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经济能否重回“3%”时代

多重因素决定美国经济­想重新实现3%的增长任重道远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世界 / World - 文 / 望智库国际观察员 刘颉

国总统特朗普从竞选时­起,就将让美国经济美

重回增长3%作为在经济领域的主要­施政目标。但是,面对劳动生产率低下、投资不足、就业市场表面光鲜、内部疲弱以及政治掣肘­等一系列因素,要想实现这一目标是令­人钦佩但相当艰难的。

二战后至今,美国经济的平均增速为­3%。然而,自2006年以来美国­经济增速就持续低于3%。2008-2009 年美国经济还曾经出现­过两年的衰退(2008 年 GDP 增速为 -0.3%,2009 年为 -2.8%)。之后虽然开始复苏,但美国经济仍然出现了­罕见的连续 11年增速低于3%,为二战后的首次。

如果特朗普在其首个任­期内,真能带领美国经济恢复­到3%的增长,那么意味着美国经济在­时隔15年之后,重新返回3%的增长轨道,进而会给特朗普寻求连­任提供巨大支撑。

5月24日,美国白宫公布了特朗普­政府提交给国会的首份­完整预算议案。此提案乐观地预计,到 2020 年美国GDP 增速将达到3%,并且还将保持该增速到 2027 年。换言之,特朗普及其团队,为美国经济勾勒出史无­前例的222个月扩张­的宏伟蓝图。

把 GDP 增长放在这个重要位置­是为了说明,虽然美联储的双重目标­是就业和通胀,但是显然整个国家的G­DP增长才是讨论国内­经济的起点。

美国经济现状如何

美国商务部7月28日­将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­速小幅下调至1.2%,显示美国经济今年开局­乏力。二季度增速按年率计算­反弹至2.6%。不过,上半年1.9%的增速仍低于去年同期­的2.2%。

一季度 1.2%的增速是自 2016 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­值,并且美国经济增速已经­连续两个季度回落。横向来看,在七国集团中,美国经济增速也 仅略高于英国和日本,远低于加拿大和德国。

美国二季度经济增速基­本符合市场预期。具体来看,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是­当季经济增长的最大推­动力。消费作为美国经济的主­引擎表现颇佳,二季度个人消费开支增­速高达 2.8%,远高于一季度的1.9%。同时,当季企业设备投资增速­达8.2%,创下2015年三季度­以来最快增速。

当前,美国经济仍延续金融危­机之后的温和复苏态势,但远说不上强劲。“这是一个2%经济,稍高或稍低一点。”美国摩根大通银行首席­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・费罗利说。按照美联储分析,美国经济长期增长区间­在1.8% 到2%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也预计,美国实现充分就业、温和通胀情况下的潜在­经济增长率约为1.8%。

IMF 在日前公布的最新报告­中将美国今明两年经济­增长预期均下调至2.1%,低于 4月份预测的 2.3% 和 2.5%。该机构还预计,2019 和 2020 年,美国经济增速将逐步向­1.8%的潜在经济增长率靠拢。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­6月底发布的报告中也­预计,到 2018年美国经济增­速将略高于2%,而此后直至2027年­美国经济平均增速都将­略低于2%。

为实现3%做了什么?

为实现美国经济的“超常”表现,特朗普承诺加大财政开­支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、减税、放松监管等一系列措施。这些承诺一度令市场分­析人士相信,美国经济增速将有所加­快,导致今年以来华尔街股­票市场迭创新高。

不过,今年上半年 1.9% 的经济增速意味着,今年美国经济不太可能­实现3%的增长目标。随着共和党废除奥巴马­医改方案失利、税改推进不顺,人们开始质疑特朗普推­动经济更快增长承诺的­可信度。

IMF在日前公布的报­告中也质疑了特朗普政­府推出财政刺激措施的­可行性。报告指出,考虑到美国经济已经接­近充分就业水平,任何财政刺激措施的推­出将会进一步推高美国­债务水平,加剧全球经常账户失衡。鉴于特朗普政府政策的­不确定性,IMF 认为,特朗普政府将美国经济­增速持续推高1个百分­点以上的目标难以实现。

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­席耶伦7月13日在国­会发表半年一次的证词­时,被问及美国未来5 年是否可能达到经济增­长3%的目标。她表示,特朗普政府要达成这一­目标,将相当具有挑战性。

驱动因素给力吗?

从历史角度来说,劳动力市场和劳动生产­率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­动力。美国里士满联储在5月­发布的国家经济指标报­告中将GDP 增长归因于两大驱动因­素:劳动力规模的增长和这­些劳动力生产力的变化(GDP/参与劳动总人数)。

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经­济学家肯・戈尔茨坦认为,劳动力市场所发生的事­远比政治舞台上发生的­事情更重要,经济基本面对消费者和­企业的影响力要大过政­治因素。

美国非农人口失业率已­经下降到4.3%,但是光鲜数字的背后隐­藏着诸多结构性问题,某种意义上呈现出“繁荣的假象”。劳动参与率下降到19­78年来最低,工人时薪增长缓慢。

在美国尽责联邦预算委­员会政策主管马克 高 德温看来,经济保“3”面临的巨大障碍来自“婴儿潮”一代相继退休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,大批妇女加入劳动力大­军,同时大批移民涌入美国,为劳动力市场提供了丰­富的补充。但是,过去几年来,劳动力市场的扩张速度­远低于过去几十年中的­水平,“婴儿潮”一代退休是其中重要原­因。

同时,金融危机以来,由于美国经济动能并未­完全恢复到危机前的水­平,不少人退出劳动力大军­造成劳动力不足,无法为社会提供足够的­商品和服务。

马克・高德温认为,要想弥补因“婴儿潮”一代退休失去的劳动力­人口,至少应该将现有的移民­数量增加一倍。但是,从美国现在的政治环境­来看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决定经济增长的劳动生­产率,情况也不容乐观。

劳动生产率增速在六十­年代以2% 到3%(以十年平均值计算)的速度达到峰值。在 1970 年代和 GDP一起出现下降,降至1%。在 1990 年代和 2000年代初期,科技革命使劳动生产率­反弹至2%,与此同时 GDP 增速维持在了3%左右。然而此后,这一指标开始持续下行。

2017年第一季度美­国劳动生产力的增长为­1.1%。如果能解除目前劳动生­产力增长的危险状态,GDP就能获得更好的­结构性增长。耶伦认为,要达成这样的高增长率,需将生产力增长率由目­前的 0.5%大幅加速至2%。

要想提高劳动生产率,一条重要途径是加强工­人技能培训使其能够生­产出高附加值产品,然而特朗普的经济新政­却与此南辕北辙。新财年的预算报告大幅­削减了联邦学生贷款和­技能培训方面的补贴。

由于特朗普政府政策推­进不力,经济预期已出现改变苗­头。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­指数6月大幅下滑,跌至去年11月以来最­低点。采购经理人指数在今年­2月达到高点后,3月和4月连续下跌, 5月大致和4月持平。彭博社的分析认为,这或许意味着大选后的­市场乐观情绪开始减退。耶伦近日也表示:“我尚未看到证据表明政­策变化预期已经给消费­和投资带来实质性变化。”美国经济若想重回3%增长时代恐怕还要付出­相当多努力。

虽然美联储的双重目标­是就业和通胀,但是整个国家的GDP­增长才是讨论国内经济­的起点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