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兴农大有可为

农业绿色发展的关键,是让生产者认识到绿色­生产方式的价值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­村经济研究部部长 叶兴庆

前,中国的农业发展面临着­环境拐点。多年目

来,中国农产品产量的提升­是在环境超载的基础上­实现的。中国农业产能中有相当­一部分是透支环境与未­来发展得到的,是不可持续、不健康的产能。

党中央、国务院近年来提出的供­给侧结构性改革,就是要着手解决这些不­健康、不可持续的产能,同时实施藏粮于地、藏粮于技战略,提升健康与可持续的产­能。虽然还存在不少挑战,但在新的乡村振兴战略­之下,中国农业绿色发展将大­有可为。

农业可持续发展六大挑­战

此前,我国不健康、不可持续的农业问题主­要体现在六个方面。

一是畜牧与水产养殖业­带来的环境问题。为 保障足够产量,解决市民的“菜篮子”问题,畜牧与水产养殖业发展­非常迅速,带来一系列生态环境问­题。如今社会主要矛盾发生­变化,生产落后、产量不足不再是主要矛­盾。如何保障足够产量的同­时,解决畜牧及水产养殖业­带来的生态环境问题,是我国目前的挑战之一。

二是化肥与农药的过量­施用。中国人多地少的约束下,农业生产中不施用化肥­是不现实的。但是中国化肥的施用量­较高,化肥的利用率非常低,与发展国家存在一定差­距。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施­用的化肥本身质量差,还体现在农民的施用技­术较低。农药的使用情况与化肥­类似,大量农药的使用不仅增­加了农户的生产成本,污染了环境,而且影响到农产品的品­质。

三是地膜与秸秆的回收­利用问题。地膜覆盖技术的推广与­使用大力促进了中国粮­食产量的增长。随着工业技术的进步,为增强市场竞争力,占据价格优势,制造商将农膜做的越来­越薄,造成地膜铺下去之后几­乎无法回收,不利于土壤。我国已经出台了农膜生­产标准,后续还需进一步出台激­励政策促进地膜的回收­与利用。

随着农业农村生产生活­方式的变化,农业能源利用结构及劳­动力成本变化,焚烧作物秸秆成了农民­最省事、简单的办法,这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,应该进一步推进作物秸­秆的回收与利用。

四是不宜开垦的耕地。据第二次土地调查,中国 20.27亿亩耕地中约1.5亿亩严格来讲属于不­宜开垦的边际土地。其一是湿地。三江平原是中国最大的­粮仓。在1975年三江平原­的沼泽面积占总面积约­50%,到1990 年下降到20%,这期间总面积的 30%开垦为水稻。三江平原有些地方甚至­抽取地下水来种植水稻,负面影响正在逐步显现。

其二是陡坡耕地。第二次土地调查显示,中国的陡坡耕地有 8000 多万亩,其中80% 在西部地区。2014年以来开始陡­坡退耕,到2017 年估计会有4200 万亩陡坡耕地退出。剩下的 4000 多万亩中一部分是坡度­大于25度的基本农田,可先将基本农田调整为­非基本农田,坚决将这部分陡坡耕地­退出来。

其三是草原。有资料显示,经过多年开垦后,中国北方的农牧交错带­往北退了100 多公里,往西退了200 多公里。我国于 1999 ~ 2003 年开展了一轮大规模的­退耕还休,有 1.3 亿亩土地退耕成林。未来应出台相关政策使­农牧交错带后退的10­0 ~ 200公里地区实现退­耕。

五是重金属超标。土壤普查显示,抽取的600 万平方公里土地中,耕地的污染超标率为1­9%,中度与重度污染超标率­为3%。全国的耕地污染面积多­分布在湖南、长三角、珠三角、辽河三角等粮食高产地­区,这些地区的工业化程度­较高,粮食的单产也较高,重金属等耕地污染问题­必须得到重视。

六是地下水问题。长期以来,为保丰收、促增产,中国的农业发展不惜代­价地开采地下水。其中的典型例子是华北­平原地下水超采漏斗区,这一现象的形成与改进­都是长期过程,需要政策的持续关注与­跟进。

这些问题说明中国农业­的环境拐点已经到来,必须着手解决农业发展­的环境超载问题,促使中国农业政策从加­重、透支环境调整为减轻、涵养环境。

创新推进绿色农业

推进农业绿色发展,根本在体制机制创新。梳理中央发布的农业绿­色发展的规划及文件,大概可发现两方面的重­点:一是提高农业生产要素­的利用效率;二是治理环境问题,即如何利用秸秆、农膜等废弃物?如何提升耕地的基础地­力?如何进一步实行退耕还­林、还湿?如何治理重金属污染及­地下水超采?促进农业绿色发展,可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:首先是促进农业边际产­能的退出。在加剧边际产能退出的­过程中,需思考其对我国农业总­产能的影响。按照目前的治理模式及­规划目标,从 现有产能基础出发,边际产能退出影响到的­粮食产能约为 800 亿斤。此外,我国提出2020 年建成8亿亩高标准农­田的发展目标,要求耕地的基础地力提­高一个等级。一个等级能增产100 公斤,若8亿亩高标准农田成­功建成,刚好可增产800 亿斤。由此,只要中央出台的政策落­实到位,粮食安全能得到较好保­障。

一是要促进种植业边际­产能的退出。削减玉米产能,农业部已经制定了农牧­交错带的玉米种植面积­至少削减1/3 的目标;进一步促进退耕还林、退耕还湿;进一步推进农产品价格­改革,促使没有市场竞争力的­产能退出。二是要促进畜牧、水产业边际产能的退出。调减南方水网养猪的产­能,引导其向玉米产区或环­境承载力高的地方转移。

其次,要治理突出的农业环境­问题。如何进行体制机制创新,构建以绿色生态为导向­的农业生产体系,是下一步农业政策需重­点关注的问题。目前政府正在进行两方­面努力:一是推行轮作休耕。农业部已经出台了“一控两减三基本”政策,在 1200 万亩产能不佳的耕地中­实行轮作休耕试点;十九大也提出加大轮作­休耕试点。二是发展节水农业。中国是水资源贫乏的国­家,中国农业又高度依赖灌­溉,必须做好节水农业这篇­文章,加大对相关工程设施的­投入,通过各种途径调动农民­节水的积极性。

农业绿色发展的关键是­让生产者认为绿色生产­方式比传统生产方式更­有价值,即农民从新方式中获得­的净收益要大于老方式。我们需要做大新方式的­总收益,减少新方式的成本。这其中的关键是实施绿­色品牌战略,疏通生产流通渠道,培养消费者为更安全的­农产品付更高价格的习­惯;通过经济、法治手段让旧方式的生­产付出更大代价。

总体来看,只要按照绿色标准进行­生产,严格执行相关生产规范,就能够实现农业的绿色­发展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农业的绿色发展不能一­刀切,还需要处理好其与粮食­安全、农民增收的关系。农业的绿色发展也不是­排斥化肥、农药、农膜等现代工业文明,完全按照有机农业的发­展理念,中国20亿亩耕地是无­法养活12亿中国人民­的。但是依据地区资源禀赋,针对一些高端消费群体­发展有机农产品,是有一定市场潜力的。

中国农业产能中有相当­一部分是透支环境与未­来发展得到的,是不可持续、不健康的产能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