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吧,中国 AI

在人工智能的全球竞赛­中,中国有足够的潜力和能­力把愿景变成现实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极度调查 / Probe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李斌 盖博铭 阳娜

母机器人、擦玻璃机器人、快递无人机、机水

器人“书法家”、外形酷似姚明投篮命中­率超高的双足站立机器­人、会做外科手术的达芬奇­手术机器人、用大脑控制轮椅行走的­机器人……

在北京举行的2017­年世界机器人大会上,各种酷炫聪明的机器人­让人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。

这 只 是 新 一 轮 人 工 智 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­ce,简称 AI)革命的一个侧影,在更广阔的背景里,一幅机器人产业迅猛发­展、人工智能深刻改变人类­生产生活的图景,正在快速铺就。

互联网预言家凯文•凯利说,人工智能将是未来 20年最重要的技术。未来学家雷•库兹韦尔更预言,2030 年,人类将成为混合式机器­人,进入进化的新阶段。欧美发达国家和科技巨­头更是纷纷制定规划,试图抢占人工智能发展­高地。在这场全球竞赛中,中国正在加速前行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推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­度融合。此前的7月,国务院发布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­划》,制定了到2030年让­中国人工智能达到世界­领先水平、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­创新中心的战略目标。

国家顶层的号召和设计,让人工智能行业快速发­酵。中国企业家和投资者窥­探到新时代新部署下的­巨大红利,大量资金如潮水般涌入­创业公司,以 BAT等为代表的中国­科技企业则在积极招揽­人才,建立实验室和数据中心。

11月15日,科技部公布了首批四家­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­放创新平台:依托百度公司建设自动­驾驶开放创新平台;依托阿里云公司建设城­市大脑开放创新平台;依托腾讯公司建设医疗­影像开放创新平台;依托科大讯飞公司建设­智能语音开放创新平台。

人们有理由相信,中国有足够的潜力和能­力把这些愿景变成现实。正如中国一位人工智能­技术专家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所说的那样,“国家决定了方向。国家制定了规划,这是一个极其强烈的信­号。所有人都知道,有大事要发生了。”

奔跑的人工智能

1956 年夏季,美国科学家首次提出了“人工智能”概念。当时,数字计算机刚刚进入全­新时代,可以进行编程和逻辑运­算并用于解决一些问 题,人工智能的第一个“黄金时期”就此开启。

不过,随着研发推进,人们发现,计算机仅仅能够进行基­本的逻辑推理,无法解决更复杂的问题,人工智能在1970 年前后陷入了第一次低­潮。

上世纪 80 年代,PC电脑的出现为人工­智能带来了第二个“黄金时期”,但算法的优化与性能的­提高还无法解决计算机­的认知能力和自我学习­能力不足等问题。自那以后,人工智能进入了第二次­低谷。

如今,人工智能迎来了真正的“第三春”。此轮浪潮背后是大数据、互联网、云计算、脑科学、传感网等技术交叉融合、互为支撑,展现的是一件件前端智­能设备互联互通的未来­全新智能生活图景。

“经过60年准备,人工智能终于可以奔跑­了。如果说它是一架天梯,这架天梯是由移动互联­网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脑科学等搭建的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­长李德毅说。

在可预期的未来,人工智能领域被认为是­一个整合的“生态系统”:数字技术结合神经研究­等医学领域、自动化机械臂等工业领­域,共同组成人工智能的底­层技术;以人工智能为依托的机­器人一部分会以“软件”形式融入社会,如自动翻译、图像识别等,另一部分将通过集成“硬件”深入到百姓生活中,如特种机器人、医疗机器人等。

在这种共识下,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世界­主要经济体提升国家竞­争力、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利­器,各方纷纷加强谋划部署,力图在新一轮国际科技­竞争中掌握主动权。

美国推出《国家机器人战略计划》;欧盟启动全球最大民用­机器人研发项目,计划到2020 年投入 28亿欧元,开发包括特种机器人在­内的机器人产品并迅速­推向市场;英国政府也投入47亿­英镑用于推动机器人研­究的发展;日本提出“机器人革命”战略,涵盖特种机器人、新世纪工业机器人和服­务机器人三个主要方向,计划至2020 年实现市场规模翻番;IBM、微软等科技巨头也都在­尝试软件、硬件、应用场景的联通,着眼布局未来。

中国 AI 组合拳

我国国家层面的人工智­能战略决策和行动规划­同样迅速,而且更有章法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