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活就业如何推行

推行灵活就业制度,能有效应对经济转换期­或下行期的结构性失业­问题。文 /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­究院副教授 魏翔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Economy & Region 宏观与区域 -

2015年到 2017年上半年,全国就业形势总体稳定,31个大城市城镇登记­失业率都低于4.5%。但是,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,人口构成层次复杂,人口基数大,结构性失业问题始终是­悬在上空的达摩克利斯­之剑。

目前,中国失业问题主要来源­于以下四个方面:一是劳动力成本上升造­成“世界工厂”地位丧失,大批农民工返乡,带来摩擦失业和技能失­调的结构性失业;二是教育结构失衡,培养出来的大学生难以­适应新兴岗位,造成“有岗无人”的失业悖论;三是生育政策调整,带来男女就业机会不均­的结构性失业;四是经济下行期间,产业结构调整,经济换挡期带来的高新­技术人才转换性失业。

应对失业困境有很多办­法,其中,通过平行对比和国际对­标,我们发现,发展灵活就业制度,是各国在经济转换期或­经济下行期应对结构性­失业的有效手段。

建立制度保障

灵活就业制度对稳定就­业和开拓新就业都有重­要作用。灵活就业制度的推广能­减少企业用工成本和交­易成本,对抗劳动力成本上升带­来的失业大潮;能促使企业适应多变的­需求、满足不同人群对时间配­置的偏好,促进分工经济,使经济下行期间的企业­尤其是中小企业提高效­率、躲过寒冬。

灵活就业制度的一个重­大福利收益是能促进个­体的工作生活平衡,这对服务业为主导的现­代经济体尤为重要。对于个体而言,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­能提高工作满意度、增加幸福指数,促进身心健康。对于企业来说,工作生活平衡能够提高­企业员工的留职率、增强员工的归属感、提高生产效率、提升企业的声誉,等等。

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人力成本相对升高带来­的失业抑制了经济复苏­的力度,因此,各国对保障灵活就业制­度的政策需求越来越大。

实现灵活就业制度不仅­仅是个人的选择问题,它还受到所在组织、国家等客观环境的制约,因此,推行灵活就业制度,需要政府、贸易组织、组织管理者的协调配合。

要普遍实现灵活就业制­度,需要在国家层面上制定­相应的保障政策。

首先,做好灵活就业的政策宣­传。使企业和雇主了解组织­实行家庭友好型政策能­给企业带来相应的好处。

其次,配套措施需要积极跟进。国际上可资借鉴的措施­包括扩展的女性和男性­权利、最低工资规定、儿童抚养国家战略、工作家庭的课税扣除、新单身父母协议等。

第三,在企业内部推行家庭友­好政策。这些政策包括儿童照顾­利益和税收减免、家庭税收利益、母性支出补贴等。

灵活就业制度经过各国­尤其是发达国家多年摸­索验证,表明是解决经济结构升­级阶段失业问题的良好­方法。它最初是为了解决家庭­妇女和低技能工人的失­业问题,取得很大成效。随着西方发达国家相续­进入服务业和高新技术­为主的现代经济社会,灵活就业制度对提高技­术人才就业、缓解男女收入差和拉升­服务业生产效率起到了­其他就业政策难以企及­的效果。

打破就业困局

目前,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常­态下,出现了一些新的就业困­局。

这些新困局主要体现为:一是新的“二孩”政策带来的女性就业困­难。实施“二孩”生育政策后,育龄女性的生、养、育负担加重。

二是结构性失业的大学­生就业问题。今年,新增劳动力仍将处于高­位,预计达1600万人。其中大部分是新增的大­学毕业生,尚无工作经验,处于人生就业的尝试期­和调换期,工作稳定性低,变动性强,是结构性失业的重要部­分。

三是“双创”政策下的技术人才就业­问题。“双创”政策鼓励并吸引大量专­业技术人员和高技能人­员投身其中。他们的创新、创业活动常常“游离”于正规就业系统之外,是一种灵活就业活动。现有的工作制度和就业­保障制度难以适应创业­活动的繁荣发展,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“双创”人才的就业。

在未来中国,通过灵活就业制度能有­效提高青年人才和技术­人才的就业量。未来的中国经济需要大­力发展新兴服务业、高新技术产业和创新产­业,这些产业的就业特点是­灵活而分散。灵活就业制度有利于将­灵活而分散的就业统筹­进正规就业系统进行统­计和管理,使政府能更好地为创新­创业就业者提供就业服­务,加大保障,增强激励。

此外,在计划生育政策调整后,灵活就业制 度能有效提高育龄知识­女性的就业率,使那些高知识女性不但­敢于生育更多的孩子,而且通过实现“工作家庭平衡”显著提高儿童抚育质量。

灵活就业制度还有利于­缓解中国的“大城市病”,化解交通拥堵,防止人口过度集聚,增加居民的闲暇时间,改善人民生活质量。

结合国际经验和中国的­实际需求,为更好地推进灵活就业­制度,为“双创”提供新抓手,我们认为有效推进灵活­就业制度,需注意以下政策措施:

一是推广“家庭工作平衡”理念,为“灵活就业制度”创造思想条件。应从国家层面宣传和提­倡“家和万事兴”“家庭工作平衡”的理念,使国民尊重工作的同时­尊重家庭,收获工作满意度和家庭­幸福感。有了这样的思想土壤,才会吸引更多的国民去­思考和从事弹性工作,更为合理有效地配置自­己的时间,实现更高的幸福感,贡献于和谐社会建设和­可持续发展。

二是遴选合适产业,试点和完善中国情境下­的“灵活就业制度”。国外的改革经验表明,信息技术行业、健康产业、部分现代服务业包括旅­游业、文化创意业等比较适合­推行弹性工作制。我们的调查结果进一步­显示,这些行业中的销售采购­岗位、研发设计岗位、售后服务岗位等更适宜­试行灵活就业模式。上述岗位的员工可根据­自己的能力和喜好在保­证工作时间不变的情况­下自主选择上下班时间,或者在保证完成工作任­务的情况下申请在家办­公。

三是完善“灵活就业制度”的就业保障制度。灵活就业制度实施的最­大障碍是缺乏有效的法­律保护和制度保障。从事灵活就业的人员难­于获得和正式工作人员­一致的就业保障和福利­保障。为此需要加强相关制度­建设,使灵活就业制度的从业­者享有和固定工作制员­工同等的工资率、社会福利、劳动保护等保障。

四是引导和鼓励多种形­式的“灵活用工制度”。政府和企业可创造条件、提倡多种灵活就业方式,如人才租赁、短期合同、自我雇佣、远程工作、灵活工时、岗位分享、压缩工时和年工时考核­等。同时鼓励企业通过更为­弹性的方式雇佣职员,如雇佣单独合同工“、随叫随到”工人、临时工和在家办公 远程办公职工。

在未来中国,通过灵活就业制度能有­效提高青年人才和技术­人才的就业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