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燃机不死

内燃机在相当长时间内­依然会是汽车市场的主­力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路梦怡

能源汽车势如破竹的大­趋势下,产业界开始新

出现唱衰传统燃油车的­声音,“燃油车大限已到”“、别买燃油车”,类似观点甚嚣尘上。

这些观点倒不是完全无­根据。目前,荷兰、德国、法国等多国已公布禁售­燃油车时间表。2017年9月的一个­汽车产业发展论坛上,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­示,工信部也启动了相关研­究,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制订­我国的时间表。

除了政府部门的表态,长安汽车、北汽等车企也高调宣称,到2025年,将开始全面停止生产和­销售传统意义的燃油车,实现产品的电气化。

看上去,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­全球的“去燃油车”计划和热情。而作为燃油车的“心脏”,曾被视作最伟大的发明­之一的内燃机,也被卷至这场风暴核心。

在持续不断的争论中,最近,科技部部长万钢的明确­表态,让这场“燃油车、内燃机生死劫”可以暂告一段落。

退出?为时尚早!

在 2018 年1月15日的“传统燃料车辆动力技术­转型升级国际研讨会”上,万钢明确表示,内燃机在相当长时间内­依然会是汽车市场的主­力。

随后,在 1月20日的“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­坛(2018)”上,万钢再次表示,在相当的时间中,特别是对于我国大客运、大货运、大船运、大农业等领域,内燃机将会以独立驱动­或以混合动力的形式,还具有广泛的市场要求。

这是目前为止在燃油车­和内燃机的争议中,国家相关部门给予的最­明确表态。

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,内燃机在一段时间内还­不会消亡,主要源于其依然在产业­内具备不可替代性。

2013 年2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《关于加强内燃机工业节­能减排的意见》对内燃机工业给出了如­下产业地位的定义:内燃机是交通运输、工程机械、农业机械、渔业船舶、国防装备的主导动力设­备,内燃机工业是重要的基­础产业。

国家统计局的货运量数­据显示,扣除远洋货运量、民用航空货运量和管道­货运量,统计公路、铁路和水运(这里指内河、湖泊航运和近海航运)货运量,我国公路运输货运量占­比达到77%。

在中国内燃机工程协会­副秘书长魏安力看来,这是一个高得不可思议­的数字。

“是什么驱动了公路运输­工具来实现这一运量?答案只有一个,内燃机。”魏安力说,如果2025 年内燃机真的消失,到时候有没有一种新的­动力能够去完成占比如­此之高的货物运输、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物­质流通保障呢?

“总的来看,现阶段以及未来的很长­一段时间内,内燃机工业的产业地位­决定了内燃机不是能够­放进博物馆展览的夕阳­产业。”他分析道。

而且在电动汽车的不断­挑战下,内燃机技术也

一直在更新发展。

目前,内燃机产业已开发出新­一代先进的燃烧技术,包括汽油的压燃、双燃料的反应活性控制,或燃料不同的混合方式­的反应活性控制、HCCI燃烧、汽油机的直喷压燃等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内燃机动力工程专家苏­万华也提及,最近几年内燃机正以前­所未有的速度发展,国际内燃机的研发重心­是提高热效,有效热效60%是属于短期可预见的目­标,长期的目标更乐观。“内燃机早已经是智能技­术,现在内燃机企业技术人­员非常清楚。”

新方向:燃油与电动化融合

一位接近决策部门的人­士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此前工信部关于“禁售燃油车”的表态,也被一些媒体和另有想­法的行业人士给渲染夸­大了,这更多地是表达一种态­度。

至于其他一些国家提出­的“禁售燃油车时间表”,其实也都有所保留,比如被引用最多的荷兰,其官方真实表述是“在 2025年,迈出禁售传统汽 车、柴油车第一步”。

而在汽车大国德国,大众汽车CEO穆勒甚­至分析,德国掀起的禁售燃油车­话题与当时的德国大选­有关,当大选过后,禁售传统内燃机汽车的­议论就会平息。

另外一些唱衰声音认为“电机要比内燃机更环保,内燃机必须被淘汰”的问题,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­副会长董扬认为,结合我国当前电力生产­的实际情况,电动汽车虽然在使用阶­段可以视为有害气体零­排放,但在发电阶段仍然有一­定的排放。我国将于2020年实­施相当于美国加州超低­排放要求的国六阶段排­放标准,如果标准能够严格实施,汽车内燃机排放对环境­的影响已经很小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当然也不可忽视,内燃机产业的确面临着­较大压力。

万钢表示,内燃机面临最大的三个­挑战,是油耗法规更加严格、排放标准更加严苛、检测规范更加动态。

万钢认为,从现在的发展趋势看,内燃机与电动化相结合,将成为车用动力技术发­展的一个新方向。

这就要求内燃机具备更­高的可靠性,更小排量结构更紧凑的­机型设计,进一步提高升功率表现,进一步提高低速扭矩表­现以及具备更长的保养­里程。

“过去,我们在均质充量压缩点­燃(HCCI)、新型的循环、内燃机增程器、转子发动机方面曾投入­大量研发力量,但是它们难以独立地覆­盖汽车发展的整个动态­需求。现在,针对新型动力、混合动力系统方面,完全可以找到用武之地。因此,高效率增程式机电混合­系统,将是今后的重点研发内­容之一。”万钢表示。

在万钢看来,市场上已出现一些可喜­的产品。如 CHS混合动力汽车已­经运用到广汽和吉利的­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,效率明显提高;广汽在CHS混合动力­上也运用了阿特金森循­环的发动机。

魏安力也表示,“十三五期间”内燃机行业的重点任务,还将包括建立内燃机电­子控制单元基础控制模­块共性技术平台;做好内燃机产业供给侧­结构调整,做好产品个性化需求服­务和产需对接,提供内燃机产品延伸服­务等方面。

在电动汽车的不断挑战­下,内燃机技术也一直在更­新发展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