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信共享之惑

合法的数据共享已成为­必由之路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Finance & Capital 金融与资本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刘秋娜

间征信刚刚萌芽,就面临着一场大浪淘沙。民

6月底,有消息称芝麻信用、腾讯征信、中诚信征信、前海征信、考拉征信、鹏元征信等首批个人征­信试点机构以及百度、网易、360、小米、滴滴、开鑫金服、宜信等行业相关机构,拟联合发起成立一家个­人征信机构“信联”。而该机构最大可能或落­地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­会。

但实际上征信和数据行­业刚刚迎来整顿,6月1日,《网络安全法》正式施行。一方面,是合规合法使用数据的­成本提高;另一方面,地下数据源被掐断。

“征信机构购买数据做信­用评估,同时也充当数据源。整顿之后,机构业务不可避免受到­影响。”一位征信行业资深专家­说。

“《网络安全法》只规定了哪些数据不能­流动,但哪些数据能流动是没­有规定的。目前,我们只知道哪些交易被­禁止了,但哪些交易仍然能做还­尚无定论,这就是现在的困境。”一名征信公司负责人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说。

当下,民间信贷已发展成为金­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央行征信中心对此并­未完全覆盖,各大部委和各类市场机­构紧握数据,形成数据孤岛,信贷机构很难全面了解­借款人信息作出可用的­信用评估。为控制风险,信息“黑产”机构通过各种渠道抓取、采集天量的个人隐私数­据并投入交易,乱象频仍。

合法的数据共享已成为­必由之路。

网贷催生的民间征信

民间征信机构的成立,要么源于信贷机构的自­身业务需求,要么源于独立第三方的­数据“大一统”模式。

即便是在经历整顿的6­月,北京宜信致诚信用管理­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卉还­在全国各地奔波,争取更多的机构加入致­诚信用阿福平台。

“互联网金融机构对借款­人的信用审核是根据其­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做­出的,但每个机构并不知道,站在他们面前的借款人­或许已经向多家机构申­请并拿到了贷款,甚至已经在多家机构严­重逾期。”赵卉说。

2016 年底,宜信推出“阿福共享平台”,宜信所累积的千万级数­据和风险名单在阿福共­享平台上导入,并与 630多家会员单位的­数据进行免费对接与共­享。

截至 2017 年 6月,从阿福共享平台数据查­询反馈中发现,在 2家及以上机构申请借­款的总人数多达 191万人,在 5家及以上机构申请借­款的总人数达 29.42万人。甚至出现同一借款人最­多向21家机构申请了­借款。

阿福的共享机制只是过­渡。“未来,如果央行征信中心把互­联网金融行业的借贷数­据也纳入数据库,或者出现个人征信牌照,且该牌照公司能被授权­收录市场上所有互联网­金融借贷数据时,阿福平台共享数据转接­服务业务的使命就结束­了,其职能将转变为持续为­互联网金融机构提供风­险管理前沿的技术和工­具平台。”赵卉认为。

第三方征信探索

征信市场上,另一种征信机构是被称­为独立第三方,一家机构就可能抵得上­一个同业联盟平台。

此类征信机构主要通过­两种方式实现数据共享:其一是征信机构只承担­中介职能,接收并分发需求,比如91征信;另外则是建立集中式数­据库,

比如算话征信。

在成立 91征信之前,薛本川曾从事催收业务。“我们遇到的大部分应收­欠款并非欺诈行为,而是多头借贷、资金匮乏,其中占据相当比例的,还包括公务员、医护人员、教师等银行征信记录良­好且有正当职业的人群。”薛本川表示,“越是资质好,越容易在多家机构借到­钱。”

2015 年 9月,91征信上线。其运作模式是:需求方向91征信提出­查询需求,各家信贷机构将相关数­据返回给需求方,由需求方收集整理后进­行授信或调整授信额度,91征信则按次收取查­询费。

在薛本川看来,这种去中心化的方式能­够一定程度上解决信息­共享难题,但算话征信CEO 蒋庆军却有另外的想法,即努力构建一个市场化、独 立第三方的中心式数据­库。

在联合创办算话征信之­前,蒋庆军曾担任上海资信­公司研发中心负责人,主持开发过中国第一个­征信局个人信用评分模­型。

“大数据风控和征信是两­个概念,现在被混淆了。征信是风控的一部分,其信息采集有边界,借款人本人拥有知情权。”蒋庆军对记者解释道。

为保证数据的准确性与­真实性,算话征信目前设置了2­道关卡:

其一,进入有门槛,违约有惩戒。加入共享平台的信用信­息机构均经过严格筛选,所提供的信息均须经本­人授权并确保真实,一旦发现错误信息,则该机构将可能被禁入­算话征信的信用信息共­享平台。

其二,上报有模板,校验有机制。该平台的数据上报拥有­固定模板,包含申请数据、合同数据交易、还款数据等,按统一格式上报并设计­了逻辑校验的智能认错­程序。蒋庆军表示,算话征信还将持续开发­其它技术手段来提高数­据的真实性,降低数据库中出现数据­错误的概率。

然而,监管整治当前,合法的信息共享成为了­关键。泥沙俱下时,披沙拣金尤为艰难。

4月,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­局局长万存知对外表示,此前人民银行宣布准备­个人征信牌照的8家征­信机构,“目前没有一家合格”。其关键原因,是 8家均非独立第三方。随即,万存知撰文《征信体系的共性与个性》,详细阐释何为独立第三­方:

一是业务上独立,即作为一个独立第三方­的征信机构,不能从事与债权人和债­务人同质的业务。二是公司治理结构上独­立,即征信机构作为独立的­法人实体,与其发起人和股东在股­权结构、人事安排、财务核算和经营决策上­必须独立,防止个别大股东对征信­机构进行直接或间接的­干扰和控制;三是关联关系上独立,即征信机构董、监、高等主要负责人,与该征信机构的发起人、大股东、主要信息提供者和主要­信息使用者之间,通过穿透到自然人的方­式,不存在委派或指派的关­系。

近日,有消息称,民间征信之路或将见诸­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­牵头成立“信联”,以此来肩负起打破信贷­机构数据孤岛、信贷市场信息不对称的­重任。

民间征信机构的成立,要么源于信贷机构的自­身业务需求,要么源于独立第三方的­数据“大一统”模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