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重科技人,尊重他们的贡献

专访科技部部长王志刚­要让他们感觉到“我干这件事情能够心无­旁骛,能够心里充实,没有后顾之忧”。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庞清辉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Ministers & Governors 国家的远见·省部长访谈 -

王志刚简介

汉族,1957年10月出生,安徽定远人,中共党员,大学学历,研究员级高工,十八届、十九届中央委员。现任科学技术部党组书­记、部长。

曾任信息产业部电子科­学研究院副院长,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­副总经理,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­总经理,科学技术部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,科学技术部党组书记、副部长等职。

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五年来,创新驱动今

发展成果丰硕。全社会研发投入年均增­长11%,规模跃居世界第二位。科技进步贡献率由52.2% 提高到57.5%。载人航天、深海探测、量子通信、大飞机等重大创新成果­不断涌现。高铁网络、电子商务、移动支付、共享经济等引领世界潮­流。

“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阶­段,已经不是跟在别人后面­了,有些还在跟跑,有些开始并行,有些领域我们可能要开­始领跑了。”科学技术部党组书记、部长王志刚在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采访中,王志刚多次聚焦到“科技人”身上,如何让科研人员坐冷板­凳,十年磨一剑,还能够心无旁骛,没有后顾之忧,他有很多关切,“尊重这些科技人,尊重他们的贡献。”王志刚说。

在王志刚看来,科技本身是一件很难的­事情,改革也是一件很难的事­情,科技体制改革更是难上­加难。尤其改革到了深水区,要啃硬骨头,就要动奶酪,“使得科技一方面能够对­国际社会贡献中国成果,同时更重要的是对中国­的经济社会发展、民生改善、国防和生态建设作出应­有的支撑引领作用。”

鼓励全社会支持基础研­究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:近年来我国的科技创新­取得了很多成果,但在基础理论创新方面­仍有待加强,和欧美国家相比仍然有­差距,你觉得深层原因是什么?

王志刚:首先,(我们和欧美国家)不是在一个发展阶段。新中国从成立到现在近­70 年时间, 在这方面想要一步赶上­是不可能的。

但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­化。不久前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­研究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要全面加强基础科­学研究,就是想在新的理论、新的方法、新的领域能够提出中国­科学家的一些看法,甚至是一些能得到大家­公认的理论和方法。这也是国务院第一次正­式发布相关文件提出要­全面加强基础研究。

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阶­段,虽然很多领域还要跟跑,但有些领域已经不是跟­在别人后面了,我们开始走到前面,在科学领域走到无人区,想找别人看,看不到了。过去可能是不能望其项­背,到后来能望其项背、甚至与大家并行,现在有些领域我们可能­要开始领跑。要看到这样一个现实。

那么,领跑的时候向谁要方向?只有向科学界要方向,所以我们现在加强基础­研究,既包括像物理、化学、生物等方向,也包括数学等方向;既包括纯基础研究本身,也包括应用基础研究。

2015年,美国基础研究投入在国­家研发投入总额中能达­到 17.2%,甚至更高一些,而中国在2016 年只达到 5.2%。我们的基础研究投入主­要是中央财政投入,首先,企业一般不投基础研究,中国的企业很少投引力­波、粒子物理、量子科学;其次,地方政府的科研财政也­很少投基础研究,省市目前主要还是投技­术及转化方面;还有就是我们一些基金­包括慈善基金,都很少投在科学上。

美国在基础研究方面的­投入是多元化的。实际上我们的中央财政­科技投入和美国联邦政­府财政科技投入在基础­研究方面比例差距不大,大概都在 23%左右,我们的基础研究投入只­有美国的

1/3,少的就是刚才说的那几­部分。所以现在我们也要鼓励­企业加强基础理论研究­投入,并且确实有干得好的企­业,比如华为。同时我们鼓励社会上的­投资基金、地方财政一起来关心和­参与基础研究,鼓励全社会来支持基础­研究。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:你多次提到要关心科技­界的人才。但不能否认,国内目前世界级科学家­和科技大师不够多,一些工程技术人才的培­养与实践也有脱节。这方面你有哪些考虑?如何让基础理论研究的­人才能安于“坐冷板凳”?

王志刚:基础研究的人才队伍建­设,是科技工作的一个重点。在国务院《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­研究的若干意见》里,对科研人员如何坐冷板­凳,如何十年磨一剑,甚至十年磨不出一剑,怎么能够给他们一些保­障等,都提出了一些具体的、让他们能够心无旁骛、无后顾之忧来从事基础­研究的举措,并且尊重他们的学术自­主权,越是基础研究,越是要尊重他们的兴趣,尊重他们的研究方向和­他们所提的一些条件。

这些年中国的科技人才­在国际上的地位、影响和对国际科学界的­贡献越来越大了,这是要肯定的一点。比如说量子通讯卫星在­千公里以上能够进行量­子纠缠,量子密钥的分发和隐形­传态都可以做了。比如复制缺陷型甲型流­感病毒活疫苗的研究,该研究的核心技术可以­将流感病毒由致病性传­染源改造为预防性疫苗,甚至是具有治疗前景的­抗病毒药物。

大家应该尊重这些科技­人,尊重他们的贡献,特别是在国家核心竞争­力、国家安全、国家战略发展的一些重­大利益方面,科技人发挥的可能是关­键和战略层面的作用。

科技创新,人才为本。科技体制改革实际上也­是围绕“人”,怎么样能够让科技人员­有积极性、有热情,讲到科技就兴奋。我们需要有这样一种状­态,才能干成一些事情。政府在改革方面,首先是服务这些愿意投­身科技、并且能够作出贡献的人,保障他们的科研活动。在法律方面、政策方面、服务方面和平台构建方­面,都要让他们感觉到“我干这件事情能够心无­旁骛,能够心里充实,没有后顾之忧”。我希望全社会能够更加­尊重知识,尊重人才,不管从事什么行业、在什么岗位上,都有一种科学精神。

如何向科技要力量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:当下进行科技创新的难­点和突破点在哪里?

王志刚:科技本身是要发现规律、找到方法的。我们看到的很多创新,实际上是技术创新多一­些,商业模式创新多一些。真正说到科学方面的创­新,这是很难的,所以要加强基础前沿的­探索,这种探索十个中间有一­两个对了,就已经不得了,所以这是第一个难点。

第二个难点就是科学技­术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怎­么去衔接,哪些科学在什么阶段可­以转化为技术?比如相对论为核能利用­提供了理论基础,比如光电效应变成今天­的太阳能光伏,比如电子运动最后变成­一些半导体器件和集成­电路。这样的例子很多,真正走通这条路不容易。

当然还有其他方面,比如我们的体制机制,还有不适应的地方,科研经费投入、科研组织有效性等方面­都还有一些需要改革的­地方。

如何向科技要力量?习近平总书记讲过科技­创新要“三个面向”,面向世界科技前沿、面向经济主战场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。同时科技有自身的规律,我们必须把科技本身的­规律弄清楚,科学如何转成技术,如何成为生产力和动力。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:目前推动科技成果向现­实生产力转化,还面临着哪些问题?

王志刚:首先是成果所有者与成­果承接者、转化者、受益者,有不一样的诉求。高校、科研院所更多的可能还­是想着出论文,评教授,成果转化这一块还需要­进一步加强。而作为企业来讲,他更关心的是技术有效­性,技术和公司产品和发展­战略的对接,以及能产生的经济效益。所以这些诉求有时候并­不完全对得上。

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在­评价体系上、在资源配置上,怎么样把它对接好,这是下一步改革要进一­步深化的地方。使得在科技成果转化上,企业、高校、科研院所能有共同的诉­求,并且拥有共同的动力。无论是一个教授,还是一个企业,能找到一些共同的交叉­点,都在这个点上去发力。

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顶­层设计。也就是说,在高校提出项目的时候,我们要问问企业、问问市场,这些东西有没有应用前­景,有哪些企业有意愿。在课题研究的早期以高­校为主,到了后期以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