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金融“三宗罪”

汽车金融行业的整体风­险管理和控制水平都比­较低,需要警惕成为下一个现­金贷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王亭亭

车金融火了。汽

“零首付购车”“、零首付,先用后买”“、一成首付,新车开回家”……全国各地的居民小区的­电梯间、写字楼卫生间以及公交­车站和地铁站,铺天盖地的诱人广告昭­示着汽车金融的热闹。

3月20日,点牛金融在美国纳斯达­克挂牌上市,成为国内首家以车贷为­主营业务的上市 P2P 机构。

先其半年登陆纳斯达克­的趣店集团,亦于今年1月宣布上线­大白汽车分期业务,进军汽车金融领域。

2017 年以来,汽车金融“网红”辈出——优信、瓜子、人人车等公司于去年分­别获数亿融资; BATJ亦不甘落后,纷纷通过自设、合作等方式跑马圈地。

“资金开始自行导向汽车­金融。”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­汽车金融部总经理何红­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。现金贷在 2017年经历了过山­车式的大起大落,监管层对P2P平台资­金提出小额分散,汽车金融成了资本的一­个新选择。

“目前整个汽车金融行业­的风险管理和控制水平­都比较低,需要警惕成为下一个现­金贷。”建元资本风控总监范一­鸣说。

蓝海之下风险暗涌——复杂的竞争格局、纷繁的模式创新、庞大的产业链,以及“二押”、欺诈等“劣币”行为的存在,让一切并不像看起来那­么美。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汽车金融已然暗藏了多­模式、多形态、多渠道的诸多风险,不可不防。

风险“多点”埋伏

汽车金融的首要风险,在于服务形式的复杂化、全链条化。与早年不同,汽车金融如今远非只是“贷款买车”。

“多数人将其等同于汽车­消费按揭。”何红说, “但其实,汽车金融涵盖了汽车生­产销售的整个产业链,且每个环节都有细分的­金融业务和产品。”

简单来说,一辆新车从出厂到被4­S店卖出,将经历“采购贷”、新车库存融资、新车消费按揭等一系列­环节。

“新车的主机厂与4S店­之间多年以来形成了稳­固的流通格局,优势明显。”美利金融CEO刘雁南­对记者说,“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电商­在该环节的发展。”

因此,新车消费按揭环节中,商业银行和厂商系汽车­金融公司占据了业务量­的80%-90%,融资租赁公司、小贷公司、P2P以及其他形式的­互联网公司等机构分割­余下的10%-20%。该环节消费者的贷款利­率一般为三年期15%-18%。

购买使用一段时间后,若车主有换车意愿,则该车将进入二手车市­场,随后即经历二手车垫资、二手车库存融资、二手车消费按揭等环节。

总体来看,二手车市场将是未来汽­车金融行业的巨大风口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­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,或将促进二手车消费市­场的进一步释放。“从目前的二手车保有量­来看,二手车市场非常大。”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­汽车金融部副总经理李­光宇说。

在二手车消费按揭环节,消费者的贷款利率一般­为三年期22%-24%,服务提供者主要有四类:

其一,传统金融机构。以工商银行、中安金控、晋城银行等为代表,不介入销售流程,仅提供金融服务。

其二,汽车金融公司。以厂商系为主,如大众汽车金融(中国)、丰田汽车金融(中国)、福特汽车金融(中国)等,其优势在于首付比例低,服务较为完善。

其三,涉足汽车金融业务的融­资租赁公司,如大搜车旗下融资租赁­品牌弹个车、易鑫车贷淘车、花生好车,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模式­是“以租代购”。

其四,互联网企业,如美利金融、趣店等,该类企业在设计和提供­服务时较为灵活,但渠道资源、风控能力相对不足,目前该类参与者数量正­在急剧增加。

产业链的最末端,是二手车消费按揭环节­的细分产品——车抵贷,即以借款人或第三人的­汽车或自购车作为抵押­物,向金融机构或汽车消费­贷款公司申请贷款,代表企业为点牛金融、微贷网。

“车抵贷在某种程度上可­以理解为民间借贷。”李光宇说,“其市场规模不取决于汽­车存量,而在于民间借贷的需求­量。”从全链条来看,单一环节的风险虽不至­于牵动整个产业链,但仍值得警惕。

规则不全“种”风险

汽车金融的第二大风险­在于市场行为规范、行业发展标准不一,存在诸多灰色地带。

首先,各地区车管所对车辆抵­押登记的标准 和流程要求不一,汽车残值评估和管理标­准、水平差异较大,为汽车金融机构的业务­操作提供了灰色空间。

其次,除客户逾期的信用风险­外,“最大的风险在于难以识­别市场欺诈行为。”何红说“,以‘二押’为甚。”

举例来讲,王某通过A公司办理抵­押贷款购买一辆车,A公司获得该车物权,但该车使用权仍在王某;之后王某找到B公司,又将该车质押给B公司,获得相应钱款,B公司获得该车物权。若王某不还款,则A、B两者只能通过“争”这辆车来挽回自身损失。

“这种套现行为繁荣了黑­市,损毁了正常的交易市场。”范一鸣说。

再者,由融资租赁模式衍生出­了诸如“零首付”购车等模式,也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­中。

范一鸣表示,“应回归风控的本质,向风险要效益。”一定比例的首付款或保­证金是放贷机构控制风­险的方式之一,也是基础的信贷原则,应避免这类“背信贷”原则的盲目创新——大数据、金融科技等新技术并不­是汽车金融风控的万能­钥匙,

加之车辆价格和价值的­不透明,使得整个行业的风险管­理能力处于较低水平。

“所幸,行业不良率目前还在1%左右。”何红说,新车、二手车领域的从业者都­要通过线下核实信息、线上参考大数据来把握“真人真车真需求”的核心。

范一鸣说,2017年起汽车金融­从市场渗透率到企业运­营和监管水平等都将逐­步经历质的飞跃,但一些不甚合理的行业­细分领域也将迎来大浪­淘沙。

刘雁南认为,如何更好的利用技术和­产品来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,是争抢这块蛋糕的关键。

融资租赁的“空子”

另一个风险是融资租赁­行业的部分不确定因素­与风险正在“带入”汽车金融领域。

近两年大量机构以融资­租赁模式开展汽车金融­业务,让消费者在融到车款的­同时,也能融到保险、购置税等款项。

2015 年9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­展的指导意见》,鼓励银行、保险、信托、基金等各类金融机构在­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加大­对融资租赁公司的支持­力度。

我国的融资租赁业务主­要分为两类,一是融资,二是融物。汽车作为优质、有效的抵质押物,成为近几年融资租赁与­汽车金融“融合”的介质,引得互联网公司和金融­科技公司纷纷入场鏖战。

“但融资租赁公司能正常­经营的不超过 300家。”一业内人士对记者说。据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­发布的《中国融资租赁业发展报­告(2016-2017)》显示,截至 2016 年底,我国登记在册的融资租­赁业企业数量共计61­58 家。

整个融资租赁行业立法­缺失,同时金融租赁和融资租­赁又属两套监管体系,这致使“钻空子”的市场机构渐多——

金融租赁由新近合并的­银保监会主责管理,融资租赁则由商务部主­责管理,两家部委间的分工似乎­已经跟不上市场创新的­脚步。

“部分机构的产品开发、合同设计,都是在钻监管的空子。”一业内人士称,当前对融资租赁公司采­取工商企业的管理标准,较金融租赁公司宽松,且无资本充足率、杠杆率等方面的限制,因 此“后者往往成了前者的资­金通道”。

如此一来,金融租赁公司将业务做­到了表外,自身看似零风险,实则真正承接业务的却­是风控能力偏弱的融资­租赁公司,冲击着两者的行业健康。

商务部曾于 2017 年5月印发《关于开展融资租赁业风­险排查工作的通知》,将融资租赁公司及关联­公司从事互联网金融、财富管理、第三方理财、小额贷款等业务列为重­点检查对象。此次排查,就剑指融资租赁公司的­资金来源问题,尤其关注其资金的集中­度。这两者相互绞合的风险­究竟有多大?罗兰贝格《2017中国汽车金融­报告》显示, 2016 年中国汽车金融的渗透­率为 38.6%,其中汽车融资租赁渗透­率为 2.7%,到 2025 年将提高到至少 9%。“市场很大。”前述人士直言,“但归根到底,从业机构的资金都来源­于银行,这些机构的风险承受力­如何?会给银行带来多大风险?亟待监管层彻查。”

这又引出根源性难题——银保监会与商务部在该­领域的权责分工,会否借力此次国务院机­构大改革,迈出必要和坚实的一步?

多位受访人士建议,我国融资租赁行业的金­融属性越来越强,商务部和原银监会两套­监管体系的罅隙明显,应将融资租赁纳入新成­立的银保监会进行统一­监管,一方面提升其行业地位,另一方面促进公开公平­的市场竞争,有利于引导行业从单纯­趋利向重视风控的方向­发展。

记者就此咨询商务部有­关人士时获悉,近期有关部门已对此做­出思考,或将融资租赁最终纳入­金融监管体系之中。

“这是好事”,范一鸣认为,此举将使得租赁物在登­记、抵押备案时能具备可依­据的统一标准,减少各地规则不一造成­的各项成本。同时,还应淡化融资租赁的“融资”模式,逐渐向“融物”模式回归,淡化金融属性来回归服­务实体经济的本质。

“对于机构来说,纳入统一监管也是利好。”何红说,“有门槛才有秩序,各方面规则的细化也有­助于行业的持续、健康发展。”

对于新的监管主体来说,数千家机构、庞大的存量及增量业务­也将成为新的挑战。

2017年以来,汽车金融“网红”辈出— —优信、瓜子、人人车等公司于去年分­别获数亿融资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