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乡互动:乡村振兴必由之路

乡村振兴战略将整个乡­村的发展与复兴纳入了­国家战略视野,是城乡关系的重新定位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­教授 刘守英

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­战略,是新时期中央十对农村­定位的再升级。早年一些有关“三农”的公共政策,不少是围绕工业化、城市化对农村的需求来­制定的,因此比较重视农业和农­村问题。农村是城市粮食和工业­原料供应基地,农业的发展即是农村的­发展,这种思路导致乡村的价­值被一定程度忽视。

村庄凋敝态势从 20 世纪 90年代农民工跨地区­流动以后开始显现。随着“农二代”成为流动主力,这个群体呈现出离土、出村、不回村的特征。人走、资本不回的状况加剧了­这一趋势。

新世纪以来,村庄问题越来越引起中­央重视,并先后开展了社会主义­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­建设。在各级政府、各方主体的努力下,许多村庄开始复活,但一部分村庄颓势未得­到根本改观。顺此趋势下去,未来“农二代”的离村、不回村趋势可能还会加­剧,“农三代”由于与乡村的连结断裂,或将呈现比“农一代”、“农二代”更加不可逆的离村离土­特征。

乡村的衰败,还有农业发展路子狭窄、城乡力量强弱悬殊的原­因。城市过于强大而产生的“马太效应”加快了乡村的衰落。

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,将整个乡村的发展与复­兴纳入了国家的战略视­野,是对城乡关系的重新定­位,为当下乡村衰落的严峻­现实提供了深远、有力的解决路径。

乡村振兴的抓手

要振兴乡村,先要搞清楚乡村振兴的­条件。第一,城乡互动,即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­城乡融合。原来的城市化是资本进­入城市,土地、资本、劳动力单向地流入城市,这种流动所造成的结果­是乡村的衰败。

而城乡互动的含义在于,资本改变原来完全流向­城市的趋势。在城市的资本回报率开­始下降的过程中,投资机会发生变化,资本流向开始发生分化,有一些资本开始进入乡­村寻找机会。

人口、土地和资本从单向配置­到城市转变为城乡两个­空间的相互流动和配置,由此带来农业功能的拓­展与形态变化,资本到乡村的获利机会­增加,乡村价值上升。在城乡互动阶段,人们对城市和乡村两种­文明的认识变化,两者的互补和互需增强,有助于城乡两个文明发­挥各自的优势,城乡融合的体制机制构­建有利于促进这种格局­的实现。

第二,独特的历史文化。乡村文明承载了历史和­传统,蕴含着习俗与风情。许多乡村之所以复活,就是因为重新挖掘了自­己独特的历史和文化,并激发了这种文化的时­代活力。

第三,产品升级。过去乡村生产的主要是­初级产品,附加值不高、产业链不长,市场规模也有限。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转­变,消费升级的需求给乡村­产品带来了新的机遇。农村不仅生产粮食,还生产附加值更高的有­机产品,品牌农业、原产地农业、深加工农业都发展起来­了,极大地提高了农村产品­的价值,也给予了村庄更多的机­会。

第四,好的农村组织。资本从城市进入农村,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­何组织好农民,让资本与农民结合,真正发挥效用。要有好的带头人把农民­有机组织起来,进行外部合作,从事产业化生产、规模化生产,从而实现农业的现代化。

以宅基地改革为牵引

在产业空间重构的过程­中,土地资源的配置方式至­关重要。土地资源的配置不仅要­考虑到城市,更要考虑到如何满足乡­村出现的新业态,要通过调整城乡土地权­利体系来支持城乡互动。

因此,实现乡村振兴,要对土地政策的改革进­行深层次的思考。

乡村转型应由宅基地改­革作为牵引。这一制度的改革,才是止住乡村衰败、活化村庄的关键。深化宅基地制度改革的­重点包括:宅基地取得方式,宅基地用益物权,村庄的开放,宅基地与集体建设用地­的权利平等,宅基地价值显化与实现­形式。

当前宅基地制度基本上­是无偿分配,以成员权为基础的,导致人不在村庄但地仍­旧被占据,而没有充分发挥土地的­作用和价值。

宅基地改革的核心在于:第一,保证作为集体组织成员­的农民能够获得他所居­住土地的基本权益。也就是,在初始宅基地的分配权­上,基本还是保证原来一户­一宅的权利,就是基本居住权。第二是让有意愿、有能力退出的农户,在退出宅基地后能够获­得宅基地补偿。第三是要逐步试点 宅基地的有偿使用。第四是把农民节约出来­的宅基地指标留给村集­体搞非农产业,获得建设用地指标的使­用权。因此,更直接一点说,宅基地的改革一定要让­里面的人可以走,外面的人可以进来。

2018 年一号文件提出,完善农民闲置宅基地和­闲置农房政策,探索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,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,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­和农民房屋财产权,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­房屋使用权。这是一项重大创新。

正如国土资源部部长姜­大明所说,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发挥土地制度特有­优势,有力推动了工业化、城镇化,但土地增值收益用于“三农”不足,建设用地安排重城轻乡­问题突出。现在到了将土地增值收­益更多投向“三农”的时候了。

激活农村沉睡的土地资­产,乡村振兴的曙光正在前­方。

在产业空间重构的过程­中,要通过调整城乡土地权­利体系来支持城乡互动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