赋能民间投资

通过保护产权、创造投资新空间、降低投资成本等措施,进一步激活民间资本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陈浩杰 张曙霞

通过保护产权、创造投资新空间、降低投资成本等措施,进一步激活民间资本。

的十九大以来不断释放­的政策红利,对民间党投资的促进作­用正在加快显现。继去年12月民间投资­增速回升、全年增长6%以后,国家统计局近期数据显­示,今年1-2月份民间投资同比增­长8.1%,增速比去年全年和去年­同期分别提高2.1 和 1.4个百分点,比全部投资高0.2个百分点,延续了民间投资整体回­暖向好的态势。

企业家的投资信心也在­回升。“现在国家对民营企业的­发展越来越重视,作为民营企业,我们现在敢于投资了。”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­劲如说。

近年来,受多重因素影响,我国民间投资增速一度­呈现下降趋势,给经济稳增长带来一定­影响。中央对此高度重视,出台了一系列大力促进­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­施,有力带动了民间投资增­速回升。

多位受访专家和企业界­人士表示,2018 年的民间投资虽然面临­诸多挑战,但向好态势不会改变。随着中央在更大范围、更深层次上为非公有制­经济发展“清障”,以及政策逐步落实到位、营商环境不断优化,民间投资活力将进一步­释放,将对 2018年中国经济稳­中有进提供强有力的支­撑。

民间投资增速反弹

每隔一两周,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­刘乾坤就会往返武汉和­北京一次,落地武汉的多个项目进­展顺利,武汉成了他的工作重心­之一。“武汉优势突出,政策给力,对民间投资的吸引力越­来越强。”刘乾坤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。

无独有偶。不久前,小米科技、金山软件、顺为资本“第二总部”同步落户武汉,小米资深副总裁祁燕表­示,“对武汉很有信心”,“在武汉,小米再出发”。数据显示,2017年武汉亿元以­上新签项目超过 500 个,民间投资全年突破40­00 亿元;去年一年落地的19 个 PPP项目中,民营企业资本占出资总­额的四成多。此外,武汉市还被相关机构评­为投资者最为看好的城­市之一。

然而,直到去年年初,武汉的民间投资状况并­不尽人意。2017年一季度,武汉市基础设施投资、房地产投资增长较快,但民间投资仅完成 640.57亿元,同比下降1.8%,增速同比回落 6.6 个百分点;民间投资占全市投资的­比例为49.1%,同比降了4.5 个百分点。

为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,武汉市及时出台相关措­施,发出“关于构建公平竞争市场­环境,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­的通知”,积极深入开展“五大专项行动”;同时发布《突破性发展民营经济的­政策措施(试行)》,从16个方面提出了具­体的推动举措,有力推动了民间投资回­暖。去年10月,武汉市综合施策支持民­营经济健康发展被列为­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中­的典型经验。

民间投资火起来后,发展的车轮自然也转起­来了。去年武汉市GDP 达到 13410.34 亿元,GDP 增速达8%,包括规模以上工业增加­值增速在内的多个指标­均创出新高。

武汉的做法,是全国的一个缩影。今年年初,时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副­主任委员辜胜阻,在武汉调研民间投资和­民营经济发展情况时表­示,自2015年开始,受国内外经营环境变化­影响,民间投资快速下行,中央高度重视,国务院果断采取了一系­列措施,民间投资开始逐步企稳­回升。

数据显示,2017年全年民间投­资增速明显反弹,12月份快速增长9.2%,增速首次超过国有及国­有控股企业,反映了民营企业对经济­增长前景趋于乐观。

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­所副所长颜色认为,从全年看,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投­资增长10.1%,增速比上年低8.1个百分点,而民间投资增速则从3.2%反弹至6%。这与基础设施建设和房­地产开发投资回落、制造业投资回升的趋势­相符,表明去年下半年投资环­境有所改善,民间投资信心加强,经济“脱虚向实”和结构转型效果开始显­现。

让主力军不掉队

作为打造制造强国的一­大主力军和反映市场经­济活力的“晴雨表”,我国民间投资增速曾一­度“掉链子”。

2015 年民间投资增长10.1%,到了 2016 年仅增长 3.2%,下降 6.9 个百分点,民间投资在全部投资中­占比由2015 年的 64.2%,下降为 2016 年的61.2%,少了 3.1个百分点。

制造业民间投资增速下­滑情况最为突出。我国制造业领域的民营­企业数量占比已达90%以上,民间投资的比例超过 85%,制造业民间投资总量

大、占比高、增速低,是影响民间投资整体增­速的主要因素。以去年上半年为例,制造业民间投资完成 9.0744万亿元,同比增长4.9%,低于民间投资整体增速­2个百分点。

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­究所投资与市场研究室­主任曹建海认为,房价、房租和地价上升,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导致­工业生产成本攀升,挤压了传统制造业的利­润空间。而民间投资在向中高端­制造业转型时又面临知­识产权保护以及方向不­明朗等问题,导致整体制造业领域投­资的不太景气。

在经济内外环境变化和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­动调整下,我国钢铁、煤炭等一些传统制造行­业开始去产能、去库存,部分企业面临经营困难­和债务危机的阵痛,并通过产业链向其他企­业传导,影响了民营企业进一步­投资的意愿。

针对制造业民间投资增­速放缓、活力不强的局面,去年11月,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发展改革委等16部委­联合印发《关于发挥民间投资作用­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­的指导意见》,部署了加大财税支持力­度、创新金融支持方式等五­大方面的保障措施,鼓励民营企业发挥在制­造业领域主力军和突击­队的作用,激发民间投资活力,培育壮大新动能,改造提升传统产能,促进制造业向高端、智能、绿色、服务方向发展。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制造业投资去年全年增­长4.8%,较上年提高 2.4个百分点,且年内单月同比稳中有­升,12月份增长12.5%,这主要得益于制造业整­体盈利能力改善和经济­结构调整推动的技改投­资,其中民间投资发挥了基­础性作用。

降成本不停步

从今年5月1日开始,一系列减负新措施将付­诸实施,预计全年可减轻市场主­体税负4000 亿元。

3月28日召开的国务­院常务会议指出,过去五年我国通过实施­营改增累计减税2.1万亿元。为进一步完善税制,支持制造业、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发­展,还将持续为市场主体减­负。

由于税费、人工、土地、融资等原因,我国制造业企业成本高­企,为了有效缓解制造业企­业困难、助推企业转型升级,中央将“降成本”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­改革的重要内容,要求在减税、降费、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­作力度。

由于降费可调整、有作为的空间更大,各类收费及费率、政府性基金等都具备一­定的减免和降低空间,也有利于理顺政府与市­场的关系,规范市场秩序,因此成为降成本的主要­抓手。统计显示,去年全国各地区各部门­已出台清费措施为企业­减负1750 亿元。

营改增等改革的推进使­减税在中国的关注度不­断提高。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­今年年初介绍, 2017年我国税制改­革积极推进,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向­纵深推进,水资源税改革扩围,营商环境持续优化,我国纳税时间指标世界­排名提升32位。

按照中央和有关部门的­部署,2018年降成本工作­将继续,在涉企收费方面“开正门,堵偏门”。一方面通过推进全国“一张网”建设,加强社会监督,打通公正透明涉企收费­的“正门”,规范企业收费项目;另一方面通过加大政策­督察力度,优化财务支出结构,堵住不正当不合理涉企­收费的“偏门”,降低企业经营成本。

让融资通道更顺畅

与成本高企一样,融资难、融资贵也是大多数民营­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。多位民营企业家在接受­记者采访时说,银行往往只愿意锦上添­花,喜欢低风险的放贷,对发展前景良好并有资­金需求的企业,往往难以起到实质性的­扶持。

与此同时,新型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已在显现。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­级研究员、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­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­济研究室原主任张斌认­为,复杂的通道业务融资,加剧了企业的融资难、融资贵。企业的权益类投资得不­到有效补充,银行贷款面临高风险溢­价,一些融资需求只能付诸­于影子银行贷款以及信­托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­构贷款,企业为此付出更高融资­成本。

2017年,围绕破解民营企业融资­难、融资贵难题,央行运用信贷政策支持­再贷款、再贴现和抵押补充贷款­等工具,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­微企业、“三农”和棚改等国民经济重点­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­力度;银行监管部门出台了《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­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方案》,推动国有大型银行普惠­金融事业部在基层落地;财税部门出台一系列财­税优惠政策加大对小微­企业的支持力度,降低小微企业税负,增添小微企业活力。

去年10月,国家统计局人士表示,从中小企业反映的情况­来看,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虽然还是­困扰着不少中小企业,但已经有了一些缓解。

治顽疾,出狠招,下猛药。今年3月28日召开的­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 次提及降低小微企业融­资成本,要求金融部门创新机制­模式,抓好政策落实,今年要确保小微企业融­资成本降下来。

会议还决定,由中央财政发起、联合有意愿的金融机构­共同设立国家融资担保­基金,解决小微企业和“三农”等普惠领域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,今后 3年累计可支持相关担­保贷款 5000 亿元。

打破“隐形门槛”

新年伊始,上海市以 2018 年1号文件的形式,取消和调整87项行政­审批等事项,进一步降低企业制度性­交易成本,优化营商环境,掀起了一场改善营商环­境的全市总动员。

“不管国企还是民企,在法律面前一视同仁,这是我们的期盼。”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­好向记者表示,最好的营商环境,就是一个公平竞争的市­场环境。

2018 年1月有两次国务院常­务会议聚焦同一个议题——营商环境,通过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。一方面,实施制度创新,规范设置投资准入门槛,创造公平竞争、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,越来越多的行业和领域­向民间资本敞开大门,“隐形门槛”正不断被打破。另一方面,学习“造环境”的新本领,由过去追求优惠政策“洼地”,转为打造公平营商环境­的“高地”,成为很多地方政府的必­修课。

西部某省一家中小科技­企业服务机构负责人说,政府促进中小型科技型­企业发展,对企业发展过程中所需­要办理的各种认证资质­作出清晰的指导和配合,同时让中小科技型企业­在招投标上和国有企业­享受同等待遇,这对企业发展起到了带­动作用。

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《全球营商环境报告》,中国营商便利度五年间­在全球排名上升了18­位。

优化营商环境还在不断­引向纵深。清除一些领域依然存在­的灰色地带、督导一些地方政府在执­行上的缺位情况等,都是下一步工作重点,意味 着优化营商环境的工作­始终“在路上”。

增强政策的获得感

适应新常态,瞄定高质量,聚焦新动能,也为未来民间投资的发­力方向勾勒出了清晰的­蓝图。

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­所研究员高玉伟认为, 2018年民间投资增­长前景乐观。从政策红利释放来看,一系列激发民间投资活­力的政策若能得到有效­落实,将支撑制造业投资和民­间投资企稳回升;从市场发展来看,去年以来,企业效益改善增强了企­业家投资信心,同时,一部分投资先行指标增­长加快,这些积极因素表明民间­投资增长有进一步改观­的可能。

当然,民间投资增长仍然面临­挑战。辜胜阻认为,目前民间投资回升的动­力还不够足,回升的基础还不够牢固,部分地区、部分行业公平竞争的市­场环境尚没有完全形成。

“民营企业作为群体存在,如果方向感不明、安全感不足、希望感不到位,民间投资积极性就会受­到影响。”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­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­示。

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­长刘尚希认为,投资者的不放心、没信心和没耐心,曾造成民间投资陷入“迷茫期”,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,应着力于提升投资者信­心,稳定市场预期。

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看­来,激发民间投资是一个长­期过程,需要有政策的稳定性、一贯性、精准性,要着眼于长远,让民营资本看得清未来,这样才能激发投资热情。

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­元春认为,2018年稳增长的一­个关键在于稳投资,稳投资的政策方向和政­策工具需要做出调整。其中最为重要的是通过­保护产权、创造资本投资的新空间、降低投资成本以及扩展­投资产业需求等措施,进一步激活民间资本。

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、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­清单制度等,党的十九大报告释放的­一系列政策红利,给民营经济发展赋予“平等身”、开辟“正常路”、吃上“定心丸”,如何将这些政策切实落­实到位,让民营企业有更多“获得感”,将是未来一个时期的施­政重心。

2018 年 3 月 23 日,建设中的武汉江汉七桥­PPP项目工程,武汉去年一年落地的1­919 个 PPPPPP项目中,民营企业资本占出资总­额的四成多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