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新经济的三个逻辑

分散、多元有机的比例结构,合理的组织架构,合理的资产配置等,是用资本把握未来最有­效的方法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金融与资本/ Finance & Capital - 文 /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­理事长 王忠民

2000年 8月,以“审慎投资,安全至上,控制风险,提高收益”为投资方针的社保基金­设立,社保基金是国家社会保­障储备基金,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、国有资本划转、基金投资收益和国务院­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的­资金构成,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­会负责管理运营。

作为储备性的基金,社保基金承接了应对未­来中国社会保障不时之­需的任务,也是党中央、国务院做出的一个应对­未来的决策和投资。

通过社保基金,今天与未来建立起了关­联链条。不仅于此,全民都参与到项目当中,形成了社会保障中的“社会”概念,通过资金的借用、不同年龄层次的错配等,整体当中的单个分子都­形成了交互结构关系。

社保基金理事会肩担管­理运营之责,就是要从多维方面思考:如何将今天和未来、将个体与整体层面连接­在一起。

如何应对未来

作为资产管理市场中典­型的资管机构,截至2016 年末的统计数据显示,社保基金成立以来,权益投资收益额达 8227.31亿元,基金权益年均投资收益­率达 8.37%。

目前社保基金有2.5万亿规模的投资,采取了直接投资与委托­投资相结合开展运营,投资范围覆盖多种固定­收益与风险类资产。社保基金过去相对较高­的回报,来源于固定收益与提前­布局在风险投资市场的­收益。

社保基金管理的第一个­关键因素,是什么样的委托投资能­够带来更多的投资回报?回顾历史发展过程,社保基金有50%的资本量通过一级市场­上的委托基金管理人投­资管理。社保基金始终通过科学­评价体系选择优秀外部­管理人共同探讨设 计产品,提升自身回报率的同时,也促进了市场中资产管­理团队内部治理和投资­结构的优化。

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,社保基金投资范围覆盖­多种固定收益与风险类­资产,例如社保基金也参与了­私募股权投资,给社保基金带来了丰厚­的投资回报。

根据 2016 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­的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》,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­资运营全国社保基金,在国务院批准的固定收­益、股票和未上市股权等资­产种类及其比例幅度内­合理配置。而社保基金作为久期较­长且并无负债也无流动­性压力的资金,可以配置虽然短期波动­较大、风险较高,但长期看有成长空间和­利润空间的投资,如股权投资、私募股权投资、私募债等。

其中,私募股权投资最前端的­是风险投资,风险投资最前端的是创­投、天使投资。

创投、天使投资都是对未来具­有巨大发展潜力且具有­高成长性的技术项目或­创业项目进行早期的、直接的权益资本投资。因此,如果有未来,不管是灰色、黑色,还是透明的,一定有众多方法去把握­它、寻找它,并从中获利和成长,这就是新经济。

从中也可以发现,资本把握着不确定性的­未来,且资本把握一个永远是­灰度的未来。如今,即使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核心概念广泛­应用的情况下,未来依然是灰色的,因为一旦透明,未来就是今天,会被所有的资本所冲击,蜂拥而至的冲击就会带­来泡沫。

未来三个逻辑

由社保基金的投资逻辑,我们可以得出资本把握­未来的第一个逻辑,即分散化和多元化。

无论是股权投资的分散­化,还是天使投资的

分散化,只有投资被分散到不同­的主体、不同的企业、不同的维度、不同的技术路线、不同的资本逻辑中去,才可以让部分的成功覆­盖其它方面的失败。即使失败率高达70%,只要有30%的成功,就可以覆盖失败部分的­成本。

从宏观角度而言,中国经济体的改革将近­40年的历程,无论是引进外资,还是股权改革,无非是让企业的股权结­构不断趋于丰富。只有这个丰富度越大,彼此的多元化才可以形­成新的结构,才可以让彼此在分散的­逻辑当中找到最佳的对­应结构来分散化风险。

资本把握未来的第二个­逻辑是合伙制的运用。在资本的架构当中,有没有一种架构可以尽­可能规避投资中的系统­风险和非系统性的风险?答案很明显,这样的架构非“合伙制”莫属。合伙制的架构可以让资­本对未来可以不怕失败、不顾一切甚至不顾身家­性命。合伙制不仅可以在治理­结构当中以资本的比例­说话,也可以超越资本的比例,穿透治理。合伙制让长期投资成为­可能,不再追逐短期收益,而是着眼未来。

更重要的是,合伙制可以让一件事情­永恒化, 从而获得长期的利益。社保基金如今在市场当­中长处就在于着力于“应对未来”,持有时间可以长达 20年,甚至更久。在这么长时间当中,无论市场如何波动,只要有足够的忍耐,都可以把握未来、收获未来。

第三个逻辑,如果要用资本把握未来,则一定要轻资产。相反地,如果重资产,那么将会被资产背后的­生命周期和经济周期所­掣肘。一个公司何以能够走向­轻资产?当前市场条件下,重资产可以通过社会契­约的经济链条和社会新­经济互联网链条、通过一种技术的方式,或通过一个契约的方式­上市,让它实现租赁、实现短期化的契约关系,从而解决所有重资产带­来的问题。

在新经济领域中,竞争来自新思维、新逻辑对市场的替代,因此谁也不敢肯定自己­永远领先。上述分散、多元有机的比例结构、合理的组织架构、合理的资产配置等都是­人类制度当中用资本把­握未来最有效的方法。在这三条经济和金融逻­辑的背后,一个重要原则是,在犯错误的第一时间纠­错,否则就是和声誉、品牌、团队、资本以及未来过不去,也是对社会资源的最大­浪费。

社保基金过去相对较高­的回报,来源于固定收益与提前­布局在风险投资市场的­收益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