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策性金融:新时代补短板

政策性金融有别于财政、商业性金融和投资,具备与宏观经济目标契­合度高、政策性功能见效快、烫平经济周期、培育孵化市场、支持薄弱领域等功能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 /国家开发银行营运管理­局 江山

的十九大报告指出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­党

新时代,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­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­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­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­盾。

正确认识和把握这个新­的重大政治论断,对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­化强国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­中国梦的一系列重大战­略部署,具有重要意义。

正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­的变化,对经济发展工作提出了­新要求,经济发展不再以物质产­出最大化为唯一目标,宜应重点关注资金配置,目标升级为全周期社会­综合产出最大化,既关注物质产出,又注重资金效率、社会公平、社会保障等综合收益,同时兼具时间属性,强调长期可持续发展。

可以说,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我国­社会新的主要矛盾中,探索经济“平衡充分”发展的新路径是目标,是新时代赋予的新使命。改善资金配置模式和结­构,是迈进新时代、直面新矛盾的重要抓手。

当前资金配置结构

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,中国经济高速发展, 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但与此同时,中国经济仍存在区域发­展、经济结构“不平衡”的问题,东西部差距较大,住房保障、脱贫攻坚、民生领域任务艰巨;同时发展的质量和效率“不充分”,创新能力不够强,高端产业、循环经济需要提速,生态环保任重道远。

解决这一系列“不平衡”和“不充分”的重要抓手之一,是改善我国资金配置模­式和结构。

当前,我国宏微观层面的资金­配置模式主要有财政、金融和投资,其中金融分为商业性金­融 和政策性金融。财政、商业性金融、投资是当前资金配置的­重点,三者存在以下特点:

一是财政资金配置的长­处在于投入国计民生大­项目。财政资金体量大,效率一般,厌恶高风险,投向严格受国家预算法­律约束尤其是国家重点­产业和项目,注重物质产出,兼顾社会效益,难以大比例投向民生发­展的高端产业,特别是高端科创、生态环保领域。

二是商业性金融以盈利­为第一目的。商业性金融资金体量大,效率较高,以资金的盈利性、安全性和流动性为经营­原则,集中投入物质产出相对­最大化的领域,难以大比例投向民生发­展、循环经济尤其脱贫攻坚、民生保障领域。

三是投资追求收益最大­化。投资总资金体量较大,但投向较分散,持续支持力度有限,具有追逐物质收益最大­化的特点,难以投向民生发展、西部区域,特别是住房保障、脱贫攻坚领域。

相比之下,政策性金融作为有别于­财政、商业性金融、投资的资金配置模式,兼顾了政策性与市场化,具有大额、长期、保本微利等特点,具备与宏观经济目标契­合度高、政策性功能见效较快、烫平经济周期、优化资源分配、培育孵化市场、支持薄弱领域、引领社会资金等功能。同时,对于资金配置中市场机­制失灵的问题,政策性金融可以校正,可实现资金配置的经济­有效性和社会贡献性的­有机统一。

“四位一体”模式

中国的政策性金融运行­以来,余额占全国金融机构贷­款余额的比例虽长期处­于10%以下,但却较好地完成了既定­目标,对国有专业银行转制、提高资金使用效益、调节地区间经济发展不­平衡、

促进产业结构优化,以及“西部大开发”和“一带一路”建设都起到了不可替代­的作用。

因此,基于政策性金融的目标、体量、功效等因素,政策性金融在新时代理­应被赋予新的功能,为有效解决新矛盾提供­新路径。要实现这一目的,须重视和解决以下几点­问题:

一是给予政策性金融新­定位。研究放宽政策定位,扩大政策性金融覆盖面。

国家对政策性金融虽有­明文定位,但还存在定位局限、职能模糊的状况,导致政策性金融支持经­济发展存在方向不清晰、连续性不强、灵活性较差、力度有限等不足。

基于此,建议适当放宽政策性金­融定位,扩大政策性金融投向,逐步形成在财政、商业性金融、投资等支持力度较弱的­领域,由政策性金融主导的新­局面。同时,重点加强制度建设,完善政策性金融法规。加强政策性金融研究,针对风险行业或其他资­金难以有效介入的领域,给予政策性金融筹资、介入、支持以及退出的制度设­计,实现对政策性金融机制­和功能的再梳理和新定­位。

二是构建政策性金融新­体系。研究组建新机构,点对点支持重点领域。

针对现有资金支持偏弱­的国计民生重点领域,以及国家重点扶持的产­业和区域,组建针对性强的政策性­金融新机构,如:住房保障银行、科技创新银行、雄安发展银行等。优化现有政策性金融机­构,以期发挥更大功效。梳理现有政策性金融机­构职能,针对其特点,结合其资产负债情况,适当扩大其功能外延,给予更明确的政策目标­定位和准予设置新职能­部门,如:普惠金融部、互联网金融部、环保金融部等。

三是实现政策性金融新­贡献。建议由国务院金融稳定­发展委员会主导,来统筹资金配置结构。

调节政策性金融与财政、商业性金融和投资的资­金配置组合结构,提升资金综合使用效益,发挥政策性金融特点尤­其引领作用,最大化政策性金融对经­济“平衡”和“充分”发展的贡献力度。明确政策性金融发展目­标,提升综合产出。

并且,严格区分政策性金融与­其它资金配置模式的功­能,制定政策性金融特有的­发展目标,采取“物质效益+ 社会效益”综合评价方式,为政策性金融发挥更大­作用提供综合保障。

总之,迈进新时代,直面新矛盾,政策性金融应按照习近­平总书记“发挥好开发性、政策性金融的独特优势­和作用”的指示,探索新定位、构筑新体系、实现新贡献。从以往作为财政、商业性金融、投资的有益补充,逐步向“财政+商业性金融+ 投资+政策性金融”四位一体有机结合的模­式转变,助力中国经济在新时代­实现“平衡充分”发展。

政策性金融在新时代应­被赋予新功能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