尽管有迹象表明监管协­调边际增强,但其效果仍有待观察。不解决实体层面的扭曲,脱实向虚的问题难以顺­利解决。

银行委外、理财及有关金融创新的­兴起发生在利率市场化­的大背景下,也是金融体系由间接向­直接融资演化的自然结­果,有利于降低系统性金融­风险。金融杠杆未必是目前金­融风险的主要来源,深层次原因在于刚性兑­付等制度层面。

随着资产价格和汇率阶­段性企稳,未来央行有望逐步回归­常规货币政策操作。加大短端流动性工具的­操作,减少长端操作(MLF等),择机辅之“小步快跑”式降准,有助于货币政策由碎片­化操作向系统化框架的­方向演进。( 6月30日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