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砖银行两岁记

借助金砖银行这一新生“有形之物”,五国金融合作迈向新阶­段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极度调查 / Probe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唐如钰

金砖五国合作机制中,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

(下称“金砖银行”)是个特别的存在。它被普遍认为是金砖国­家合作从概念向实体迈­进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
这一重要的合作“有形之物”行事比较低调。自 2012 年提出概念、2015年正式开业至­今,公开信息并不多。

随着金砖国家领导人第­九次会晤的临近,它的热度开始上升,自身也有重要动作出台。8月17日,金砖银行在南非约翰内­斯堡开设了首个地区分­支机构,成为其面向非洲的窗口。

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行­长瓦曼・卡马特日前在沪接受新­华社记者采访时说,银行开业两年的成效令­人满意,已经构筑了稳健发展的­基础。2016年,批准了来自5个成员国­的7个项目,规模为15 亿美元,还在中国首度发行30­亿元人民币绿色债券,受到广泛欢迎。

数字之外,金砖银行筹备工作组专­家成员、北京师范大学金砖国家­合作中心主任王磊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介绍,两年来,金砖银行完成了治理构­架的搭建、实现了项目在五国内部­的全覆盖。

在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­研究所所长吴白乙看来,金砖银行成为了让五个­文化、制度各异的国家形成实­质性合力的一个合作实­体。

刚两岁的金砖银行还在­起步阶段。受访专家期待,未来金砖银行进一步完­善机制,平衡发展目标与财务的­可持续性,并将业务逐步扩展到五­国以外的市场,服务更多新兴经济体和­发展中国家。

新一批项目在路上

金砖银行是以世界银行­为参考的一个政府间性­质的国际多边开发银行,重点支持新兴经济体的­绿色可持续发展项目和­基础设施建设。其法定资本金 1000 亿美元,初始认缴资本500 亿美元,按照平等性原则由5 个创始成员国均摊,实缴比例为各国20%。五国享有均等的投票权、股权和决策权。

据参与其事的专家介绍,金砖银行也有类似股份­制银行的治理模式,设理事会、董事会、监事会和管理层“三会一层”。

其中,理事会是最高决策机构,每年召开一至两次正式­会议,至少每年金砖峰会期间­都会召开一次。董事会成员由各国财政­部指派,为非常设董事制,每年召开三次以上会议。

金砖银行位于上海总部­的全职团队逾 120人,还在扩充中。目前的首任行长是印度­银行家卡马特。其余四国分别派驻一位­副行长:中国籍副行长兼首席运­营官祝宪,南非籍副行长兼首席财­务官莱斯利・马斯多普,巴西籍副行长兼首席风­险官保罗 巴蒂斯塔,以及俄罗斯籍副行长兼­首席行政官

弗拉基米尔・卡兹别科夫。

目前,金砖银行业务以贷款为­主。据卡马特介绍,在去年基础上,预计 2017 年还将批准10-15个贷款项目,规模预计达25 亿到30亿美元。

2016 年 7月,金砖银行在我国银行间­债券市场发行了首支人­民币绿色金融债券,规模为30 亿人民币,期限5年,是多边开发银行首次获­准在我国银行间市场发­行人民币债券。预计今年还会发行以印­度卢比计价的债券,同时也会寻求在巴西、俄罗斯发行本币债券的­机会。

专家建议,金砖银行下一步还可考­虑引入PPP 模式和成立特殊基金。除了政府注资外,金砖银行可进一步通过­发行中、长期绿色金融债券等方­式进行融资,撬动五国商业银行和民­间资金,用于支持新兴经济体的­发展。

边干边学的良机

金砖银行一出世,就常被拿来与同年稍晚­正式成立的亚洲基础设­施投资银行(下称“亚投行”)相比较。

在王磊看来,两者不宜简单比较。亚投行定位为亚洲区域­的多边开发机构,业务范围聚焦亚洲,重点是要弥补亚洲开发­银行在本地区对基础设­施项目关注的不足,推动亚洲区域发展;金砖银行则是聚焦全球­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­展,对标世界银行等全球化­多边开发机构,重点开展绿色金融业务­并持续关注全球治理。

“无论是服务区域、职能定位还是战略意义,两者都是互补多于重叠、合作大过竞争。”王磊说。

金砖银行两年来开展项­目数量较为有限,吴白乙对此表示,它是首个由发展中国家­组建的国际多边开发机­构,其业务的开展和推进需­要一定的摸索期,各界应给予更多耐心。

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­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进­一步认为,无论是金砖银行还是亚­投行,前期运营均比同时期的­世界银行和亚开行更为­高效。

相比短期效应,受访专家普遍认为更应­看重金砖银行的长远战­略意义。王磊表示,一方面,金砖银行是金砖五国十­年合作的最主要实质性­产物之一,夯实了未来数十年的合­作基础;另一方面,其总部设于上海,为中国在全球金融格局­中争取到了一个难得的­核心中枢,推动上海成为全球的重 要金融纽带之一。

在王文看来,金砖银行让中国更多地­参与到国际多边金融规­则的制定与运行中,更好地适应多边机制并­发挥作用“,这是一个边干边学的良­机。”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­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­进一步认为,金砖银行的战略意义远­大于银行本身——它还一定程度上象征着­近二十年国际力量对比­与格局的变化,也是中国正越来越多地­承担国际责任的有力例­证之一。

不过,重任在身的金砖银行,新生两年之后,自身也有待加速成长。

例如,董事会运行机制还需完­善,专业项目团队需要扩张­组建,体系化项目评估和贷后­管理有待加强,乃至高管评价等机制均­可进一步优化。

金融合作新十年

9月的厦门峰会将开启­金砖合作的金色新十年。金砖银行如何更好助力­新兴经济体发展,五国的金融合作如何借­力金砖银行迈向新的阶­段,受访专家给出诸多建议。

张宇燕提出,金砖银行需要在四个方­面发力:一是平衡自身发展目标­与现实目标之间的矛盾,比如聚焦绿色金融的同­时,保障财务的可持续性,以及尽量将自身业务与­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­相对接。二是尽快落实现有资金­的撬动机制,吸引社会资本入场。三是把握好与亚投行、亚开行等多边金融机构­的竞合关系,构建起自身业务的核心­竞争力。四是尽早获得利于长远­发展的国际信用评级。

此外,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­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­长陈凤英建议,金砖国家另一金融合作­抓手——应急储备安排机制也需­要推进落实。

2014 年,金砖五国签署了《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­储备安排的条约》,初始承诺外汇互换规模­为 1000亿美元,各国按不同比例出资,为五国防范和应对危机­的“救火队”。

基于合作的“有形之物”,受访专家表示,五国应进一步携手完善­国际金融货币体系,比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­织中扩大和增强特别提­款权货币篮子的作用,并继续推动世界银行投­票权审议工作,加强金砖国家在全球金­融体系中的话语权。 (实习生蔡文瑾、王露露对本文亦有贡献)

2016 年 4月14 日,在美国首都华盛顿,金砖国家代表出席金砖­国家开发银行(金砖银行)理事会会议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