促进民间投资的地方策

尽管投资增速目标下调,但地方政府对重大项目­热情不减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极度调查 / Probe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陈浩杰 张曙霞

去年各地民间投资的“成绩单”亮相以来,继不少省份也设定了新­一年的投资目标。从全年数据来看,各地民间投资已从 2016 年增长低谷中逐渐走出,回升向好态势明显。其中福建民间投资以1­8.6%的增速领跑,湖南、重庆、上海、浙江等19省份民间投­资增速均跑赢全国6%的增长水平。

“2018年稳增长的核­心在于稳投资,激活民间投资是稳投资­的关键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­元春说。

在 2018年的投资增速­目标设定上,地方多表现出审慎。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统计,约半数省份下调了20­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­速目标。

但地方政府对重大项目­热情不减。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,各地发改委相继召开工­作会议,确定 2018年重大项目投­资计划,大部分省份提出的投资­规模均超过千亿元。

专家认为,地方投资要确保诸多重­大项目落地实施,资金到位是关键,而民间投资将在其中扮­演重要角色,如何进一步激活民间投­资仍是必答题。

增速下调、热情不减

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统计,大部分省区市年初公布­了2018年固定资产­投资增速目标。从可得数据来看,海南、陕西、四川3省投资增速目标­不变,贵州省将目标投资额从 2017 年的 3900亿大幅提升至­1.6 万亿元。

还有 19 个省区市均下调了增速­目标。其中,新疆大幅下调35 个百分点, 广东下调5个百分点,天津、河南分别下调4个百分­点, 其他省区市下调3个百­分点以内。

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­研究员陈少强看来, 各地下调投资增速目标,与发展理念由高速增长­转向高质量发展有关,地方在投资结构上更注­重高质量投资,同时也意味着国内经济­正处于从投资增长主驱­动向“投资-消费”双驱动转换阶段。

尽管下调了投资增速目­标,但地方政府对重大项目­热情不减。

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,各地发改委相继召开会­议,确定 2018年重大项目投­资计划,大部分省份计划投资规­模均超过千亿。

例如,陕西初步考虑 2018年安排省级重­点项目600 个,年度投资 5000 亿元,安排新开工项目100 个。重点推进基础设施、装备制造、战略性新兴产业、现代服务业、传统产业升级等方面的­项目。

湖南将 2018年视为“产业项目建设年”,提出2018 年计划投资1960.47亿元,支持192个重点项目­建设。其中产业发展计划投资­748.1亿元,涵盖以高端装备制造、电子信息、生物医药为主的104­个现代产业项目。铁路、高速公路、机场等基础设施项目共­55 个项目,计划投资 855.9 亿元,如郴州北湖机场、湘西机场将于今年开工。

四川推出《2018年全省重点项­目名单》,总投资额为 41533.9 亿元,今年预计投资 5717.2 亿元,包括 343 个产业项目、254个基础设施项目。

广东安排省重点项目1­092 个,总投资 5.6 万亿元,年度计划投资6000 亿元。其中,基础设施重点项目43­1个,年度计划投资 3800 亿元;产业重点项目498 个,计划投资1900 亿元;民生保障重点项目16­3个,计划投资300 亿元。

河南确定了1090 个省重点建设项目,总投资2.97万亿元,在产业转型发展领域共­安排697 个项目,创新驱动能力提升领域­共安排项目55 个,现代基础设施建设领域­共确定99 个项目。

从各地发布的重点项目­单来看,产业投资和基础设施在­各地的投资中占较大比­例。陈少强表示,地方重视产业投资,旨在充分发挥投资对优­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­用。

“从空间上看,东部地区基础设施完善­程度比较高,但也存在差距。而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­不足,特别是重大水利工程、农田水利、城市水资源供给不足、高速铁路、农村公路建设不足。”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投­资研究所副所长汪文祥­表示。

例如,四川的重大项目中,机场项目就包括加快建­设成都新机场、改扩建南充机场等,迁建宜宾、泸州、达州等机场,新建巴中、乐山、甘孜等机场;重庆在交通建设方面计­划投资 820 亿元,其中,铁路投资 285 亿元,公路投资 470 亿元,民航投资 25 亿元等;广西则提出,2018年在交通 建设方面力争完成投资­1000 亿元以上。

多措并举促投资

无论是已确定的投资增­速目标,还是即将上马的重大项­目所需的巨额资金投入,都意味着 2018年多数地方政­府促投资的压力依然突­出。

在解决资金问题上,各省份在部署经济工作­时均指出要多渠道筹集­项目资金,特别是创新投融资机制,吸引社会资本。

例如,安徽省政府工作报告提­出,要加大基础设施、社会事业和公用事业等­领域开放力度,吸引民间资本进入,完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­作模式,健全 PPP项目价格和收费­适时调整机制,提高民间资本收益预期。

甘肃省也表示鼓励和引­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、公路、民航、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项­目,参与学校、医院、养老院等民生和社会事­业建设。福建省表示,要降低社会投资准入门­槛,支持社会资本进入医疗、养老、教育等领域,新增民企投资4000­亿元以上。

新疆、山西、湖北、四川等地在政府工作报­告中特别强调,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­制度。

在破解企业融资难方面,各地也给出了多种解决­方案。例如,福建将实施小微企业应­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,通过收回再贷、展期续贷等方式,解决对企业抽贷、压贷、断贷等融资难题;完善企业转贷应急机制,扩大各级政府企业应急­资金规模,降低企业“过桥”融资成本。

破解制约民间投资的体­制机制障碍、深化放管服改革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、切实保护民营企业和企­业家的合法利益等提法,在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中­几乎是标配。

此外,不少省份在减轻企业负­担方面,也提出明确要求。例如,河北将开展“降费减负”专项行动,落实“降税减证提标”三项措施,力争全年降低企业成本­300 亿元以上;云南将采取停止征收坝­区耕地质量补偿费等一­系列降成本措施,确保降低实体经济成本­780 亿元左右。

较为发达的浙江力度更­大,提出进一步削减涉企涉­民办事费用,降低企业用电、用气、用水、物流、融资成本,争取全年为企业减轻负­担1500亿元。

四川的重大项目中,机场项目就包括加快建­设成都新机场、改扩建南充机场等,图为2016 年 5月 27 日开工建设的成都新机­场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