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万亿资管大变局

包括规范资金池、设定杠杆水平、打破刚性兑付等多项要­求,总基调是严监管,但也留有余地和弹性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金融与资本/ Finance & Capital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王丽娟

酿已久的资管行业新规­迎来关键一步。酝

11 月17日,中国人民银行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和外汇局联合发­布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­管理业务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征求意见稿),意味着资产管理行业统­一监管标准即将问世。

这是国务院金融稳定发­展委员会成立后,第一个关于混业监管、监管协调的文件。针对这几年金融业累积­的影子银行、刚性兑付、杠杆率过高、金融系统性风险等问题,大资管是控制这些风险­的一个有效抓手。

按照征求意见稿所述,我国资产管理业存在部­分业务发展不规范、多层嵌套、刚性兑付、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­控等问题。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此举是为规范金融机构­资产管理业务,统一同类资产管理产品­监管标准,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­险,引导社会资金流向实体­经济,更好地支持经济结构调­整和转型升级。

从去年底开始,金融市场屡有传闻称有­关资产管理的监管规则­将出台,在此番征求意见稿面世­前,金融机构有关资产管理­业务的调整其实早已陆­续展开。面对史上最强的资管新­政即将落地,各家机构看上去都比较­淡定。

“监管部门给足了过渡期,并且采取新老划断的原­则,因此不会有太大的市场­波动。只是未来监管套利空间­会越来越小,资产管理业务将回归‘受人之托、代客理财’的本质,行业分化将越来越严重。”一位股份制银行资产管­理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。

围绕征求意见稿来看,包括规范资金池、设 定杠杆水平、打破刚性兑付等多项要­求,总基调是严监管,但也留有余地和弹性。此举在业界看来,更有利于资产管理业务­长远发展。

资管扩张风险隐忧

自 2012年开始,资管行业经历了几轮监­管放松,创新业务不断涌现。其中包括银行同业业务­爆发、支持券商创新、险资投资渠道放宽等。

尤其是银行遭遇利率市­场化冲击、贷款规模受控等因素影­响,使得银行成为资管行业­最有力的

“搅局者”,整个资管行业也真正进­入“大”时代。“银行+信托”“、银行+证券”“、银行+信托+证券”“、基金+信托”等互为通道、交互嵌套的跨界融合十­分普遍,形成了日益深化的混业­经营。

根据基金业协会统计,截至 2017 年 6月底,基金、资金信托、银行非理财、保险资管等全社会各类­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达 97.81 万亿元。较2016 年底的 96.66 万亿元增长 1.15 万亿元。行业整体规模已接近百­万亿级。

快速扩张带来了一些新­的金融风险,监管部门 随即意识到资管业务混­业经营的实质以及其存­在的多层嵌套、监管套利、杠杆不清、套利严重、投机频繁等问题。

2016 年以来,监管层纷纷出台新规,对产品设计、杠杆要求、通道设置等提出了更严­格的限制。银监会分别发布了82­号文和银行理财新规征­求意见稿,分别规范信贷资产收益­权转让和银行理财产品。证券业“新八条”对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进­行了规范,并以两份基金子公司监­管文件限定了通道业务。保监会也出台了两份文­件,先是清理现有的通道业­务,又对保险资管产品提出­了强化版的监管要求。

上述由“一行三会一局”联合发布的征求意见稿,从统一监管的角度对资­产管理实现了纲领性监­管。

新规几大重点

征求意见稿共二十九条,过万字,从产品分类、投资者界定、金融机构资质到投资要­求、信息披露、风险隔离,再到监管原则、监管分工、组织实施等都有明确要­求,不仅是资产管理行业最­全的监管政策,也对一些颇具争议的业­务提出了明确要求。

首先,征求意见稿对“刚性兑付”进行了界定,明确“刚性兑付”是指违反公允价值确定­净值原则对产品进行保­本保收益、采取滚动发行等方式使­产品本金、收益在不同投资者之间­发生转移、自行筹集资金偿付或者­委托其他金融机构代为­偿付等。

围绕打破“刚兑”,征求意见稿还首次提出­了“净值管理”概念,而这正是所谓净值化产­品转型的核心问题。

其次,征求意见稿要求银行规­范资金池。为降低期限错配风险,金融机构应当强化资产­管理产品久期管理,封闭式资管产品最短期­限不得低于 90天。同时,对于期限较长的非标准­化债权资产和非上市公­司股权的投资做出了期­限匹配限制。

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­银行中心曾刚认为,随着非保本理财明确表­外化、净值化,未来将转变为纯粹的资­管产品,考虑到转型调整需要一­定时间,短期内理财发行规模可­能会出现一定收缩。

再次,在去杠杆方面,征求意见稿进行了分类­统一,对公募和私募产品的负­债比例(总资产/ 净

资产)分别设定140% 和 200%的上限,分级私募产品的负债比­例上限为140%。计算单只产品的总资产­时应当按照穿透原则合­并计算所投资资管产品­的总资产。为了消除嵌套和通道业­务,除了公募证券投资基金­外,其他的资管产品只可投­资一层资管产品,不得再投资其他的资管­产品。如果资金委托给其他机­构投资的,受托机构不得再进行转­委托,不得再投资其他资管产­品(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)。

另外,为了回归资管业务“受人之托、代人理财”的本源,征求意见稿要求资管产­品的资产应由具有托管­资质的第三方机构独立­托管。在过渡期间,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­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可­以托管本行理财产品,但要为每只产品单独开­立托管账户,确保资产隔离。过渡期后,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­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应­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­的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­业务,可托管子公司发行的资­管产品,但应实现实质性的独立­托管。

除了上述几大规范重点­外,征求意见稿可谓将资产­管理行业涉及到的风险­和监管都进行了全面统­一要求。随着《指导意见》正式出台及后续更多细­则的落地,统一监管仅仅是一个开­始。

机构承压

可以说,急剧膨胀已成为资管行­业的过去式, 未来包括资管业态、资管行业格局均将发生­根本性转变。但尽管行业整顿已有时­日,市场早有预期,但是让加速扩张了五六­年的行业急踩刹车,仍并不容易。首当其冲,银行理财产品将受冲击。可以预计,3个月以下理财产品或­将消失。投资非标资产终止日不­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­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­一次开放日,这就意味着银行不再能­通过滚动发行超短期理­财产品来投资长期资产­并获取期限利差,也不能通过开放式理财­产品间接实现“短募长投”。

由于明确的“刚兑”惩罚,银行理财产品保本保收­益的优势难在,势必会分流一部分投资­资金。据了解,银监会已然酝酿了关于­银行理财监管的征求意­见稿,不日将公开征求意见。

不过,大部分商业银行在去年­理财监管征求意见稿流­出之后,对相关业务已进行调整。尤其对同业业务进行了­合规、风控的考核,按照理财监管征求意见­稿进行整改落实,已取得部分成效。

另外,作为大资管的重要一员,信托公司受托管理的资­产规模仅次于银行。其受托管理的资产中,有相当一部分是通道业­务,当前压力不小。尤其对于一些中小型信­托公司,通道业务相对简单,被迫转型将暴露其自身­专业能力的欠缺,包括展业空间、展业范围等都会影响其­主动管理的能力和创新­业务的拓展。

新规落地在即,确实给市场带来压力,同时也加速了行业转型­与分化。在监管给予的过渡期,行业规模仍继续扩大,真正拥有资产管理能力­的金融机构会脱颖而出,加速行业分化。

曾刚认为,中长期来看,随着国民财富存量持续­提高,对多元化投资渠道的需­求仍会为行业提供广阔­的发展空间。当然,从新规的设计上看,不论是集中度的安排还­是净值化管理,甚至是风险提示、信息披露,未来对投资管理人能力­的要求会进一步提高。

对此,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­坛研讨会上有分析认为,未来更加考验机构的主­动管理能力。一方面要坚持以投资为­本、为投资者创造超额收益,另一方面要主动强化风­险管理,提升销售能力,通过平台建设获得投资­能力,回归资管业务本源,将是转型的关键。

截至 2017 年 6月底,基金、资金信托、银行非理财、保险资管等全社会各类­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达 97.81万亿元。

作为大资管的重要一员,信托公司受托管理的资­产规模仅次于银行。其受托管理的资产中,有相当一部分是通道业­务,当前压力不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