沃森生物:对赌惹的祸

借助“疫苗之王”,沃森生物能否翻身?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张曙霞

隔两年,沃森生物再次上演变脸­大戏。时

近日,沃森生物发布业绩预亏­公告,大幅下调年报预期,净利润从三季报的预计­盈利3000万元 ~5100万元变成预亏­逾 5.3亿元,直接缩水5 个多亿。主要原因是一场“对赌”失败。

上一次业绩大变脸发生­在 2016 年,受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­影响,沃森生物将2015 年业绩从亏损 3.89 亿调整到亏损8.41亿元。

受此两次业绩“黑天鹅”影响,沃森生物近三年归属上­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或将­亏损超13 亿元。

与业绩颓势形成鲜明对­比的是,公司研发进展看上去不­错。

业绩预亏公告发出后,沃森生物接连发布13­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­苗(下称“13价疫苗”)Ⅲ期临床试验圆满成功、重组人乳头瘤病毒九价­病毒样颗粒疫苗(下称“9价 HPV疫苗”)获得临床试验批件两大­重磅利好消息。

借助“疫苗之王”13价疫苗这一筹码,沃森生物能否打一场翻­身仗?

4亿多赔付

此次业绩大变脸,主要是对赌协议惹的祸。据了解,因转让标的河北大安制­药采浆量不达标,沃森生物将为此承担共­计4.56 亿元的赔付。

河北大安制药以血液制­品为主业。2012 年和2013年,沃森生物先后两次合计­以8.659 亿元收购大安制药90%的股权。

但这段“姻缘”仅维系了一年。2014 年 10月、2016 年12月沃森生物先后­将大安制药46%、31.65% 的股权转让给博晖创新­实控人杜江涛,分别作价 6.38 亿、4.53 亿元。

双方股权转让协议包含­对赌条款,即在杜江涛不利用其控­股地位改变大安制药既­定经营战略情况下,沃森生物需协助其加快­提高大安制药的血浆采­集规模,确保 2017~2019 年采集规模分别不低于­150 吨、200 吨、250吨。大安制药如果完成上述­血浆采集规模的95%,即为承诺完成,若未能完成,则沃森生物须以1元价­格向杜江涛转让一定比­例的股权作为补偿。

地雷由此埋下。根据沃森生物公告,2017年,大安制药实际采浆量为 91.13吨,仅完成应采规模的61%。为此,沃森将承担大安制药赔­付责任产生的应收账款­损失 3.34 亿元,计提资产减值1.22 亿元。根据协议,沃森生物向杜江涛所做­的股权补偿应于 2018 年 6月30日前完成。

而大安制药的业绩对赌­还未结束。根据条款约定,若大安制药在 2018 年、2019 年血浆采集量未能达到­协议约定的相应最低承­诺值,沃森生物还需承担相应­的赔付责任,最多将以公司所持有的­河北大安14%的股权为限。

西南证券研报认为,2018 年、2019 年也存在较大可能无法­完成应采规模。

沃森生物在1月22日­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

记录中回应,此次事件对公司未来业­绩的影响十分有限,为未计提的14%的股权减值不到700­0万元为上限。

并购后遗症

沃森生物近年来业绩的­剧烈下滑,很大程度上源于此前的­疯狂并购。

沃森生物以传统疫苗起­家,最初主营业务为疫苗研­发、生产和销售。公司于2010年11­月上市,2010年到 2012年营业总收入­分别为3.59 亿元、4.74 亿元和 5.38 亿元 , 净利润分别为 1.54 亿元、2.08 亿元和 2.33亿元,成绩单还算光鲜。

但到了2012年,为加快外延式发展,公司制定了“疫苗+血制品+单抗”的发展战略, 希望形成大生物产业链­布局。

2012 年到 2015年,围绕单抗、血液制品和新型疫苗,公司开展了8起并购:专注新型疫苗研究开发­和产业化的上海泽润、聚焦单抗药物研发于产­业化的嘉和生物、从事血液制品业务的河­北大安制药和卫伦生物­以及疫苗代理平台实杰­生物等公司,均在这一时期进入沃森­生物的产业版图。但疯狂并购后,沃森生物的业绩却不尽­如人意。数据显示,自2012年启动并购­以来,沃森生物业绩便出现恶­化。2013 年净利润仅4789万­元,同比下滑 79.43%。而 2014 年 ~2016 年,主业持续亏损,扣非净利润分别为-4.44 亿、-4.13 亿、-1.46亿元,累计亏损达10.03 亿元。

一方面,是因为并购的公司拉了­后腿。例如,公司2013 年7月花费3亿元收购­的“疫苗流通平台”实杰生物,由于山东非法经营疫苗­案事发,被当地药监部门撤销和­收回GSP 证书,给沃森生物带来5亿多­元的损失。

另一方面,也与主业经营不善关系­很大。公司 2016年年报显示,自主疫苗和疫苗代理这­两大主业均表现不佳,营收分别同比下降 16.75%、76.24%。

依靠多起并购,沃森生物虽初步形成“疫苗+血制品+单抗”的大生物产业链布局,但生物制药行业是出了­名的研发投入高、周期长、风险大。对于同时在治疗性单抗­和新型疫苗都有布局的­沃森生物而言,要在大生物产业站稳脚­跟,需要持续的巨额资金投­入。

2013年,沃森生物研发投入仅6­900万元,但到了 2015 年,跃升至 2.68 亿元,占营收 26.6%, 2016 年高达 3.11亿元,占营收 52.61%。在近年来公司营收大幅­波动的情况下,这样的投入难以为继。

为此,在整合大安制药一年后,沃森生物开始放缓扩张­步伐,同时逐步剥离大安制药、实杰生物、卫伦生物、上海沃森医药等标的换­取资金,聚焦疫苗和单抗药物等­核心主业。

押宝“疫苗之王”

沃森生物将翻身的希望­押在疫苗上。业绩预亏公告发出后,沃森生物接连发布在研­品种 13价疫苗Ⅲ期临床试验圆满成功、9 价HPV疫苗获得临床­试验批件两大重磅利好­消息。

据了解,13价疫苗被称为“疫苗之王”,主要用于预防因13种­血清型肺炎球菌感染引­起的肺炎、中耳炎、鼻窦炎、脑膜炎、菌血症等侵袭性疾病。

该疫苗是全球最畅销的­疫苗。目前,全球市场仅美国辉瑞制­药独家生产销售,该疫苗2015 年、2016年的销售额分­别为 62亿美元和 57 亿美元,全球缺口达1.8 亿剂。

辉瑞产品 2016年在国内上市。根据西南证券研报,从去年3月到11月已­获批签发 70 余万支,由于需求极为旺盛,国内市场严重缺货,多地出现“疫苗荒”。

而沃森生物有望成为全­球第二家、国内第一家上市销售1­3价疫苗的企业。沃森生物介绍,目前生产车间已完全建­好,年产能可达千万剂以上。在获得生产注册批件、生产车间通过GMP 认证后即可投入生产。

业内人士表示,从临床试验到实现产能­化,一般至少需要1~2年时间。

西南证券研报则称,沃森13价疫苗作为儿­童急需用药,有可能进入优先审评审­批通道,并最快于 2018 年底拿到生产批件,2019年上市销售,假设定价为 500 元 / 支,净利润率 50%以上,1800万新生儿接种­渗透率在7%以上,销售峰值期或将贡献净­利润10 亿元以上。

但“疫苗之王”究竟能为沃森生物贡献­多少业绩,最终还要看公司推广、销售能力及疫苗的具体­渗透率。可以确定的是,公司业绩短时间内依然­难以提振,并购后遗症还将持续。

2017 年 4 月 25 日,北京开始全面接种13­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­苗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