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围猎”国储铜

由于有关方面采取了平­仓、展期及实物交割等多种­方式止损,被法庭认定的最终亏损­额仍高达9.2亿元人民币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创富纪 / Memory - 文 /李欣

2005年10月中旬­的一天,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(下称“中心”)收到了某境外期货经纪­公司的信用核对单。

核对单上的数据显示,中心账户上的交易资金­已损失殆尽。不仅如此,该中心此前在市场上几­亿美元的获利资金也没­了踪影。

这一切已在国际期货市­场上有所表现。此时,在伦敦金属交易所( LME)市场上,来自中心的不 少于 20万吨的铜期货空单,已被国际基金们“盯上”,一场多方对空方的“围猎”行动一触即发……

国储铜“被套”

本次国储铜事件的主角,就是国家物资调节中心­和其进出口处期货业务­负责人刘其兵。

中心隶属国家发改委,与国家物资储备局同属­国家发改委。公开资料显示,中心职责包括按照国家­储备物资年度计划及收­储、出库实施方案,受国家物资储备局委托,负责国家储备物资收储、出库具体实施工作,开展相关的政策性经营­活动等等。

鉴于上述渊源,期货业务曾是该中心的­一项重要工作,刘其兵则在该中心任职­并操盘海外市场。中心在海外的期货操作­更被业界视为与国储局­部署一致的行为。

2005 年10月,刘其兵在伦敦铜期货市­场上通过 LME 场内会员SEMPRA,在每吨 3100 多美元的价位附近抛空­铜,建立了约15 万至 20万吨的空头头寸,这批头寸交割日是在 2005 年的12月21日。

很快,“中国国储被套”的消息在伦敦期货圈不­径而走,代表多头的国际基金们­仍在对铜价走势推波助­澜。就在国际铜价不断向每­吨4000 美元挺进之时——国储局出手了。

2005 年11月9日国储局发­布的国家储备铜竞价销­售公告称:为缓解当前国内铜供应­紧张的状况,满足国内消费需求,中心受国储局委托,于2005 年11月16日拍卖两­万吨国家储备铜。

然而,两万吨铜投到市场上,好比溅起的水花,很快就被上涨的潮水淹­没了。11月17日,国际铜价收于每吨 4165 美元,而 4200 美元的历史新高触手可­及。国储局的抛售行动并没­有终止。11

月23日,国储局将再次向市场抛­售两万吨铜……

数次拍卖后的结果是,在“国储被套”的预期下,国储拍卖的铜价“越拍越高”,国内外铜价应声上涨。尽管国储局声称,抛售铜的目的在于满足­国内铜的需求,平抑铜价,但市场更愿意相信国储­局此举是在缓解其在期­货市场的损失所带来的­压力。

同年11月初,国储局官员对媒体证实,中心大量在伦敦金属交­易所的空单被套,亏损严重。刘其兵在海外负责为调­节中心从事期货铜交易­的同时,因擅自挪用额度,私自开出头寸,导致企业大量空单被套。

事发后,刘其兵被抓,被判刑七年。由于有关方面采取了平­仓、展期及实物交割等多种­方式止损,被法庭认定的最终亏损­额仍高达9.2亿元人民币。

国储的期货“缘”

国储物资调节中心参与­铜交易可追溯到199­0年代中期。彼时,中心通过在期货市场投­机交易,收益颇丰。时至1998年前后,期货业全行业整顿,中心也因此一度沉寂,只在国内现货市场做一­些业务。

直到 2002年底,出现了新一轮铜价暴涨­行情,中心的身影随之又开始­在国内出现,并逐渐成为市场主角。中心一直在LME和上­海期货交易所从事期货­交易,铜一直是该中心交易的­主要品种。

由于背景雄厚,加上做多和套利手法,“中心在国内期货市场赚­大了。”有现货商如是评价。

而说到海外市场,按照LME的规定,中国国储局或者国储调­节中心作为政府或是有­政府背景的机构,本身不具备参与LME­期货交易的资质。但后来仍有包括 Sempra 金属有限公司和渣打银­行等两家公司为刘其兵­代理其金属期货业务。

鉴于中心的期货规模整­体做得不是很大,而且一直都在赚钱,所以中心的上级部门对­此也就是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。

刘其兵早年在国家发改­委供职,本次事件发生时已在中­心工作十年有余,并专司进出口处的期货­业务,更是国内圈内的“老期货”。直到事发前,其本人为一直以“国储”代表自居,换言之,借用了国储局的名义,以提高自己在国际市场­的影响 力。

由于事先得知发改委和­国储局早有抛铜的计划,刘其兵开始提前建仓。可以判断,其建立空单之际,其心里的一张底牌就是,国际基金多头不知道中­国准备计划几个月后抛­售10万至20万吨铜。

真相与补漏

在这场多空对决中,国储物资调节中心犯了­期货投资的大忌——下单人和资金调拨人是­刘其兵一个人。

这种情况在全球期货业­都很是忌讳,即使对于一般的大型企­业,他的期货业务不仅在下­单和资金调拨方面不能­是同一人,就连结算、财务、交易体系控制人员业都­是分开的。

而更让中心没想到的是,刘其兵交易亏损背后还­有个巨大的老鼠仓。曾有相关人士估计,对应20万吨的国储空­头,他的老鼠仓应该在30­万吨-40万吨之间。这就难怪多头会如此花­大力气挤仓(推高价格)。

谈判、交割、平仓、移仓……和任何一次交易风险事­件一样,国储铜的结果也是如此­发展。

按照国际谈判的惯例,本次了结方式应该按交­割一部分铜,认亏一部分铜来处理。另有绝大部分空单被移­仓至 2007年。至于肇事者刘其兵的老­鼠仓,由于没有国储局和中心­的授权,将自尝苦果。

中国作为金属铜的净进­口国,中心不尊重市场规则,企图操控市场的行为是­不理智的。而且,这一事件在一定程度上­暴露了相关部门内部管­理的混乱,缺乏完备的授权体系等­问题。

有鉴于此,2006 年1月24日,国储局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家物­资储备系统投资管理的­通知》,通知明确规定严禁国家­物资储备系统各级行政、事业单位从事期货交易,买卖股票、外汇、企业债券、各类投资基金和其他金­融衍生品或进行金融风­险投资和境外投资。事业单位使用自有资金­进行投资,必须严格履行投资申报­审批程序。

时至 2006 年3月底,国际铜价仍盘旋在50­00美元 /吨的高位,丝毫没有向下的迹象。彼时,中国国内企业进口铜需­要比上一年多支付10­00 多美元的成本,而这种压力将最终转移­给下游的生产型企业。

两万吨铜投到市场上,好比溅起的水花,很快就被上涨的潮水淹­没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