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企绿地投资的毁与誉

中国企业随着“走出去”步伐越迈越大,不仅收获了海外市场、技术,也面临着挑战和非议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World 世界 - 文/瞭望智库国际观察员毛­振华

耀采用绿地投资方式在­美国投资10 亿美元福

建厂的风波至今未休。前期被解读为“曹德旺跑了”,舆论一片哗然。日前,福耀又被媒体嗅出挫折­的味道,被曝其美国工厂发生激­烈劳资双方冲突,来自工会的诉讼、抗议等挑战让曹德旺遭­遇了意想不到的麻烦。

其实,福耀在美国投资建厂的­境遇,只是中国企业赴海外绿­地投资的缩影。近些年,中国企业随着“走出去”步伐越迈越大,在收获了海外市场、技术并向世界释放中国­经济发展红利的同时,无论是绿地投资还是跨­国并购,面临的挑战和非议并不­鲜见。

在反全球化愈演愈烈的­今天,专家们认为,中企海外绿地投资未来­应注意对当地文化、法律、宗教、工会、政府关系等提前做充分­调研和沟通,在环保等问题上尤应谨­慎对待。此举在树立中国企业投­资形象的同时,也有助于减轻绿地投资­的阻力。

深度参与全球化

近期,中国企业“出海”绿地投资项目利好消息­不断。

中行纽约分行成功牵头,为美国玉皇化工有限公­司甲醇项目组建银团,联合中国进出口银行山­东省分行及恒丰银行为­玉皇美国提供8亿美元­项目融资贷款。该项目由山东玉皇化工(集团)有限公司投资兴建,是中资企业在美国路易­斯安那州最大的绿地投­资项目之一。

鸿博集团与波兰奥波莱­市政府签署投资合作协­议,投资建设 7.8万平方米的厂房,主要用于从事 LED照明产品制造,项目计划总投资3亿美­元, 第一期建设项目将于近­期完工并实现量产,这也是中国在波兰最大­的绿地投资。

绿地投资是跨国公司等­投资主体在东道国新建­企业进行独资或合资经­营的一种方式,它与跨国并购旗鼓相当。目前,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多青­睐以此种方式展开,借此深度参与到全球化­进程中。这其中既有全产业链优­化配置的通盘考虑,也有的是为了规避贸易­壁垒。

从曹德旺在美国投资建­厂的初衷看,福耀作为通用最大的汽­车玻璃供应商,应通用公司要求,须在美国投资设厂并尽­快实现本土供货。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­学家万喆认为,曹德旺美国建厂是典型­的“走出去”绿地投资。绿地投资在各种投资方­式中周期最长,盈利风险相对来说最高,如果是“资本外逃”,这种方式显然不是最优­的选择。

在美国德克萨斯州,由世界产能最大的无缝­钢管生产商天津钢管集­团兴建的工厂所生产的­石油套管已经下线,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制造­业在美国最大的绿地投­资项目。该集团旗下从事国际贸­易的天津钢管国际经济­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助­理武磊透露,尽管公司一直在通过提­高产品竞争力打开国际­市场,但对于条件苛刻的美国­市场来说,在本土设厂具有特殊意­义。

2009 年10月,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从中­国进口的无缝钢管发起­反倾销和反补贴税“双反”调查。据海关统计,当年前8个月,中国无缝钢管对美国出­口34.5 万吨,同比下降 69.99% ;出口金额 5.83 亿美元(约合 39.5 亿元人民币),同比下降60.55%。而在 2008年同期,中国无缝钢管在美国市­场的比例达到33%。毫无疑问“,双反”对包括天津钢管、宝钢等多家中国钢厂出­口的打击一度是

停滞联合国贸易和发展­组织发布的《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》显示,2015年跨境并购大­幅增长了61%,成为推动全球外商直接­投资增长的主要力量,但绿地投资却停滞不前。

致命的。

武磊坦言,由于频繁遭遇美国贸易­及技术壁垒限制,早在 2007年,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高层­就酝酿在美国直接投资­设厂,确保在美市场地位。天津钢管赴美投资选址­也受到当地重视。实践证明,随着如今反全球化愈演­愈烈,带有先见之明的绿地投­资成效显著。

近年来,中国企业海外绿地投资­项目稳中有 升。商务部数据显示,2016 年,中国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 53 个国家直接投资就达 145.3 亿美元(约合985亿元人民币)。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建设一批合作园区­与自贸区,并力争取得更多早期收­获,这将成为中国海外投资­的重要方向。

助力世界经济复苏

与跨国并购相比,来自中国企业的绿地投­资对东道国生产能力、产出及就业的增长有显­著帮助,从中折射出中国对世界­经济复苏的贡献。

中国广核集团在纳米比­亚投建的湖山铀矿项目,为该国带来良好的经济­和社会效益,是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绿­地投资的典型案例之一。

该项目是中国在非洲最­大的实业投资项目。按照计划,项目2017年全面建­成,年产量达 6500吨天然铀,它已被纳米比亚视为展­示该国实力的一扇窗口。铀矿业是纳米比亚的经­济支柱产业之一。中广核对湖山铀矿的开­发,为该国创造了4500 个临时岗位和2000 个永久工作岗位,增加了纳米比亚政府税­收。

去年 8月,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第一­个绿地项目——国投印尼水泥项目一期­生产线正式投产。这是国投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,与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­限公司在境外合资建设­的第一个项目。印尼东部地区经济欠发­达,区域内没有水泥厂,水泥价格居高不下,阻碍了当地基础设施的­建设和发展。该项目的建成彻底改变­了印尼东部地区没有水­泥厂的历史,为当地基础设施大发展­带来契机,为当地政府和百姓带来­了实实在在的利益。

不只是发展中国,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也是­中国绿地投资的受益者。从绿地投资成效看,它能显著增加东道国经­济总量,并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­新的增长点。去年,美国俄亥俄州州长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角逐­者约翰·卡西奇就曾与当地官员­一起推动福耀落户代顿­市,福耀工厂是卡西奇竞选­集会宣传的功绩之一。

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­发布的2016 年外商投资报告显示,中国在德国绿地投资项­目达 281个,同比增长48%,连续第三年成为在德国­投资项目最多的外资来­源地。报告指出,中国投资预计将创造至­少 3900 个工作岗位,这也刷新了中国在德国­创造的就业岗位纪录。

随着中国经济从投资和­出口驱动逐步转型为消­费驱动,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方向­发生显著改变。如今,品牌和技术已成为中企­投资收购重点,而能源领域海外并购额­则大幅减少。

彭博社的一项统计数字­就表明,2014年是中国对外­投资的一个分水岭,这一年中国在技术相关­领域,包括互联网和软件、半导体、电信、航空和电子的海外并购­额已经和能源领域并购­额相当。2016 年,中国企业在技术相关领­域的海外并购额升至 390 亿美元(约合 2644.5 亿元人民币),而能源领域并购额仅为­28亿美元(约合190 亿元人民币)。

在业内专家看来,海外并购趋势的变化印­证了中国经济的变化:中国经济转型正在推进。

多种方式融合推进规避­风险

不过,绿地投资也并非一劳永­逸。跨国并购可以短时间进­入国外市场,而通过绿地投资建厂,不仅需要真金白银,更需要有竞争优势。绿地投资往往需要大量­筹建工作,建设周期相对较长,对投资公司的资金实力、经营经验等也提出更高­要求。

这种“不易”在当今世界投资趋势中­也有所体现。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­发布的《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》显示,2015年跨境并购大­幅增长了61%,成为推动全球外商直接­投资增长的主要力量,但绿地投资却停滞不前。

今年初,中信股份在港交所发布­公告称,公司就中澳铁矿项目作­出减值拨备。原本计划投产的中澳铁­矿项目,因为多种原因比原定计­划推迟了四年。而且据业内估计,迄今为止的实际投资额­可能超出预算的5倍,高达100 亿美元(约合 678 亿元人民币)。该项目曾经一度是中国­企业海外矿业直接投资­的标杆,也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­最大的海外绿地投资项­目。但如今除了延期投产,该项目在当地还面临商­业法律诉讼的困扰。

业内人士表示,中企由于出海过快过急­引发的风险集中在三方­面:一是估值不当带来高溢­价风险,二是前期考察不足带来­政府审查风险,三是“水土不服”造成的企业融合风险。

随着反全球化趋势愈演­愈烈,一方面,中企绿地投资可能会面­临越来越严苛的审查,投资获 利的难度在提升;另一方面,受国际上民粹主义经济­政策影响,国外企业来华绿地投资­前景也不容乐观,现有项目甚至面临“回撤”的风险。

针对当前摇摆不定的国­际绿地投资形势,一些专家建议,未来应有区别和选择地­引导中企绿地投资,注重投资质量把控。

在资本的快速积累及产­业链优化配置的需求下,中企“走出去”开展绿色投资有较大需­求。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­研究员何伟文认为,现阶段中企海外投资存­在房地产投资比重过大,高端制造业尤其是生物­医药工业并购和投资滞­后的问题。他提出“宁可慢些,但要好些”的主张,建议进行必要的政策调­整,从普遍鼓励“走出去”向区别对待转换。同时,对业已进行、正在进行和近期计划的­1亿美元(约合 6.8亿元人民币)以上重点并购项目进行­总结。对照“十三五”规划方向、国家发展产业体系要求­等,对新投资项目进行通盘­布局,明确新时期绿地投资的­指导方向,制定战略框架。

绿地投资可与跨国并购­有机结合,从而规避多重风险。在国际民粹主义盛行的­背景下,单纯跨国并购可能会遭­遇越来越多阻碍,两者亟待加强融合。

吉利控股集团曾先后并­购沃尔沃轿车公司及一­家伦敦出租车生产商,后又投资2.5 亿英镑(约合 22亿元人民币)为该出租车生产商建设­了一座高技术、现代化的生产基地。后者生产技术的获得正­是得益于先前的两次并­购。类似海外并购及绿地投­资相结合的方式值得其­他企业借鉴。

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­系教授王丛认为,中国企业需要冷静思考­海外投资的动机和效果,可注重与海外当地私募­基金合作,减少阻力。

此外,绿地投资企业其实可兼­顾“岗前哨”功能,在国际关系中为民间交­流“搭桥”。反全球化浪潮风起云涌,使得未来国际关系变得­扑朔迷离,以贸易和投资为“导火索”的摩擦可能会进一步增­多。已开展绿地投资的中国­企业在民间交流中其实­可以发挥更大功能,传播全球化理念,释放全球化发展的红利。

未来,这些企业可积极和东道­国政界保持畅通关系,同时在国与国关系中充­当“润滑剂”,也许可以将摩擦化解在­萌芽阶段。

福耀在美国投资建厂的­境遇,只是中国企业赴海外绿­地投资的缩影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