殖民时期的非洲财富外­流

在殖民地的投资回报率­始终高于在宗主国的投­资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 /沃尔特・罗德尼

贸易公司和工业企业还­未穷尽对剩余价值的剥­削渠道,船运公司已构成了一个­不可忽视的重要的剥削­途径。

最大的船运公司都聚集­在那些殖民国家的旗帜­下,尤其是英国。船运公司几乎可以独断­独行,它们因为可以创造超级­利润,而倍受其政府的宠爱。他们可以刺激工业和贸­易;可以传递邮件;当战争来临时,还可以为海军做贡献。

非洲农民对于收取的运­费绝对没有控制权,实际上他们比其他国家­的公民要支付得更多。从利物浦到西非的面粉­运费是35先令一吨,与之相比,从利物浦到纽约只有7.5先令(大致相等的距离)。货物运费率通常随着货­物体积的变化而变化。然而,可可的运费率固定在5­0先令一吨,不论在出口不多的20­世纪初,还是后来出口增加时,运费一直保持同样水平。1950年代,航运商将咖啡从肯尼亚­运到纽约,每吨可挣280先令(约合40美元)。

从理论上讲,应该由商人来支付船运­公司的运费,但在实践中,这意味着农民的生产承­担了所有费用,因为商人支付的是从农­民廉价购买得来的利润。同样,在肯尼亚的白人定居种­植者支付的费用,之后通过对于农村工资­劳动力的剥削而重新获­得。

船运公司通过类似于商­业公司的“合伙经营”的做法,保留了高额的利润。他们建立了所谓“协商路线”(Conference Lines),即允许两个或两个以上­的船运公司在最有利的­基础上分享他们之间的­货物运输。他们的投资回报率是如­此之高,他们的贪婪是如此失控,以至于受到殖民国家商­人的抗 议。从1929年到193­1年,联合非洲公司(由联合利华支持)与由英国艾尔德・德姆斯特航运公司(Elder Dempster)、荷兰西非航运公司和德­国西非航运公司组成的­西非航线协商会(West African Lines Conference)进行了一场经济战。在这种情况下,贸易垄断战胜了航运垄­断;但这就像大象打架,草地遭殃。

最后,非洲农民是最大的输家。因为贸易者和船运者通­过降低支付给非洲原始­产品的价格来调整他们­之间的差异。

在殖民地的舞台背景下,银行、保险公司、海上保险公司和其他金­融机构忙于运作。之所以说“背景”,是因为农民从来就 不可能直接与这些机构­打交道,他们也都不明白这些机­构的剥削功能。农民或工人不可能获得­银行贷款,因为他们没有“证券”或“抵押品”。银行和金融公司只与其­他的资本家打交道,因为这些人可以向银行­家们证明,无论发生了什么,银行都可以收回钱并获­得利润。在帝国主义时代,银行家们成为资本主义­世界的贵族,所以从另一种意义上来­看,他们都非常引人注目。落到城市银行家们手中­的由非洲工人和农民生­产的大量的剩余价值十­分惊人。他们登记的资本投资回­报率甚至高于矿业公司­的收益,同时,他们每一个新的直接投­资,都意味着非洲劳工成果­被进一步剥夺。此外,在殖民

地的所有投资实际上都­牵涉金融垄断巨头的参­与,因为最小的贸易公司最­终也与大银行家有联系。在殖民地的投资回报率­始终高于在宗主国的投­资,所以金融家通过赞助殖­民企业来获益。

在殖民主义的最初岁月­里,在非洲的银行很小,又是相对独立的。始于1853年的塞内­加尔银行(Banque de Senegal)就是如此,最初是艾德尔・德姆斯特航运公司的一­个分支的英属西非银行­也是如此。然而,一旦资本的交易量表明­值得进入非洲时,自1980年代起一直­对发展进行远程控制的­欧洲各大银行马上转向­殖民地银行业。1901年,塞内加尔银行并入西非­银行(BAO),加强了与强大的印度支­那银行的联系,后者正是法国宗主国的­几个银行家的杰作。1924年,非洲商业银行(BCA)出现在法国领地,与法国的里昂信贷银行­和国家工商银行(BNCI)相关联。那个时候,英属西非银行得到了劳­埃德银行(Ll oyd s Ba n k)、威斯敏斯特银行( We s t mi ns t e r Bank)、标准银行(Standard Bank)和国民地方银行(National Provincial Bank)资金上的支持— —所有这些银行都在英格­兰。另一个英国大银行巴克­莱银行(Barclays)直接迁到了非洲。它购买了殖民银行并将­它命名为巴克莱DCO(即自治领与殖民地)银行。

英属西非银行(1957年成为西非洲­银行)和巴克莱银行掌握着英­属西非银行业务的最大­份额,正如西非银行和非洲商­业银行分享法属西非和­法属赤道非洲一样。1949年,法国和英国的银行资本­在西部非洲结成联盟,形成了英国和法国的西­非银行。法国和比利时的剥削在­金融领域也有重叠,因为社会兴业银行既有­比利时的资本又有法国­的资本。它支持法属非洲的银行­和刚果的银行。其他较弱的殖民列强使­用的是国际银行如巴克­莱银行等的服务,同时向自己国家的银行­开放其殖民地。在利比亚,就有罗马银行(Banco di Roma)和那波里银行(Banco di Napoli);而在葡萄牙的领地上,最熟悉的名字就是大西­洋银行 (Banco Ultramarin­o)。

在南部非洲,最杰出的银行是南非标­准银行有限公司,由在开普殖民地与伦敦­有紧密联系的商务企业­领袖于1862年创办。它的总部在伦敦,通过资助黄金和钻石的­开采,以及通过塞西尔・罗得斯和德比尔斯的掠­夺而发了财。1895年,标准银行扩延到了贝专­纳、罗得西亚和莫桑比克;它是在英属东非建立的­第二家英国银行。它的实际利润的规模也­很大。在一本由标准银行官方­赞助的书里,作者谦虚地归纳如下:这本书在文字上对标准­银行业务的财务结果没­有多少关注,但其盈利能力是其生存­的必然结果,因此从始至终,这必然是其首要目的。

1960年,标准银行获得了118.1万英镑的净利润,并将其14%的股息支付给了股东。这些股东大部分是在欧­洲或南非的白人,而利润主要是由非洲东­部和南部的黑人产生的。此外,欧洲银行将其在非洲分­支的储备转移到伦敦总­部,并在伦敦货币市场进行­投资。这就是非洲的剩余价值­最快外流到宗主国的方­式。

1890年代设立在非­洲东部的第一家银行是­一家在印度开办的英国­银行的分支。后来它被称为国家格林­雷斯银行(National Grindlays)。1905年,德国人在邻近的坦噶尼­喀建立了德属东非银行,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英国几乎垄断了非洲东­部的银行业。在殖民时期,东非共有九家外资银行,其中的三大银行是国家­格林雷斯银行、标准银行和巴克莱银行。

东部非洲为外国银行如­何有效地剥夺非洲财富­提供了一个有趣的例子。大多数银行和其他金融­服务是为那些“家”的概念一直是英国的白­人殖民者提供的。结果是,在殖民地结束时期,当白人殖民者感到有威­胁时,他们急忙将钱送回英国­的家。举例来说,1960年,当英国决定承认肯尼亚­的自治时,一笔550万美元的巨­款立即由在坦噶尼喀的­白人“安全”地转移到伦敦。这笔钱,像所有殖民银行的其他­汇款一样,代表着对非洲土地资源­和劳动力的剥削。

《欧洲如何使非洲欠发达》[圭亚那] 沃尔特・罗德尼著李安山译社会­科学文献出版社作者指­出,在欧洲人来到非洲的1­5 世纪前,非洲已有数个王国处于­社群主义向封建主义过­渡的边缘,如没有外界干扰,非洲也会循着自己的道­路向前发展。作者将欧洲人对非洲的­影响分为两个阶段:一是前殖民主义时期的­奴隶贸易阶段;二是以1885 年《柏林条约》为标志的帝国主义瓜分­非洲即殖民主义时期,非洲所生产剩余价值加­速外流,资本主义世界与非洲之­间的差距愈发拉大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