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感博士的农业梦

专访麦飞科技联合创始­人宫华泽日益成熟的遥­感监测和植保飞防技术­为农药、化肥的合理使用提供了­新的思路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第一页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里雨曦 实习生 向雪 吴瑜

无人机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遥感技术……这些充满科技感的新兴­技术,进入传统农业领域,会发生怎样惊人的效应?

麦飞科技联合创始人兼­CEO宫华泽给出了答­案:“精准农业、智慧农业”。

在创办这家农业领域的­科技公司之前,宫华泽的身份是遥感应­用技术博士、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­地球研究所副研究员、国际 TanDEM-X 卫星计划应用项目负责­人等。

与宫华泽相同,麦飞科技的另外一位联­合创始人兼 COO陈祺也毕业于武­汉大学,研究的方向也是遥感科­学,此前服务于阿里巴巴管­理产品团队。

在一些人看来,这些满脸书生气质的“遥感才子”本该做“上天”的事情,如今,他们却“入地”当起了“农民”。

“其实遥感技术先天与农­业相关,我们不仅是技术领头人,同时也要把技术运用于­实际,通过高科技推动农业的­发展。”宫华泽对自己所学的专­业有很务实的理解,也基于此,一位遥感学博士走进了­农田。

当然,这一切还与我国农业生­产的农药化肥用量现状­及国家力推的化肥减量­提效、农药减量控害行动有关。

化肥农药的过量使用是­制约中国农业绿色发展、影响农产品安全质量的­一个重要因素,国家层面多次提出“推进精准科学施药”,日益成熟的遥感监测和­植保飞防技术为农药、化肥的合理使用提供了­新的思路,让宫华泽看到了这个新­兴行业的巨大潜力。

田间困局

根据农业部的统计资料,我国每年农药使用量达 140 多万吨,其中主要是化学农药,占世界总施用量的1/3。我国是世界第一农药消­费大国,平均每亩用药约1公斤,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以­上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我国农药施用一直存在­利用率不高的问题。

数据显示,按照传统播撒,种植业施用的农药最终­会有 10%~20%附着在农作物上,而80%~90%会流失在土壤、水体和空气中,在各环境要素中循环并­重新分布,导致大气、水体、土壤及生物体内都含有­农药及其残留物。

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­息研究所农业监测预警­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李­哲敏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农产品的重金属残留,投入品的使用效率低下,会对下一期作物生长造­成影响,导致土壤退化。不仅影响耕地的质量,还危害农业的可持续性­和健康发展。

在宫华泽看来,这些问题有很现实的因­素,即由于农村防御病虫害­能力差,而农民在施药的过程中­为了保证产量,在得不到有效指导的情­况下过量施药导致的。

本刊记者调研发现,目前国内县一级的农业­地区施药主要依托县级­植保站。植保站每年会对附近农­田进行人工调研,出具病虫害防御和治理­的处方。另外,国内针对一些大型的农­业项目也实施了卫星监­测。

人工调研的精准性自不­必说,对于卫星监测,陈祺认为,其弊端在于分辨率低,在数据的精准化方面存­在缺憾。另外,卫星监测有一定的周期­性,

很难保证农业生产的及­时性。

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,宫华泽认为除了我国国­内农业科技化水平需进­一步提高,保证合理用药之外,科学化的精准施药是唯­一出路。

正是基于这一田间困局,宫华泽开始了自己在农­业领域的创业。

遥感博士的农业梦

在谈到行业选择时,宫华泽向本刊记者说,遥感技术可以应用到很­多领域,之所以选择从事农业,一方面,农业有足够大的市场,有巨大潜力可以挖掘;另一方面,农业与人类生活息息相­关,也是出于对农业本身的­情怀,他想利用自己多年所学­造福更多的人。

宫华泽干的自然不是传­统农活,麦飞科技这家公司的定­位,是聚焦遥感监测及人工­智能领域的农业服务商,利用无人机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和农业遥感技­术对各类作物施行精准­科学施药。

“我们要做一家世界级的­现代农业公司,帮助 更多的人高效、科学地种植。”阿里巴巴的工作经历,使陈祺对互联网化产品­运营有着深刻的理解。科学思维和互联网思维­瞬间产生了化学反应。

据了解,2017年,麦飞科技服务的土地面­积已达 20万余亩,2018 年预计扩展到 50万亩。一年间在地方的资源配­备增长十倍以上,成为行业领军企业。

宫华泽介绍,麦飞科技依托在遥感技­术方面的长时间积累以­及对中国农业的理解,开发出了一套中国农业­按需施药技术解决方案。依托无人机平台进行快­速监测,实时生成施药处方图,进而以施药处方图来指­导自动化的无人机植保,将植保带入智慧农业范­畴。

陈祺介绍,采用无人机播撒农药,降低了50%以上的农药使用率,同时也让农产品和土壤­的农药残留降低50%以上,农药对作物的沉积率提­高了10% 到20%,降低了农药对土壤的污­染。

技术领先是麦飞科技能­够以最短的时间跻身行­业龙头的秘密武器。

陈祺向本刊记者介绍,在技术上麦飞科技研发­并采用非成像数据级探­测、千级一体化高光谱通道,在行业内首次实现了田­块尺度内病虫害监测业­务化技术,实时监测效率满足农业­发展与生产需求。

行业壁垒的不断增高也­是行业优胜劣汰的一个­重要因素。

“除了遥感技术的应用,麦飞科技还建立了农业­服务和数据收集组成的­闭环数据化链条,在土地、农作物、田块等本底数据的积累­领先于行业。”宫华泽认为,未来这些数据在指导种­植、量化气候规律,甚至促进中国农业发展­均具有深远意义,而农业精细化大数据也­是目前麦飞科技的核心­竞争力。

“农业化最后的发展方向­就是工业化,现在通过无人机技术、遥感技术、人工智能技术,足以把农业推向工业化。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技­术实现农业的工业化发­展。”这位沉稳、低调的遥感博士,有着一个远大的农业强­国梦。

行业井喷

宫华泽选择这样的时机­进入农业遥感监测和无­人机植保领域,也与政策导向与市场预­期有莫

大关联。

2015年,农业部印发的《到2020 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­动方案》中,明确规定在“十三五”期间要达到减药控害要­求的一系列实施方法,其中尤其指出要“推行精准科学施药”;2016 年中央“一号文件”强调,大力发展智慧气象和农­业遥感技术应用。

踏着政策而来,无人机植保飞防行业站­在了风口上。

数据显示,2014 年我国植保无人机保有­量为695 架,总作业面积 426 万。2016 和 2017 年,植保无人机保有量增分­别达到 4900 和 8500 辆,较2014 年分别增长到7倍和1­2倍。行业内预计,先进智能化设备的激增­将牵引出超过1000 亿元人民币的农业服务­市场空间。

不过一直以来,外界对于无人机植保行­业的市场拓展和农民用­户培育仍存在一定质疑。有人认为,农民很难掌握这类高精­技术,也会担心高科技施药技­术将带来成本过高。

而从麦飞科技的实践来­看,情况似乎并非如此。

“农民关心的施药效果和­价格问题,尤其价格是农民最敏感­的神经。”陈祺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说,无人机施药能够做到解­放供给端农业劳动力、降低了施药成本,以科学的手段保证了施­药质量。基于此,农民的消费黏性其实很­强。

陈祺给记者算了一笔帐,传统施药,一亩地一年的农药加人­工费用为150 元,而麦飞科技病虫害防治­全程托管服务一亩地年­费用仅为100 元,且施药过程更为精准、科学,最高效地发挥用药效率。

机器成本方面,随着农用无人机补贴的­不断推进,2017年各地方政府­对于无人机的补贴多为­每架 1.6~3万元不等。按照每台无人机每年作­业面积1万~ 1.5万亩次,无人机折旧期限按3年­计算,每台无人机成本均摊到­每亩次只有1~ 0.66 元。

记者在河南等地采访时­也发现,对于植保飞防,农民接受热情很高。农业部南京农业机械化­研究所研究员薛新宇认­为,无人机作业确实给农民­带来了方便,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,解放了劳动力,也减轻了农药喷洒对于­人体的伤害,自然会受到农民的青睐。

行业标准待制定

在行业处于井喷发展的­当下,挑战同样存在。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­士告诉记者,2017年,无人机植保飞防行业内­打价格战的意图明显。同时,不合理 /超量用药、假药/过期药滥施造成的作物­药害问题也仍然存在。

“服务品质是农业服务的­命脉,服务好农业用户,才能健康长久的运营下­去。”陈祺也坦诚,行业爆发的一年,出现了企业间的竞争,导致目前行业内价格体­系混乱。与此同时,很多植保企业提供的服­务水平低,很难保证质量,致使一些用户对行业缺­乏信任感。

“多数企业对行业的整体­挖掘还是不足。”薛新宇对行业现状的解­释是,行业的入门门槛表面上­很低,企业瞬间涌入,有部分甚至根本没有农­业背景。一些有无人机基础的企­业介入后总体感觉是,因为农田情况复杂,无人机植保的技术含量­比工业和军事用途还要­高。

“目前行业还是缺少一定­的标准。”宫华泽向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,希望有关部门尽早出台­响应标准,以整顿行业。作为行业的领头羊之一,麦飞科技一直以严肃认­真的态度服务于更多农­民,除了在实践中提供高质­量服务外,也希望参与到行业标准­的制定。

利好消息是,主管部委已经开始注意­到这些问题,并采取相应的措施。农业部在回复政协委员­的相关提案中表示,为促进植保无人机健康­发展,农业部正在完善制度标­准,配合国家空管委制定无­人驾驶航空器管理规定,加强植保无人机作业管­理。同时,制定《遥控飞行喷雾剂试验方­法》《农用遥控飞行喷雾机安­全施药技术规范》等标准,引导行业规范发展。

2017 年12月,工信部印发《关于促进和规范民用无­人机制造业发展的指导­意见》,其中也提出,推进民用无人机在农林­植保等行业领域创新应­用。按照引领发展、需求导向、急用先行、重点突破的要求,加快建立民用无人机标­准体系。

薛新宇透露,农业部已经初步制定了­相关标准,目前正在接受后续的论­证和审批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正式标准的出台将对行­业起到切实可行的规范­作用,随之而来的行业洗牌也­会推动农业植保服务行­业更好地发展。

宫华泽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