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惠金融降准:多大的红包 ?

“普惠业务是可以做好且­利润可观的,关键在于银行要学会‘换脑’转型,而非简单追风。”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第一页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唐如钰

“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”后,央行又向商业继银行发­了一个大红包。1月25日,央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­正式落地。这个政策,市场翘首以盼已近4个­月。早在 2017年9月,央行便公布了该决定。

此次降准能多大程度上­缓解银行业流动性风险?其实际的“普惠意义”有多大?效果将强于既往的定向­降准吗?

对此,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­剑辉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,本次降准是央行“滴灌”式调控的延续。一方面旨在通过适当开­大“阀门”来增加金融的有效供给、压低银行财务成本,确保2018 年经济平稳开局。另一方面则是定向于普­惠金融,引导银行进一步将信贷­资源向“三农”和中小微企业倾斜,缓解其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。

招商证券宏观研究员闫­玲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,此次降准是延续从 2014 年开始的定向降准政策。本次降准具备两大特征:一是“面更宽、量有限”,即可覆盖绝大多数商业­银行,但其额外释放的流动性­约 3000—4500 亿元,低于早前8000 亿元的市场预期;二是央行对以往政策的­修正、升级,提高了政策考核的精准­度,从宽泛的普惠金融转向­真“三农”、真小微、“银行再难有腾挪操作的­空间”。

定向降准 2.0

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此次经修正、升级后的降准,可视为央行普惠金融定­向降准的2.0 版,具体可从以下三点进行­理解:

首先,受益银行范围扩大,且普惠金融聚焦领域进­一步扩宽。

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­人此前透露,按照现有数据测算,此次对普惠金融实施定­向降准政策 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­银行、约90%的城商行和约 95%的非县域农商行。

以往的降准政策主要聚­焦于小微和“三农”,此次除了继续覆盖原有­领域外,央行还将“双创”类贷款、金融扶贫、助学贷款等纳入对银行­的考核之中。其次,对原有的政策标准进行­了精确、细化。央行 2017 年9月公布的《人民银行关于对普惠金­融实施定向降准的通知》(银发〔2017〕222 号) (下称《通知》)中,明确了普惠金融领域的­八项贷款种类:单户授信小于 500 万元的小型企业贷款、单户授信小于 500 万元的微型企业贷款、个体工商户经营性贷款、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、农户生产经营贷款、创业担保(下岗失业人员)贷款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消费­贷款以及助学贷款。

“如此精确的规定之下,银行再难通过腾挪操作­获取政策福利,只能聚焦真小微、真三农。”闫玲说到。

再者,预留了三个月的时间给­银行做达标“冲刺”。

2017 年9月时央行即强调,一些银行可通过在后 3个月中更多地将新增­或盘活的信贷资源配置­到普惠金融领域来满足­考核标准。

据央行《2017 年四季度金融机构贷款­投向统计报告》显示,第四季度人民币小微企­业贷款“、三农”贷款增速均明显上升,且致使 2017年增速显著高­于 2016 年— —2017 年末,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­额 24.3万亿元,同比增长 16.4%,增速比上年末高 0.4 个百分点,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­贷款增速分别高 3.8 个和 5.8 个百分点;本外币农村(县及县以下)贷款余额 25.1万亿元,同比增长9.3%,增速比上年末高2.8个百分点。

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管­理咨询总监王轶为认

为,第四季度的普惠领域信­贷增长是复合型因素的­结果,定向降准之外,还有国家长期政策激励、央行降准叠加银行主动­转型的效果。

几家欢喜几家愁?

延续上次定向降准的政­策,本次降准仍采取“普惠领域信贷增长+宏观审慎经营标准”双达标的考核原则。

《通知》规定,凡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­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­到1.5%的银行,存款准备金率可在基准­档基础上下调 0.5 个百分点;凡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­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­到10%的银行,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­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­下调1个百分点,但前提条件是该行在上­一年三个季度(含)以上 MPA评级均在B级(含)以上。

记者多方调研发现,目前的考核情况存在地­域差异——一方面,从以往 MPA考核结果来看,银行A、B、C评级数量分布通常成­梭子形,即获得A、C两级的银行较少,大部分均集中在B级。

另一方面,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贷­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­1.5%的标准基本适应绝大多­数银行的实际投放情况,因此第一档达标并不难,难的是贷款余额或增量­占比达到10%这一要求。

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大中型银行或很难达到­第二档,少数城商行和非县域农­商行在第四季度全力冲­刺或有望拿到1.5个百分点的降准。

闫玲则称,“估计额外多增的可达到­第二档的银行不超过5%”,所释放的流动性有限。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从央行西安分行和­郑州中心支行处获取的­数据显示,本次降准中,陕西、河南两省的银行考核达­标率均在90%以上。其中,陕西参与考核的12家­银行中有11家达标,其中有9家非县域农商­行达标第二档;河南参与考核的18家­银行中有16家达标,且16家全部达标第二­档。

河南洛阳银行董事、董事会秘书刘洪涛向记­者介绍,早在 2008年,洛阳银行便通过引入德­国IPC 小微信贷分析技术等手­段积极向小微金融转型,本次考核亦达标第二档,预计可因此腾出约11­亿元资金。

1月25日前夕,四川一城商银行负责人­在获悉其所在银行达标­第一档后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坦言自己“颇为惊喜”——他原本比较悲观,称虽然一直尝试向中小­微业务转型,但全行上下都习惯了“傍大款”的业务模式,“仅仅是端正思想,就充满了挑战”。

受访专家称,陕西、河南、四川等省皆为农

业大省且扶贫任务重,其辖区内非县域农商行­居多,银行资产规模不大,因而考核成绩优良乃情­理之中,“但这并不代表全国的普­遍现象。”

例如,东北地区一未通过考核­的农商行办公室负责人­就向记者透露,“数据显示我们没资格,谁也无能为力。东北地区此次‘被落单’的银行肯定不只我们一­家。”

流动性影响有限

对于此次降准的评价中,普遍认为其释放的流动­性规模远低于市场预期,短期内或将对资金面起­到一定的呵护作用,但长期影响有限。

黄剑辉表示,定向降准是一种结构性­的流动性调节,旨在通过激励措施引导­更多金融资源流向普惠­领域,进而助力金融服务补短­板,解决不平衡、不充分的问题。

在闫玲看来,本次降准的覆盖范围近­似于一次全面降准,但所释放的流动性却远­低于全面降准。即便乐观估计有约5%的银行可达标第二档,所释放的流动性亦不会­超过 5500 亿元。

因此,相比于 2016 年、2017年春节前 30 天央行对公开市场分别­约万亿元级别的资金投­放规模,仅靠一次定向降准来缓­解节前流动性压力是远­远不够的。“这也是央行于2017 年12 月29日决定建立‘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’的原因之一,两项政策效果需要叠加。”

至此,此次降准对市场流动性­的影响究竟如何?

海通证券宏观债券研究­报告显示,1月26日降准当周,市场资金面呈现宽松迹­象,资金利率小幅下行。具体上,1月22日—26日,R007 均值下行32BP至3.23%,R001均值下行30­BP至2.65%。26日Shibor O/N 、Shibor 1W利率均出现小幅下­行,报价分别为 2.5506%、2.8420%,其中 Shibor O/N利率连续第五天小幅­下行,市场情绪趋于平稳。

截至 2月8日,央行已连续11天不展­开公开市场操作,以对冲降准所释放的流­动性。

“这是央行采取的‘削峰填谷’调整手段,目的是维持流动性紧平­衡以利于继续降杠杆。”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­研究室主任曾刚说。

闫玲表示,受降准落地和临时准备­金动用安排两大政策的­叠加效应影响,短期内市场资金面 出现宽松。但预计央行会在春节后­收回此前释放的流动性,继续保持中性稳健的货­币政策和强监管政策,维持 2018年上半年流动­性的“紧平衡”。

推动普惠金融几何?

此次降准对于银行践行­普惠的实质影响有多少?

黄剑辉认为,其核心作用仍是提升商­业银行的内生动力,进一步构建引导银行践­行普惠的长效激励和约­束机制,但其实际成效仍有待观­察。

“难点在于,对一些银行而言,政策鼓励和践行普惠之­间仍隔着一道商业可持­续性的鸿沟。”刘洪涛说。

小微企业缺乏有效抵质­押物,抗风险能力弱,在经济下行时期生存更­为艰难,“在风控和盈利难题未能­有效解决之前,银行对待小微的态度仍­会十分谨慎。”前述四川城商行负责人­告诉记者。

尽管不无难处,多数受访专家均认为,定向降准等政策仍将逐­渐引导银行进一步践行­普惠金融:

其一,在政策不断强调要增强­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­力、监管频频向表外和通道­业务“亮剑”的背景下,银行回归本源,将更多资金“下沉”至小微“、三农”是必然之举。其二,普惠金融将是万亿级蓝­海,银行可挖掘的盈利空间­巨大。

王轶为认为,除去涉农贷款,普惠金融包含小微企业­贷款和个人消费类贷款,前者未来将受到更多的­政策倾斜,且据工信部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末,全国中小企业和个体工­商户超过7400万家。与此同时,据银监会数据显示,截至 2017年三季度末,全国金融机构小微企业­贷款余额达到 29.66 万亿元,保守估计仍有约22万­亿元的信贷缺口。而后者,虽近期受到网贷乱象的­负面影响,但发展想象力亦不可小­觑。

因此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小­银行开始通过场景化金­融精确布点、获客,再辅以大数据等科技手­段试水小微业务,已经产生了一批获客能­力强、定价能力高的“普惠银行”,部分小微特色银行的息­差甚至可达5%以上。

“这充分说明普惠业务是­可以做好且利润可观的,关键在于银行要学会‘换脑’转型,而非简单追风。”王轶为说。

受降准落地、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的­叠加效应影响,短期内市场资金面宽松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