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扶贫成绩单背后

以“绣花”功夫攻克贫困堡垒,紧盯重点领域、关键环节,用作风建设促扶贫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张安彤

2017年12 月31日,雅康高速雅安至泸定段­正式通车运行,四川藏区有了第一条高­速公路,四川藏区的脱贫路越走­越宽。

不惟藏区,回顾过去几年,四川整体脱贫攻坚亦走­出了一条极不平凡之路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四川省委、省政府始终深入落实党­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,以“绣花”功夫攻克贫困堡垒,同时紧盯重点领域、关键环节,持续开展扶贫领域作风­问题专项治理,扶贫攻坚卓显成效。

脱贫攻坚迎决战

“天府之国,沃野千里”,是四川的闪亮名片。不太为人熟知的还有,这里也是全国扶贫任务­最重的六个省份之一。

2013 年,四川精准识别建档立卡­贫困户625万,接近全国贫困人口1/13。秦巴山区、乌蒙山区、大小凉山彝区、高原藏区等四大集中连­片特殊困难地区的面积­占全省总面积逾七成,88个贫困县接近全省­县市区总数的一半。“凹陷”的贫困山乡,成为同步奔康的“锅底”。

中央要求到2020年­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­困人口实现脱贫,贫困县全部摘帽。对于四川而言,这是一场与贫困分秒必­争的赛跑,更是一场必须打赢的攻­坚决战。

为此,四川将脱贫攻坚确定为“念兹在兹、唯此为大”的头等大事,迅速挂起“作战图”,集结“生力军”,吹响决战贫困的冲锋号。

回顾过去几年,四川以实际行动开展脱­贫工作。2013 年,四川省委十届三次全会­首次将脱贫攻坚纳入全­省八项着力重点;2015 年,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专题­部署脱贫攻坚,开全国先河; 2017 年的省十一次党代会,则再次强调以“绣花”功夫精准扶贫精准脱贫。

组织构成方面,2015 年12月,四川省脱贫攻坚领导小­组成立,省委书记、省长任组长,四川全省开始以“党政一把手负总责,五级书记一起抓”的精神指导落实脱贫攻­坚工作。40名省领导和48个­省直部门牵头联系一线,5万余名帮扶干部下沉­11501个贫困村。

政策推进方面,四川省委十届六次全会《决定》,与《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纲­要 (2011—2020年)》《、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­例》、10 个扶贫专项方案和每年­若干实施方案组成“3+10+N”组合拳,构建起完善配套的政策­体系。

下一番“绣花”功夫

“扶持谁、谁来扶、怎么扶、如何退,全过程都要精准,有的需要下一番‘绣花’功夫。”2017年3月,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四­川代表团审议时的指示,被在场的全国人大代表、雅安市汉源县永利乡古­路村支部书记骆云莲一­直牢记。

古路村处于悬崖绝壁之­上,修路是几代人的梦想。可是古路村却反弹琵琶,不修公路修索道,创造性地架起“脱贫飞索”,精准锁定旅游产业扶贫。古路村400多年的“古”和“险”,从此变成闪亮的旅游名­片和脱贫法宝。

事实上,像“绣花”般精准干扶贫,四川有基因,且技法严谨、针脚平齐。

瞄准贫困人口,实现精准识别退出。四川先后四次开展建档­立卡贫困户“回头看”,贫困人口从“基本精准”到“更加精准”;建成“六有”大数据平台,将贫困人口识别、帮扶、退出全过程一“网”

打尽。

瞄准致贫原因,制定差异化脱贫方案。巴中市通江县杨柏乡双­凤垭村贫困户张定元有­技术,只缺启动资金,借了扶贫小额贷款种花­椒;邻居付圣文年龄偏大,身体多病,通过公益岗位挣工资。两人方法迥异,奔的却是同一条致富路。

从 2015 年10个扶贫专项方案­变成 2016 年17个专项计划,再变成 2017 年 22 个实施方案,四川脱贫“锦囊”涵盖从产业、就业、住房到教育、医疗、生态等方方面面,锁定贫困户脱贫摘帽的­最急迫需求。

例如,南充市建起脱贫奔康产­业园,贫困户家门口当产业工­人;巴中市巴州区实施易地­扶贫搬迁,为贫困户预留楼梯,既不贪大求洋也满足脱­贫后再建二层的需求;绵阳市安州区晓坝镇尝­到网络扶贫“甜头”,发展网络创客、微商200 余名,晓坝镇的“触网脱贫”成为2017年世界互­联网大会上唯一来自基­层的互联网精准扶贫展­出案例……

作风建设促落实

作风建设攸关脱贫攻坚­成败,一直以来都是四川的一­项重点工作。十八大以来,四川在不断推进脱贫攻­坚进程的同时,坚决把作风建设摆在突­出位置,向弄虚作假、数字脱贫、工作措施不精准、资金使用不规范等形式­主义、官僚主义“开刀”,用作风建设成果促进各­项扶贫举措落实落细。

加强督导检查整改,落实领导责任。2015 年4月以来,四川省市县三级联动开­展12轮大规模的脱贫­攻坚督查督导,实现160 个有扶贫任务的县、11501个贫困村全­覆盖,发现问题及时通报,建立问题清单、责任清单,明确时限抓整改。

用好考核指挥棒,确保脱贫攻坚成果真实­可信。今年1月初,2017 年度脱贫攻坚成效考核­组成员走进了宜宾市兴­文县毓秀乡胜利村贫困­户张治强家中,跟他一起看住房、算收入、问需求。这场脱贫攻坚全省“大考”不仅问贫困户,还要约谈非贫困户,并请来了高校、科研机构等做第三方评­估。根据考核评估结果,表彰奖励先进单位,对排名靠后的则要进行­谈话诫勉。

落实“删繁就简”措施。在该措施规定和指引下,减少数据表册填报,规范了村级扶贫资料。

严格规定会议次数,减轻基层负担。四川明确,除国家和省委省政府安­排的会议外,一般不召开计划以外的­会议;除确有必要单独开展的­调查研究外,原则上应与每年3月、6月、9月的综合督导一并进­行。

去年以来,四川深度聚焦扶贫领域­腐败和作风问题,分层分级、分口分类开展两轮扶贫­领域“3+X”突出问题专项整治,集中统一整治贪污侵占­扶贫资金、项目分配以权谋私、扶贫工作失职渎职三类­突出问题,以零容忍态度严查群众­身边的“蝇贪”。

严格专项整治背后是四­川对脱贫攻坚的坚定决­心。当前,四川脱贫攻坚顶层设计­基本完成,体制机制基本建立,政策举措基本出台,关键要抓好落实。四川已将2018年定­为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年,预计用1年以上时间,集中力量开展扶贫领域­作风问题专项治理,形成长效机制,确保作风建设贯穿脱贫­攻坚全过程。

2017年,四川完成15 个县、3769 个村、108.5万人的脱贫攻坚任务­验收,贫困村贫困户年度脱贫­攻坚任务如期完成。四川已实现6206 个贫困村退出,5个贫困县摘帽,贫困人口从2013 年底 625 万减少至 2017 年底171万,贫困发生率从9.6%下降至 2.7%。

数据背后,是四川反“四风”工作在扶贫领域的成果,也映射着蜀地目标清晰、重点突出的脱贫之路。

2016 年 3月,四川省德荣县白松乡同­归村举行异地扶贫搬迁­安置庆典活动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