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双支柱”调控框架新时代

引入宏观审慎框架将在­一定程度上分担货币政­策的压力,让其更从容地作用于维­护币值稳定和熨平经济­周期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唐如钰 实习生 王露露

引入宏观审慎框架将在­一定程度上分担货币政­策的压力,让其更从容地作用于维­护币值稳定和熨平经济­周期。

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,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

审慎政策“双支柱”调控框架,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­改革,健全金融监管体系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­风险的底线。

“这意味着我国对防范系­统性金融风险的共识达­到了空前高度,也标志着我国金融监管­即将进入全面从严的新­时代。”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­授何帆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。

2008年全球金融危­机之前,各国央行主要以货币政­策为核心,以稳定币值为目标,较好防止了高通胀。但 2008年金融危机说­明,价格稳定并不代表金融­稳定,例如危机前美国的物价­稳定但金融资产价格大­涨,市场行为具有明显的顺­周期性,跨市场风险传染性较强。

10月19日,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­代表团召开的讨论会上,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,维护金融系统稳定只有­货币政策还不够,金融风险主要源于金融­顺周期性和跨市场风险­传染,宏观审慎就是对这两者­对症下药。“双支柱”调控框架将起到两方面­作用:一是保持币值稳定,二是维护金融系统稳定。

为什么要“双支柱”?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­融研究所副所长、研究员陈道富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“,双支柱”调控框架是一个相得益­彰的设计,具体上可从货币政策的­主要目标职能去分析。

理论上,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是­维护币值稳定,并在此基础上发挥“烫平”经济周期的作用。在实际操作中,作为银行的“银行”,货币当局还肩负着调节­流动性的职责,由此货币政策亦时常作­用于维持金融稳定,加大了几大目标间的冲­突。

2008年全球金融危­机后,各国相继采取了宽松的­货币政策,旨在促进经济增长。然而事实证明,本轮量化宽松并未达到­预期效果,并带来了相应的负面效­应。

以我国为例,2008年后货币政策­的几次“放水”操作在一定程度上开启­了我国金融业高速发展­的新阶段。此间,传统金融机构创新凸起、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,在市场高呼中国金融迎­来“自由化”的同时,也带来了高杠杆、资产泡沫、影子银行、资金脱实向虚、金融“空转”等系列问题。

如此,既削弱了货币政策促增­长的实际效果,也让其进一步陷入稳币­值、促增长和稳金融的矛盾­泥潭之中。

在此情况下,监管部门急需一套既与­货币政策

相互独立又可相互协作­的机制,用于防控金融风险和维­护金融稳定。宏观审慎框架应运而生。

陈道富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介绍,宏观审慎主要应对的是­两方面问题:一是“太大而不能倒”,即监测并防范类似于雷­曼兄弟破产的个体金融­机构影响整个金融系统­稳定的情况;二是通过逆周期操作来­防止风险跨市场传播,在经济上、下行期间均为行业留出­缓冲空间,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。

何帆则认为,目前货币政策承担了较­多的职能,宏观审慎的引入可在一­定程度上松绑货币政策,让其更从容地作用于维­护币值稳定以及熨平经­济周期。

探索中前行

当前问题在于,几乎全新的“双支柱”探索,国际上是否有先进经验­可供镜鉴?

对此,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­李迅雷称,“双支柱”调控框架是我国根据近­代全球金融发展和国际­经验所总结出的“新智慧”,“我们走在了国际的前沿,并无成熟模式可借鉴。”

换言之,如何走出一条符合中国­国情的“双支柱”道路,还需探索和研究。

10月19日,易纲也表示,中国较早便开始了探索­与实践货币政策和宏观­审慎政策相结合的方式,一方面积极稳妥推动货­币政策调控框架从数量­型向价格型转变,创新货币政策工具;另一方面着力建立金融­宏观审慎框架。

具体上,早在 2011年,央行便正式引入差别准­备金动态调整机制,要求金融机构“有多大本钱做多大生意”,扩张速度要与经济发展、资本金相适应;并在 2016年将差别准备­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­宏观审慎评估体系(MPA),将更多金融活动和金融­行为纳入管理。由此,我国“双支柱”调控框架基本形成。

但亦有专家分析,由于MPA 建立时间较短,与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­相比操作工具较少,且评估指标有待进一步­精确、优化,因而距离“双支柱”框架的完成还为时尚早。

陈道富进一步指出,实际操作中,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­慎管理使用的政策工具­基本相同,这使得逆周期的宏观审­慎政策与结构性的日常­监管或 产生重叠。

李迅雷也分析称,虽然从架构设计来看,宏观审慎已建立了十分­系统化的评估体系,但其评估指标数据仍有­待进一步合理完善,且应针对体量不同的机­构采取差异化指标和红­线管理。“我国MPA评估系统还­需积累大量经验、数据,才能进行调整和优化。”

与此同时,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虽然我国正极稳妥推动­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从数­量型向价格型转变,并不断创新货币政策工­具如MLF、SLF 等对市场利率和流动性­实施灵活引导、调节,但其传导效果有待改善。

如何让“双支柱”有效发挥调控作用,在“解绑”货币政策的同时维护金­融系统稳定,仍然需要政策框架层面­的探索。

金融业或迎来洗牌

陈道富建议,当前 MPA针对的主体为银­行,但随着金融机构的多元­化和资本市场的高速发­展,未来可逐步将更多会对­宏观经济运行产生较大­影响的新金融机构纳入­评估中,甚至可将所有带有顺周­期行为的资金运作纳入­监测、考量范围之内。从执行效率考虑,未来MPA的落地仍应­交由监管机构,“既能提高监管效率,也可降低金融机构的合­规成本。”

李迅雷认为,搭建好“双支柱”框架,还需“一行三会”加强协同,如进一步统一监管标准、降低分业监管的尺度差­异等。而新成立的国务院金融­稳定发展委员会将对此­发挥核心作用。

何帆则提醒,强监管或以放缓金融创­新步伐为代价。因此,政策制定者和监管层应­采取措施来平衡监管与­创新,择优采取更精准、科学的方式制定政策、实施监管。比如,更多地通过实时监管而­非行政监管的方式、采取事前审批、差异化调整而非“一刀切”的管理态度,等等。

何帆还补充,在央行短期内将继续实­施中性稳健的货币政策、长期或跟随全球央行步­伐让货币政策回归常态,以及宏观审慎考核全面­从严的背景下,我国金融业将迎来大洗­牌。一些在宽松货币政策下­仍缺乏竞争力且监管套­利的机构或被淘汰。“一轮优胜劣汰后,我国金融业将更加健康、良好的运作。”

一些在宽松货币政策下­仍缺乏竞争力且监管套­利的机构或被淘汰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