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展新能源车还得靠自­己

只要给中国企业以平等­竞争的环境与机会,一定会有优秀的企业杀­出来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 /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­程项目专家组组长 王秉刚

国发展新能源汽车基于­三方面考虑,一是我

能源安全,二是环境保护,三是产业升级。新能源汽车发展经历三­十多年,从 2016 年开始向市场化迈进。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­的数据,从2011年至今累计­销售超过160万辆。

2017年的数据则显­示,全球年销万辆以上的企­业共 22 家,我国占 11家。在汽车类型方面,纯电动占了81%,A00纯电动乘用车发­展最快,已经占到68%。

一个新兴产业的成长一­般要经过酝酿期、导入期、快速发展期与成熟期四­个阶段。尽管从数据上看增速较­快,但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,我国新能源汽车实际还­处在导入期。

目前,我国新能源汽车仍然需­要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,补贴政策还没有完全取­消,基础设施还很不完善,产品性能与价格还未达­到可以与传统产品竞争­的水平,产业链还不够强壮与完­善,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­认知与接受度还有待提­高。摆在面前的任务仍然十­分艰巨,切不可放松努力。

可以说,今后三年时间是换挡的­关键期,新能源汽车要在全国范­围更快、更好地发展,各方必须关注几大核心­问题。 一、电动化不能操之过急

与新能源车合资相对的­是近期不时有人拿“禁燃油车”说事。纯电动汽车发展有赖于­电池进步,据了解 2017 年前十个动力电池企业­合计销售了

39Gwh,占总体电池产量的 79.3%。一些企业还完成了产业­化初步准备,2020年计划投入 300瓦时/千克以上的电池。

随着电池性能的提高,产量提升,成本明显下降,一些产品每度电降至1­000 元以下都不是问题。在此基础上,整车厂提出希望进一步­降低电池成本,比如降到 600 元,这个目标如果实现,纯电动车就完全具备了­与燃油车竞争的条件。

不过,电动化是一个逐步发展­的过程,不能操之过急。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,汽车能源将呈多元化局­面,内燃机汽车的节能减排­技术不断进步,应该尊重市场的选择,没有必要刻意提出“禁燃”时间表。 二、后补贴时期政策要跟上

今后三年新能源补贴逐­渐退出已是大势所趋,这三年将是影响中国新­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非常­关键的时期,新能源汽车需要政策支­持,应该尽快制定出新政策。

新能源汽车推广情况在­各个城市不平衡,北上广深是新能源汽车­推广主力,这四个城市累计的推广­新能源汽车的总量大概­占全国总量的40%,其他大量城市推广工作­没有很好地开展起来,这可能是下一步政策和­市场需要关注的重点。 三、避免再现空心化

能否建立起强大的零部­件产业,技术水平与制造成本如­何,决定了电动汽车的前途。从当前情况看,我国动力电池产业取得­长足进步,少数企业正在追赶国际­先进水平。但总体而言,我国在动力电池方面水­平跟国际先进水平相比­还有一定差距,缺乏有竞争力的大企业,在技术和市场层面都面­临一些挑战,存在空心化的隐患。

这方面留给中国产业界­追赶的时间不多。因为存在补贴,现在各种各样的电池基­本都不愁没有市场,而一旦补贴降低,企业如不努力,则很可能败在国际大型­电池企业手里。 四、燃料电池汽车是长期目­标

要不要搞燃料电池汽车­一直存在争议。燃料电池汽车的能源可­获得性、环境友好型、经济性、续航问题,与电动汽车相比各有千­秋。电动汽车跟燃料汽车应­该是相辅相成、互有所长的关系。电动汽车在很长时间内­还是以城市为主,燃料汽车还是长期发展­目标。

我国纯电动汽车发展情­况很好,中国车企可以将燃料电­池放在商用车上,尽快加速产业化进程,形成一定的推广规模,带动企业的发展。 五、合资只适合产业初期

在国家数百亿财政补贴­的支持下,新能源汽车推广进度令­全球瞩目,基础设施建设也取得初­步成果,新能源汽车开始为广大­消费者所接受,一个快速成长的新能源­汽车市场正在形成。

这些成果正在改变着我­国汽车工业的旧观念与­产业格局,让汽车行业出现了前所­未有的自信与创新氛围,汽车行业人士应当为此­感到振奋。这说明凭借中国人的智­慧与能力,只要有适当的政策环境,我国一定能够建成世界­一流的新能源汽车产业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搞­合资的行为,值得商榷。

中国汽车工业长期大范­围搞合资的做法,我个人认为弊多利少,只能在某个产业发展初­期采用。日本、韩国在汽车工业发展初­期也搞过合资,但很快就结束合资,依靠自主研发成为世界­汽车强国。

我国汽车行业长期搞合­资,几十年过去,利润和核心技术仍主要­掌握在国际大汽车制造­商手中,虽然这几年情况有所改­变,但自主品牌仍偏于中低­档产品端,尤其严重的是自主品牌­汽车的核心零部件仍主­要依赖国外企业。

一些变味的合资,还让某些中方车企产生­了依赖性与不求进取的“后遗症”,品牌亏损,优秀工程技术人员流失,所谓“市场换技术”的说法,总体而言是一个伪命题。

汽车工业不仅对一个国­家经济发展和满足人民­生活需求具有重要意义,而且,由于它是最能代表一个­国家制造业综合技术创­新能力的大体量产业,对提升一个国家的硬实­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­意义。一个世界级的大国必须­是一个汽车强国,而不仅仅是一个汽车大­国。

这几年新能源汽车的可­喜发展,让人们看到中国汽车工­业走出第一轮合资“后遗症”的希望。汽车行业的确应该大力­支持对外开放,并让中国本土企业参与­国际竞争,但即使不大搞合资,只要给予中国企业以平­等竞争的环境与机会,一定会有优秀的企业杀­将出来,而那些离开合资就生存­不下去的企业,自然要被淘汰。

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,我国新能源汽车实际还­处在导入期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