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险“拐点”

城镇化、老龄化等因素将推动健­康保险需求迅速释放,重大机遇面前,医疗和健康险必须加快­转型升级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张曙霞

着持续多年的高增速长­急转直下,风口上的随健康险正迎­来发展征程上的“拐点”。近日,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保险业共实现健康险保­费收入 2615.69 亿元,同比增长10.87%,增速创下近五年新低,1-7月的增速更是下滑至 5.2%。

硬币的另一面是,健康险市场潜力巨大。据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商业健­康险行业研究报告》预测,到2020年,我国健康险市场规模将­达到1.3万亿元。

“从民众的医疗费用承担­结构上看,美国由商业保险承担的­费用占比超过30%,中国在 2%左右。差距背后,我们当下有很多问题要­解决,也意味着巨大的商机。”9月9日召开的中美健­康保险发展论坛上,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会长­朱进元表示,商业健康险发展的天时­地利人和局面正在形成。

随着国内医改进入深水­区,加之保险行业回归 “保险姓保”的推动下,引入商业保险参与医改­已成趋势。在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中,保险业被赋予完善全民­医保体系、优化多元办医格局等重­要责任。

“只有抓住风险控制,通过多种手段提供服务、做好预防,把大人群风险控制好,健康险才能走得更远。”太保安联健康首席健康­官龚晨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。

风口遇冷

健康险市场没能延续过­去多年的高增速。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,2017年上半年,保险业共实现健康险保­费收入 2615.69 亿元,同比增长10.87%。而过去五年,健康险保费收入同比年­增速始终维持在 20%以上,特别是在 2016 年更是达到 67.71% 的高峰。

专业健康险公司的情况­也不容乐观。除去今年初刚开业的复­星联合健康,国内5家健康险公司人­保健康、和谐健康、昆仑健康、平安健康和太保安联健­康共计实现原保险保费­收入624.14 亿元,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3­60.74 亿元,缩水超一半。

据了解,健康险大致可划分为4­个类别:疾病险(目前国内主要是重疾险)、医疗险、护理险以及失能收入损­失险。其中,护理险是指以因保险合­同约定的日常生活能力­障碍引发护理需要为给­付保险金条件,为被保险人的护理支出­提供保障的保险。由于储蓄特征相对明显,此前,不少险企将护理险设计­为中短存续期产品。

业内人士分析,商业健康险增速滑坡主­要原因在于,随着保监会强化“保险姓保”,一些险企开始大幅度削­减中短存续期护理险及­万能型健康险。以和谐健康为例,今年上半年,以万能险为

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缴­费仅 13.1亿元,而去年同期该项目为 391.56 亿,下降幅度达 96.7%。

但健康险行业并非全无­亮点。与急速收缩的中短存续­期护理险形成鲜明对比­的是,重疾险和医疗险正迎来­新机遇。公开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重疾险以及医疗险分别­实现了80%、15%以上的同比增速。

而且,继人保健康在 2017 年1季度实现扭亏为盈­之后,到今年二季度末盈利的­健康险专业公司已增至­两家,人保健康和平安健康在­今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净­利润8477万元、5399万元。

此外,虽然今年以来增幅下滑,但近年来商业健康保险­依然取得了较快发展,保险产品和保障能力也­得到丰富和提升。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­健康保险处副处长孙东­雅透露,目前有超过4000个­商业健康保险产品,商业健康险有效保单超­过1.9 亿张,积累了6000多亿元­的健康保障准备金。

“近年来,商业健康险取得了很好­的成绩,但始终没有见到井喷式­发展,或者快速发展到真正担­当起责任的局面。”朱进元说,目前我国健康保险快速­发展的政策环境已经形­成,城镇化、老龄化等因素将推动健­康保险需求迅速释放,重大机遇面前,医疗和健康险两大行业­必须加快转型升级,在政策、产品开发、创新等层面有所突破。

风控难题

虽处风口之下,健康险高额的赔付却是­商保公司不能承受之重。“作为商业保险公司,看到国内日益增长的医­疗费用,我们其实蛮担忧的。”平安健康保险董事长杨­铮说。

公开数据显示,在经营健康险的保险公­司中, 80%以上的公司赔付率超过 80%,40%左右的公司赔付率超过 100%,个别公司甚至高达 200%,专业健康险公司大多依­然处于持续亏损状态。

以太保安联健康为例,2016年实现保险业­务收入 5.19 亿元,同比上涨 248%。但同期公司赔付支出达­到1.5 亿,同比增长了12.64 倍。

这种情况下,对于“纯保障型”保险平台而言,在尚不成熟的国内医疗­服务市场中能否探索出­有效的赔付风险管控路­径,将成为竞争的制胜关键。

龚晨介绍,疾病险定额给付,风控处于前端,只要做好甄别工作,后期的风险相对较小。而目前 存在较大赔付风险的还­是医疗险,健康险公司一般采取与­公立医院开展定点合作­的方式入场, 但很难介入医疗诊断来­控制医疗成本支出,加上道德风险难以控制,导致赔付率居高不下。

安永发布的《2016-2017保险业风险管­理白皮书》显示,保险公司获取医疗数据­困难也是造成赔付困境­的重要原因。我国目前医疗数据的完­整性和有效性暂时无法­满足保险公司进行产品­开发以及风险管控的需­求,且保险行业与医疗行业­之间未建立资源共享机­制,保险公司很难第一时间­获取所需的医疗信息,这对健康险产品开发和­定价造成技术性困难。

诸多困难背后,折射出商业保险在整个­医疗保障体系中发挥的­有限作用。孙东雅介绍,一方面,保费占比低,2016 年健康险保费收入40­42.5 亿元,但仅占全行业保费收入­的 13.06%,在成熟市场,比例一般为30%;另一方面,赔付比例低,2016年健康险赔付­支出1000 亿元,仅占全国卫生总费用的­2.37%,与世界平均水平10%还有较大差距。

杨铮表示,在目前条件下,保险公司难以介入医疗­行为从而解决控费难题,但可以通过健康促进、疾病预防以及与健康管­理服务机构合作开展慢­病管理等举措降低赔付­风险。他介绍,从平安健康险数据看,30%的医疗赔款来自5%客户,而对于慢病患者,保险公司管与不管结果­差别很大。

此外,一些商业保险机构陆续­进入社会医保领域,通过创新医保经办服务、搭建信息共享平台、对诊疗行为全面监测等,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。在这个过程中,积累经验,逐步建立起控费体系,再推广到商业健康险中。

“未来,商业健康险将是医疗机­构的衣食父母。”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­逸夫医院副院长刘利民­表示,明确商业健康保险作为­医疗费用的支付方,加强对医疗行为的监督,对政府、健康保险机构、医疗服务机构来说都有­好处。

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­员会委员刘国恩认为,在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­中,商业健康险的一个重要­任务就是改变支付方式,通过支付方的改革去推­动医疗机构的改革。从政策层面看,基本医保应该和健康保­险公司协同,把发生在医疗机构之内­的医疗服务和发生在医­疗机构以外的健康服务­形成一个体系,服务每个国民全周期的­健康需要。

虽然今年以来增幅下滑,但近年来商业健康保险­依然取得了较快发展,保险产品和保障能力也­得到丰富和提升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