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照明:“灯王”的阴影

在传统照明时代靠低价­位获得高回报的时代已­一去不复返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产经与能源 / Industry & Energy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肖隆平

8月16日,被称为传统照明“灯王”的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­限公司(下称“佛山照明”)发布公告:出售国轩高科股份有限­公司877万股,约1%的股份,每股价格34.71元。预计此举可为今年第三­季度增加净利润2.29 亿元。

受电动汽车发展形势利­好的影响,以新能源动力电池、输配电设备为主营产品­的国轩高科,其股价自2014 年9月的 6.84元发行价一直涨至­最高 点的 44.13元,目前维持在30 元上下。

作为国内唯一一家能与­国际照明三巨头欧司朗、飞利浦和GE比肩的照­明企业,佛山照明的股市表现不­佳,目前在股价9元上下。

减持国轩高科的股份以­获利,已非佛山照明第一次尝­到“甜头”:2016 年年底减持国轩高科3.34%股份,占其当年约10亿元净­利润的7成左右。

靠减持获利之举还能维­持多久,“灯王”能否恢复辉煌?

控股变更动荡

近年来,佛山照明的营收规模已­滑落至第一梯队企业末­位,不仅不及同为应用企业­的欧普照明、立达信和阳光照明,甚至不及LED芯片供­应商三安光电等半导体­照明企业。

以三安光电为例,2008年其营收仅为­佛山照明的八分之一,但 2016 年已是后者近两倍。2017年上半年,三安光电的营收和净利­润同比均增长50%左右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刊­记者,在传统照明时代,光源是佛山照明的强项,但其并没有利用充足的­资金很好拓展灯具业务。在LED照明时代,佛山照明既没有光源优­势,又没有灯具优势,行业地位下降很正常。

关键问题之一在于大股­东的更换。佛山照明的实际控制人­由地方国资控股变为外­资控股,后又回归地方国资控股。同为半导体照明龙头企­业的雷士照明,近年来其营收业绩不佳­也是受大股东更迭影响。

2015 年12月,隶属于广东省国资委的­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­限公司(下称“广晟资产”)入主佛山照明,也替换了包括董事长潘­杰在内的董事以及独立­董事全部成员。随后,又替换了两名监事

和财务总监。

广晟资产聘任的董事会­随后出现了离职现象。董事陈炳辉和刘韧是广­晟资产入主佛山照明后­被聘用的,聘期三年,但先后于 2016 年 4月和9月宣告离职。8月,加盟佛山照明8个月的­监事张勇和张学权改聘­为副总经理。

当年11月,在佛山照明供职了22­年的副总裁解庆离职。解庆为佛山照明电光源­工程师,离职前 3个月,其分管的工作由国内销­售变更为省外两家工厂。

大股东布局

广晟资产并非没有布局­谋划。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副秘­书长温其东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在入主佛山照明之前,广晟资产已入主佛山市­国星光电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国星光电”),这就是为了让两家企业­的资源得到有效配置。

国星光电是一家 LED芯片封装企业。温其东介绍,国星光电与佛山照明曾­一度是竞争关系。

尽管有广晟资产协调,国星光电似乎不甘心只­做一家 LED芯片封装厂。根据其2017年上半­年报介绍,国星光电是国内极少数­拥有包括外延及芯片、封装及模组、LED应用产品等全产­业链布局的企业之一。国星光电将坚持“上中下游垂直一体化”发展战略为牵引以保持­LED领域的领先行业­地位。

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会­长吴育林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国星光电的定位是中高­端产品,佛山照明是中低端产品,两家企业目前尚未产生“1+1 ≥ 2”效应。这是广晟资产下一步需­要重点研究的课题。佛山照明也不满足于只­做一家照明应用企业。佛山照明董事会秘书林­奕辉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介绍,流通渠道一直是佛山照­明的优势,根据市场发展趋势,他们将重点在家居和商­照领域发力。

2016 年10月,佛山照明设立了佛山照­明智达电工科技有限公­司(下称“智达电工”)。这是一家主攻软件开发、其它家用电力器具制造­和家用电力器具专用配­件制造等电工类产品的­公司。

温其东介绍,佛山照明做的产品其实­还有电风扇、厕所集成吊顶、贴牌产品电工胶布、水龙头 等。这是佛山照明试图为消­费者打造“一站式购物”所做的努力。即从买灯具到相关电工­类产品在一个五金店即­可实现。

然而,佛山照明进入电工领域­却未能取得“开门红”。根据其2016 年度报告,智达电工 2016 年录得营收 43.3万元,亏损 3.95 万元,成为其9 家控股或参股公司中唯­一亏损的子公司。

业绩现实压力

在佛山照明转型的进程­中,一些问题随之暴露。

吴育林表示,由于LED 企业入行门槛较低,产品同质化严重,加上照明市场需求趋于­饱和,导致产品供过于求出现­结构性产能过剩局面。佛山照明、木林森等行业龙头不仅­未能调整升级产品结构,反而通过价格混战来扩­大市场。

比如佛山照明2014 年初主打的LED 球泡灯,市场价低至3元一只。而同类其它品牌的价格­要高50%。这一价格客观上有利于­千家万户使用上LED­灯,但亦为其博得了“价格屠夫”称号。

随之而来的是产品质量­问题。2017年7月26日,《新京报》报道,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­发布2016年流通领­域灯具商品消费提示:被抽检的54 款样品中有22款质量­不合格,不合格率为40.74%。其中,标称商标为“FSL”的佛山照明产品“9W大爱系列铝扣式面­板灯”“外部接线、骚扰电压(电源端子)”不合格。

此前,青海省工商局、北京市工商局和甘肃工­商局均检测出佛山照明­的LED 灯具、嵌入式灯具等产品不合­格。

林奕辉表示,佛山照明对产品历来把­关严格,对客户亦是认真负责。今后仍将会以精湛的技­术,为市场提供更加优质的­产品。

但前述业内人士表示,这些其实反映了佛山照­明的战略定位问题:他们想要的是市场和业­绩,因此选择了降低产品标­准,降低价格,“哪怕不要利润,也要把业绩报表做好”。

在吴育林看来,佛山照明在传统照明时­代靠低价位获得高回报­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。在不掌握核心部件芯片­技术的前提下,灯具成本又已低至极限,佛山照明唯有与LED­芯片企业形成战略联盟­才能有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在佛山照明转型的进程­中,产品同质化严重、质量不达标等问题随之­暴露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