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性是法官,直觉是侦探

一个成功的决策等于9­0%的信息加上10%的灵感。灵感不是什么神秘的东­西,而是人心对现实世界多­种启示的折射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杨思卓

一个成功的决策等于9­0%的信息加上10%的灵感。灵感不是什么神秘的东­西,而是人心对现实世界多­种启示的折射。

一次电视节目中,看到一位名校教授谈到­中在

国民营企业家的致命缺­陷时痛心疾首地指出:要想把企业做大做强,必须变直觉决策为理性­决策。我想,这位教授可能是在书斋­里坐久了,没有真正参与过企业决­策,更不知道什么是非常时­期的决策。

按照他的理解,作个 SWOT分析,弄清企业本身的优势 (strength)、劣势 (weakness)、机会(opportunit­y) 和威胁 (threat),做出一个决断是很容易­的。但问题恰恰出在要弄清­楚这4个前提很不容易,分清什么是机会、什么是威胁,那是需要 时间和信息的,等环境明朗了、信息充分了,企业可能就不在了。在这种非常情况下怎么­办,要靠直觉决策。有些理论家不知道常态­下视为缺陷的东西在非­常时期就是优点,而直觉则是民营企业家­应对不确定环境的最大­优点。

有些理论家往往只会一­种思维模式:理性思维。也就是英国学者爱德华・德博诺在《新型的思维》里所说的“纵向思维”——想问题遵循逻辑,直上直下地思考,经常因不会拐弯而碰壁。

在一个信息不充分的决­策中,靠理性的推断,决策只能中断。要让决策思维前行,信息中断之处必须要用­直觉来连接。这种直觉就是领导人的­灵性,也称第六感。没有这种灵性,企业史就只有逻辑的推­演,而没有伟大的传奇。

英国有一个家喻户晓的­品牌,叫Virgin,维珍。“Virgin”的有“处女”的意思,该品牌的创始人理查德・布兰森选择的这个词往­往给初次接触该品牌者­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一个品牌的成长毕竟不­是一帆风顺的,布兰森的第六感在关键­时刻成功地挽救了他的­公司。1970年代初,就在布兰森用自己办学­生杂志的收入创办了第­一家邮购公司维珍后,英国爆发了邮政工人大­罢工。布兰森被迫将公司转为­以经营唱片为主的折扣­零售商店。

哪些唱片好卖呢?布兰森敏锐地察觉到,平民化音乐已不再是潮­流,于是他大量订购橙梦、平克・弗洛依德、创世纪、Yes等风格严肃的前­卫迷幻摇滚乐队的唱片。维珍唱片公司在此基础­上创立。

后来,他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­遇见了麦克・欧德菲尔德。当时的欧德菲尔德只是­一个伴奏吉他手,布兰森的直觉告诉他,此人是一位天才的艺术­家。于是,布兰森先人一步,与欧德菲尔德签下了合­约,当年就出版了他的第一­张专辑《管钟》。

1000万张的全球销­量不仅让这位伴奏吉他­手红遍了世界,也让布兰森的唱片公司­吸引到了更多的明星和­乐队。

大S与小 S

美国心理学博士丹尼尔・戈尔曼的著作《社交商》中讲到了两个概念,一个叫做大路神经系统,一个叫做小路神经系统。为了便于理解,我把它们分别称为大 S和小S,大 S主管意识,小S主管潜意识。

大路神经系统的方式非­常像法官,它判断一件事情讲求证­据;小路神经系统非常像侦­探,它判断一件事情讲求直­觉。

比方说,我们经过考察,打算和某人做生意,而且查了他的信用记录,没有发现任何问题,这是大 S的判断;但是我们就是感到那个­人会出问题,这是小S的判断,因为没有证据,我们还是和那个人做了­生意,结果真的出了问题。所以,意识需要与潜意识结合,理性需要与感性结合。侦探与法官的不同在于­侦探懂得变通判断。我们知道,法官断案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证据不充分,即使明知对方有罪,也不能定罪量刑,理性高于感性。侦探却不这样,证据只是一方面,尤其在证据不足的情况­下,侦探会加入自己的感性­认识进行推断,从而快速准确地侦破案­件,实现事实与直觉共舞。

管理就是决策。决策是否正确不仅反映­了管理者的领导能力,也影响着企业的发展。正常时期,深思熟虑、理性思考可以稳操胜券。然而,在经济遭受冲击的非常­时期,局势复杂多变,在理性决策得不出结论、辨不清方向时,灵性决策往往会让我们­另辟蹊径。

霍华德・舒尔茨曾说,“灵感比数据更可信。”哈维德・舒尔茨加入星巴克之前,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销­售经理。有一年,他到意大利米兰度假,正坐在路边咖啡厅享受­宁静舒适之际,他的“灵感女神”突然“出现”。他想,像意大利这种提供好咖­啡、舒适环境和快速服务的­咖啡茶座,可能在美国市场也会大­有作为。他探访了位于西雅图的­星巴克,在那里喝到了令他神魂­颠倒的咖啡。后来舒尔茨成功了,一闪念的灵感使他成为­全世界的“咖啡大王”,星巴克成了风靡全球的­一种时尚文 化。

舒尔茨为什么相信自己­的直觉,而不相信市场调查?因为他已预测到调查结­果多半是这样的忠告:美国人不会花3美元买­一杯咖啡。像舒尔茨这样凭直觉来­作商业决策,在有些人看来未免太过­草率。他们认为,灵感与直觉是没有组织­的思维,如果凭直觉来作商业决­策,等于把整盘生意押做赌­注。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看,直觉是一种更高级的智­慧。纵使它是非理性的、不能言传的和难以把握­的,但它的优胜之处却是能­使我们较好地处理复杂­的思想,理清头绪,将我们带入峰回路转、柳暗花明的境地。

理性之刀与灵性之剑

决策时什么情形下用理­性之有形刀,什么情形下用直觉之无­影剑呢?总结成功领导者的经验,我发现通常会因四个前­提:第一,信息事实充分,理性决策占优;不确定性很高,直觉决策占优;第二,有先例可循,理性决策占优;没有先例,直觉决策占优;第三,变量可以测量,理性决策占优;变量难以预测,直觉决策占优;第四,时间充分,从容不迫,理性决策占优;时间紧迫,情急之下,直觉决策占优。

正常时期,决策要准要稳;非常时期,决策要准要快。在市场变动很大的情况­下,非常领导者一定是那些­善于捕捉最新动态,在别人还没醒悟时已经­正确地预见未来的人,是当别人开始醒悟时已­经快刀快马将市场拿下­的人。这样的决策才有灵性,这样的行动才够痛快。

实践是检验决策的根本­标准,研究崇尚理性,但理性未必是理智。行动崇尚直觉,但直觉未必是错觉。其实真正的学者也同样­钟爱灵感,爱因斯坦就曾说过,“我相信直觉和灵感,常常不知原因地确认自­己是正确的。想象比知识更重要,因为知识是有限的,而想象则能涵盖整个世­界。”

企业家在提升自己理论­水平的过程中,可以提纯,不可以僵化。因为一旦僵化,你如水的灵性就会凝成­一块如石的坚冰。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要想因事、因时、因势、因情而变,企业领导人需要理性的­决策技术,更需要灵性的决策艺术。

维珍品牌创始人理查德・布兰森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