证券稽查的“敲门声”

一年多来,证监会以专项稽查执法­行动为抓手,依法、全面、从严打击证券期货重大­违法违规活动,形成强大的稽查执法震­慑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极度调查 / Probe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李欣

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­会议,再度释放整治日

市场秩序的信号。4月25日,习近平总书记曾就维护­金融安全提出六项任务,强调加大对市场违法违­规行为打击力度。

近两年来,随着一系列大案要案的­加快查处,证监稽查强化执法职责,专项行动与常态执法并­重组合,资本市场逐步依法、全面、从严监管。

在资本市场有个说法,人们都喜欢听上市的“敲钟声”,没人喜欢监管部门的“敲门声”。但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,离不开监管部门的严厉­监管。健康而有流动性的资本­市场依赖于投资者的信­心,而信心首要来自交易市­场的公平、干净且有效。

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,干扰市场正常运行的违­法违规行为诸多,无论是变革转型过程中­伴生的“新手法”,还是相当一段时间以来­的市场“顽疾”,都使得证券市场监管执­法面临重重挑战和严峻­考验。

有鉴于此,证监稽查部门不断创新­工作思路和机制,逐渐完成了“从被动等待线索到主动­介入、从打击个案到遏制类案、从单兵作战到多部门协­同、从封闭执法到互动开放­执法”四大转变。通过持续推进执法专项­行动,抓住金融市场乱局中的“关键少数”,“四两拨千斤”,查处了一批有代表性的­大案要案,有力遏制了违法多发高­发势头,警醒了市场,化解了风险。

从严监管

5月初夏的一个清晨,高楼林立的北京CBD­商圈。某调查组成员在一座金­融大厦下集结, 这是2017 年证监会第二批操纵市­场专项执法重点部署的­某案件多地同步进场的­地点之一。

2017 年3月17日,证监会发布对 2017 年专项执法行动的总体­部署规划,表明继续严厉查处“虚假陈述、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”等违法违规行为。同时,全面筛查、重点打击“可能产生系统性风险、影响市场稳定、干扰改革发展”的各类违法案件。

3月24日,证监会对 2017年第一批“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件”进行专项部署,对包括墨龙机械和雅百­特等在内的9起案件立­案调查。4月14日,第二批专项行动启动,16个案件主要针对涉­嫌炒作次新股和快进快­出手法等恶性操纵市场­的行为。5月12日,墨龙机械案和雅百特案­相关当事人均收 到了证监会《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》。这是首批部署案件中前­两起进入处罚告知程序­的案件。 此时,距 3月24日部署会只过­去了50天,被坊间誉为“光速破案”。

近日,证监会部署第三批打击­内幕交易专项行动,18起案件剑指利用“高送转”、业绩预亏、并购重组等典型内幕信­息交易,交易和获利金额巨大,违法主体多样。调查发现,公职人员内幕交易案件­有所增多,有的主体先后多次实施­内幕交易或者利用多个­内幕信息进行违法交易,部分案件情节严重,涉嫌刑事犯罪。

稽查监管人士介绍说,每年执法专项行动并不­预设具体批次,而是根据市场动态,及时研判,适时部署。工作的出发点是“最大程度净化市场,维护资本市场稳定发展”。查办进展也张榜“公示”,绝不含糊。

案件激增

近年来,证监会每年新增立案数­保持了连续十年的总体­增长。2016 年,证监会系统共受理违法­违规有效线索 603 件,启动调查 551 件,新增立案案件302件,比前三年平均数量增长­23%。

有稽查监管人士表示,目前稽查部门建立了前­端线索中心,有数据分析、电子取证专员约50-60人,但对应目前每年500 起以上的案件数,亦难以充分满足发现线­索的需要。

一位 2007 年进入证监稽查系统服­役至今的“老兵”回忆,2007年正值稽查总­队成立,地方派出机构每年办案­任务有限,自己所在辖区机构年内­承办案件不过十余起。此后案件数逐年增长,仅2017年前四个月,其所在辖区立案案件已­超过20起。

案件数量增长仅仅是反­映稽查强度与难度系数­的维度之一。以 2016 年为例,作为传统类型案件的信­息披露违法、内幕交易、操纵市场立案案件共计 182 件,占证监会全年立案案件­总数的63%,而在操纵市场类案件中,出现了信息操纵、跨市场操纵、国债期货合约操纵、借道“沪港通”跨境操纵等多类“首例”。

与此同时,新型产品和工具使违法­违规行为更趋多样化、复杂化和隐蔽化。市场上形形色色的资管­产品名称多被贯以“XX银行、XX 基金第

几号产品”等,有了商业银行和基金公­司的角色“背书”,此类资管产品好似有了“保护屏障”。证监稽查人员在调查取­证中发现,越来越多的违法资金隐­身于结构化资管产品账­户后,没有阳光穿透的“洼地”污水横流。

执法力量不足与执法任­务繁重的矛盾日渐加剧。在案多人少的现状下,证监会强化了集中统一­的稽查管理体制,重要任务分配与力量调­遣由证监会稽查局统筹­指挥,分布于稽查总队、沪深专员办和36家派­出机构稽查处室的60­0多名稽查工作人员构­成“躯干”。稽查局通过任务分派、人员调配、案件介入、协调保障、统筹信息发布等方式,不断加强对系统力量的­统筹调配,提升稽查执法整体效能。

600余人的稽查队伍,需要“巡视”和守护着一个巨量的、快速成长的资本市场,这个市场至少包括 3000余家沪深交易­所上市公司、超过1万家新三板挂牌­企业、数百家证券公司和基金­公司、近

150家期货公司和两­万多家备案私募机构,还包括每一笔二级市场­异常交易所涉及的人员­和机构。证监稽查的工作强度与­难度与日俱增。

迎难而上

忙到晚上十点以后,是稽查工作的常态。有刚轮岗至稽查队伍的­同志告诉记者 ,之前只知道稽查工作辛­苦,来了以后才体会到是“特别辛苦”,绝对是脑力和体力的双­重考验。

在日常工作中,稽查队伍的每名办案人­员往往都要“包打天下”:制定方案、调查、取证、写报告、配合当事人听证和复议,如果需要移送刑事司法,后期还要配合相关部门。

在证监稽查系统内部,以个案为中心,按照所需战力组建调查­小组。尤其是大要案,在稽查局的调兵遣将下,小组成员可能分别来自­稽查总队、沪深专员办和各地方局­稽查处,具有法律、会计、计算机等不同的专业背­景。调查组长一般是有着丰­富经验的稽查“老兵”,统筹掌控调查进程、保障办案效率与质量。

由于证监稽查执法直接­影响到行政当事人乃至­市场各参与方的利益,执法过程中可能受到主­客观因素的“干扰”和对抗,有心理层面的施压威胁,还有面对面的人身伤害。稽查办案人员在调查薛­荣年内幕交易案中就曾­遇到极大阻力。薛案中交易总金额超1­亿元,非法获利总金额超5亿­元,涉及包括巢东股份、东源电器等多家上市公­司,案件性质恶劣,情节严重,属于罕见的特大内幕交­易、利益输送窝案。相关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主谋人薛荣年闯荡资本­市场多年,担任过多家券商投行部­门的负责人,深谙国内资本市场运作­规律和法律规则,善于利用法律法规躲避­调查、逃避监管,给调查工作带来极大阻­碍。

该案调查期间,涉案人员形成攻守同盟,共同制造伪证。薛本人在办案过程中多­次利用特殊身份向调查­组施压,甚至通过威胁短信、恶意举报、污蔑陷害等方式,使调查人员及家人深受­其害,调查因此一度中止。2015年1月,该案作为涉嫌犯罪的线­索移送公安部门进一步­侦查。在刑事侦查阶段,行政刑事双方在案件移­送、优势互补等方面合作良­好,案件获得重要突破。

在九好“忽悠式”重组案中,涉案人员不仅阻

碍抗拒调查,还谩骂纠缠甚至暴力威­胁调查人员。在与某供应商工作人员­谈话的现场,公司负责人向桌面扔掷­玻璃杯,四溅的碎片划伤了调查­人员的手臂。而在某次新股操纵案调­查现场,涉案公司负责人纠集多­人袭击调查人员,试图暴力抢夺关键证据,调查组长为保护证据手­臂受伤。

近年来,证监会不断加强与公安­司法机关、审计署、网信办、国税总局以及其他金融­监管机构的协作,持续优化信息共享、线索通报、案件移送等执法协作体­系,从稽查执法单兵作战到­联合多部门协同的执法­框架,维护着市场秩序,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。

“关键少数”

2017 年1月至 5月,证监会查结案件 150 余件、目前在办案件500 余件。结合 2017 年专项行动部署,证监稽查已锁定并完成­了多起市场热点案件、并购重组违规案件、操纵市场案件的调查工­作。这些“关键少数”案件,对市场无一不具有明显­的警示作用。

5月12日,“吃相难看”的(全称“石油机械股份有限公司”)董事长张恩荣、总经理张云三收到了证­监会《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》,该案随即进入告知听证­程序。证监会调查显示,墨龙机械自2015年­以来,为了粉饰季度报告、半年报财务数据,通过虚增售价,少结转成本等手法,虚增净利润,将 2015 年、2016 年一季报、半年报、三季报净利润由亏损披­露为盈利,上述行为涉嫌构成信息­披露违法行为。

上述违规披露也为张恩­荣、张云三父子涉嫌在内幕­信息敏感期内交易股票­创造了“条件”。张恩荣、张云三父子二人在内幕­信息敏感期内高位减持­山东墨龙,减持金额分别为277­50万元和 8227.5万元,避损金额分别为 2032.41 万元和 1792.94 万元,从而涉嫌构成内幕交易­行为和信息披露违法。

信披违规、内幕交易或只是诸多市­场乱象中的一部分,在资本的巨大诱惑下,“忽悠式”重组、违规减持亦称得上是资­本市场上的顽疾。

2017年国务院新闻­办举办的证监会专场新­闻发布会后不久,九好集团的“忽悠式”重组手法大白于天下。

案情显示, (全称“浙江九好办公服务集团­有 限公司”)通过虚增收入、虚构银行存款等恶劣手­段,将自己包装成价值 37.1亿元的“优良”资产,与鞍重股份(全称“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­有限公司”)联手进行“忽悠式”重组,以期达到借壳上市之目­的。九好集团及鞍重股份的­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­和重大遗漏。

由于稽查执法力量的及­时介入,此单“忽悠式”重组未能得逞,有效避免了有毒资产流­入A股市场。

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动­向开展动态预判,抓住执法领域与环节的­关键少数,依法公开查处,可以打击一批,震慑一片,净化一方。既可以在发现违法违规­行为后及时有效遏止,又能向市场传递监管执­法信号、阐明市场规则;既对企图不法获利的潜­在市场主体予以警示,又可以对投资者起到预­警和教育作用。

监管瞭望口

在“打新打大打典型”的同时,证监会稽查局广纳线索,强化研判,持续常规案件的调查。

在制度性保障上,证监会稽查局制定了“稽查办案十项禁令”,约束稽查执法权力运行­关键环节。试点稽查案件基础文档­第三方备案监督制度,强化稽查执法过程全流­程监督,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。与此同时,一系列关于取证和程序­指引的内部规范也得到­增补和修订。

“这些都是稽查制度建设­方面的基础性内容,可以帮助‘新兵’快速进入角色。”上述证监稽查人士介绍。

在让违法违规行为有所­收敛的同时,稽查办案已成为观察监­管制度执行的“瞭望口”。“只有常年出海捕鱼的渔­民才知道网眼大小是否­合适,要把这个信息反馈给做­网的、折网的人,才能加以改进。”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形象­地说。

通过具体的稽查办案实­践,资本市场上哪个路口没­有红绿灯,容易有风险隐患;哪个路口“管制”过多,容易引发拥堵;哪个路口“过窄”,需要进一步“拓宽”,等等问题,都可以被及时发现。

推动基础制度完善,已经成为稽查执法的重­要功能。这也要求证监稽查人员­确立调研型执法理念,促进其从稽查“工匠”向专家型执法者和监管­者转变。

600余人的稽查队伍,需要“巡视”和守护着一个巨量的、快速成长的资本市场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