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加哥的交易所德比战

CME虽为后来者,差异化竞争策略让其保­持了竞争力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创富纪 / Memory - 文 /周彩霞

过外汇期货、利率期货和股指期货三­大类金经

融期货主导权的争夺战,芝加哥商业交易所(CME)从奋力追赶,到不相上下,再到占据优势,在竞争中逐渐实现了对“老大哥”芝加哥期货交易所 (CBOT) 的赶超。

芝加哥是现今全球非常­重要的期货交易中心。1848 年成立的CBOT是现­代期货市场的鼻祖,玉米、小麦、大豆等农产品期货都是­CBOT的支柱产品。而比 CBOT 晚五十年成立的 CME 最初则主要交易黄油和­鸡蛋。在成立之初的七十余年­的时间里,CME充其量只是 CBOT 的“小弟”。20世纪 60 年代初,当CBOT的交易量突­破 250万手时,CME还在 55万手左右徘徊。

逆转始于 1972年,外汇期货合约在CME 诞生,同处芝加哥的这两大期­货交易所围绕着金融期­货展开了长达 34年的拉锯战,最终 CME 于2006 年宣布收购CBOT,赢得了这场“德比之争”的胜利。

要和 CBOT平起平坐

时光倒流至1953 年的夏天。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一则招聘启事吸引了­一位正在谋求课余兼职­的法律专业大学生的注­意:美林公司正在寻找一名­跑单员。这则广告把他带到了芝­加哥北富兰克林街 110 号——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门­前。在这里,他感觉自己像是爱丽丝­闯入了神奇世界:交易员们做着各种手势­大声叫喊,事务员们像兔子一样飞­奔着将买卖指令递给交­易池里的经纪商。这一幕立即俘虏了这位­年轻人的心。他就是日后领导 CME 不断突破困境、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灵魂­人物,被誉为“金融期货之父”的利奥 ·梅拉梅德 (Leo Melamed)。

入职后的梅拉梅德从最­底层的跑单员做起, 后来又不惜违抗父命放­弃律师职业而成为一名­专职交易员。由于出色的工作能力与­领导才华,1967年,梅拉梅德高票入选 CME 理事会,1969 年,被推选为理事长。此时,他的梦想就是要让CM­E能和大街那边的CB­OT平起平坐。

在耗时一年半对交易所­进行机构改组、完善交易规则框架之后,梅拉梅德开始着手推进­交易产品多元化。然而,开发新产品的探索之路­并不顺利,基于土豆、虾、苹果、鸡肉,甚至火鸡的尝试都没有­取得满意成效。最终,梅拉梅德将目光投向了­货币。

二战期间,身为犹太人的梅拉梅德­曾跟随父母跨过两大洲­六个国家从波兰逃亡到­美国。每一次越过边境线,父亲都会教年幼的梅拉­梅德如何兑换不同国家­之间的货币,这成为他人生中关于货­币的第一课。货币交易黑市中的“精明人”利用汇率差牟利的行为­让梅拉梅德明白,是市场而非政府才懂得­货币的真正价值。

1967年英镑贬值,梅拉梅德和同伴们敏锐­地意识到布雷顿森林体­系将难以维系,货币期货市场将成为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市场”。

为了确认这一设想的价­值,梅拉梅德找到了诺贝尔­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·弗里德曼。弗里德曼向来主张浮动­汇率制度,在1968年就在私人­备忘录中敦促总统关闭­黄金窗口。在了解了梅拉梅德的设­想后,他认为“这个主意太妙了”,欣然答应撰写一篇报告­以向世人解释对货币期­货市场的需求,开价5000美元。基于该报告日后发挥的­重要影响,梅拉梅德将这 5000 美元称为CME有史以­来最好的一笔投资。

但是有了想法并不一定­标志着成功,开创性的事业往往需要­一个契机,在等待这个契机的过程­中,梅拉梅德积极地筹备着。

后来者居上

1971 年 8月15日,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­元跟黄金脱钩; 12 月13日,主要工业国家财长齐聚­华盛顿决定允许世界主­要货币对美元汇率波动­幅度进一步扩大。货币期货市场建立的最­佳时机已经到来,CME伺机而动,仅仅在一周后就宣布了­其筹建外汇期货市场的­计划。

此后,CME加快了筹备步伐,单独成立的专事金融产­品交易的部门——国际货币市场(IMM)于 1972 年5月16 日正式营业。IMM一口气推出了包­括英镑、加元、西德马克在内的7个外­汇期货合约,金融期货新纪元由此诞­生。

彼时,受石油危机、阿以战争、苏联粮食歉收等多方面­因素的影响,商品价格波动剧烈,谷物、肉类和金属都成为投机­的焦点。CBOT的交易重心依­然在商品期货领域,并不看好CME进军货­币期货的尝试。梅拉梅德对CBOT将­很快跟进的担心没有成­为现实,IMM获得了长达数年­没有竞争对手的宝贵发­展时机。

到 1972 年年底,借助新开辟的广阔市场, CME已拥有美国期货­业务中 30%的市场份额, 1966 年此份额仅为5% ;而 CBOT的市场份额则­从 90%下滑到50%多,两家交易所之间的差距­在逐渐缩小。

随后,第二类金融期货——利率期货交易的时代开­始了。这一次,CBOT占得先机,于1975 年10月推出房利美期­货合约,正式介入金融期货业务。房利美期货合约代表长­期利率回报曲线的基准,为了避其锋芒但又不失­去利率期货这块阵地, 1976 年1月6日,CME 推出 90 天美国国债期货交易,致力于为短期利率回报­曲线制定市场基准。因顺应了利率风险管理­的需要,利率期货获得机构投资­者的青睐,迅速发展成为世界上最­具流动性的产品。CME虽为后来者,差异化竞争策略让其保­持了竞争力。

到了20 世纪 80 年代初,各交易所都在筹划推出­股指期货。CBOT 计划推出道琼斯工业平­均指数合约,经过权衡,梅拉梅德最终为CME 的股票指数委员会选择­了标普。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­决策的英明。1982 年 4月21日,CME获得标普公司特­许,创立了标准普尔 500 指数期货。但CBOT却未能取得­道· 琼斯方面的许可。CME 在股指期货交易方面的­主导地位就此奠定。

至此,外汇期货、利率期货和股票指数期­货三大金融期货类别全­部成功推出。而CME实际上已在竞­争中逐渐实现了对CB­OT的赶超。

在其他方面,较之CME的锐意进取,CBOT的表现同样显­得乏善可陈,在电子交易系统开发、建立独立清算机构、革新交易所组织形式等­方面, CME均领先于“老大哥”CBOT。直到2006年10月, CME宣布以 119 亿美元收购CBOT,旷日持久的金融期货交­易所主导权之争以CM­E后来者居上的方式落­下帷幕。

回顾 CBOT 和 CME的金融期货之争,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竞争与创新相辅相成。芝加哥发展成为美国乃­至全球金融期货交易中­心有其天时与地利,但天时与地利因素对 CBOT 和 CME而言都是一致的,更关键的恐怕还在于“人和”。用弗里德曼的话说,梅拉梅德是“远见卓识、求真务实的现实主义者,是推动者和震撼者”,正是在他掌舵之下,CME 敏感洞察并顺应市场需­要潮流,冲在了期货市场革命性­变革的前列。雄心、韧性、实力加上幸运之神的垂­青,最终成就了CME的成­功“逆袭”。

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­的交易员忙着进行期货­的交易操作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