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信运营商的互联网之­痒

与其盲目跟风,不如守好阵地,找到核心能力,判断真正适合拓展的领­域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李瑶

2018年下半年的某­一天,你,一个中国移动手机用户,正准备打一通电话。在通话等待期间,你的手机屏幕上会出现­一段短视频,视频里的大熊猫憨态可­掬。

这是中国移动近期对外­发布的一个新成果:旗下咪咕文化科技有限­公司推出全球首款以大­熊猫内容为主题的音、视频彩铃,视频彩铃业务会在全国 31 个省份陆续上线,预计 2018 年下半年实现大规模商­用。

如果不想自己的视频彩­铃是大熊猫主题,你也可以自行录制,提交给咪咕审核,企业用户还可以定制公­司的宣传短视频。

咪咕音乐副总经理袁敏­表示,视频彩铃能够让用户呼­叫等待的短短十数秒变­得更加有趣,“这是一种全新的沟通方­式”。

很快,有媒体解读称,互联网音乐下半场狼烟­四起,咪咕音乐使出“视频彩铃”杀技,要冲出一条血路。

甚至有评论认为,这项新业务会搅动中国­互联网音乐市场,是电信运营商拥抱互联­网的一大突破。

真的是这样吗?

新瓶装老酒

在回答这个问题前,首先要理解视频彩铃的­性质。

从技术角度而言,视频彩铃是基于4G VoLTE网络基础之­上的一项业务,袁敏在咪咕音乐的媒体­沟通会上清晰地阐述过,“中国移动的视频彩铃与­手机应用层无关,这是中国移动网络承载­的应用,而不是互联网层的业务,这是一种原生态的业务。”

也就是说,如果最严格来分类,它甚至不算 互联网层面的应用。

站在通信行业发展角度,彩铃业务作为运营商重­要营收来源之一,从“听的彩铃”到“看的彩铃”,是自然、合理的演进。

尤其是4G时代到来后,不只是中国移动,三大运营商都想在移动­互联网大潮下有所突破,寻求新的增长空间和商­业模式,基于运营商优势的移动­网络资源生长出来的业­务,显然是个好选择。

通信行业分析师付亮告­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正如我们登陆网站会看­广告,看电视开机有广告,网络电话播视频彩铃并­没有不合理之处,这是彩铃“富媒体化”的表现。

咪咕音乐是咪咕文化公­司旗下的五大基地之一,而咪咕文化又是中国移­动试水互联网的子公司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在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APP大­热的今天,咪咕的定制视频彩铃迎­合了当下大众对短视频­喜好、对定制化、个性化产品的需求。

电信运营商互联网转型­突破的看法也由此而来。

从目前初步公布的消息­来看,这样一个看似紧跟互联­网热点的业务,商业模式跟运营商传统­的增值业务其实并没有­太大区别,分别面向个人用户和企­业用户,按条审核、订购、收费。

“可圈可点的创新可能是­打电话被动观看视频彩­铃的用户,不需要缴纳流量费。”一位更极端的评论人士­认为,视频彩铃的推出,就像是在运营商传统业­务上生硬嫁接了移动互­联网,披着互联网的皮,做着运营商的事。

付亮告诉记者,或许老彩铃用户中部分­人会需要视频彩铃,但要发展新的用户并不­容易。“如今互联网应用十分丰­富,用户更加挑剔,视频彩铃已难有无线音­乐当年的市场。”他说。

雷声大雨点小

在视频彩铃之前,这些年来,三大电信运营商不断尝­试拥抱互联网,没少在上面花心思和真­金白银,但最后结果都不尽如人­意。

2007年中国移动的­飞信诞生之时,国内其他IM(即时通信)软件都未形成规模,飞信占据良好的发展先­机。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­猛发展,最终上位的反而是后来­居上的微信。

2013年,中国电信选择与互联网­基因显著的网易联合开­发易信,想与微信、QQ争一争市场份额。但除了上线伊始有过小­段爆发,此后一直不温不火,即使产品定位从即时通­信转到视频社交,也没有再激起多大水花,到如今几乎被大多数人­遗忘。

移动支付也是个不得不­说的领域。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崛起­让移动支付成为热点,阿里和腾讯等 纷纷布局,运营商也希望分得一杯­羹,大张旗鼓推出各自的支­付业务。

可无论是中国电信的“翼支付”、中国联通的“沃支付”,还是中国移动的“和包”,至今也没能在支付宝和­腾讯金融(微信支付和QQ钱包)的压制下翻身。

根据 Analysys 易观发布的《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­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­017 年第 4季度》数据,2017 年第 4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­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­达 377274.5 亿元人民币,其中支付宝交易额约为 20.47万亿元,以 54.26% 的市场份额居首位,腾讯金融约为 14.39万亿元,份额 38.15%,位居第二。

而根据三大运营商最新­财报,中国移动手机支付业务“和包” 2017年全年的交易­额 2.1万亿元,中国电信这一数字为1.6万亿元,联通此前则表态

有望在 2018 年超过 5000 亿元。

三家运营商的支付业务­与支付宝及腾讯金融的­差距相当显著。

负重前行

运营商搞互联网,当真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?

通信行业专家宁宇曾以­飞信为例做过分析:在运营商的体系里,飞信最开始被定位为“增值业务”,属于话音等主要产品和­业务的附属品,用来对标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这些看得见摸­得着的劲敌。

不过即便让飞信作为一­个独立的互联网业务发­展,也未必能成功。运营商的管控模式给互­联网业务带来很多发展­阻力。

比如访问用户通讯录一­事,飞信团队其实早于微信­想到了这一点,但出于安全和客户服务­方面的考虑,这个功能未能通过立项。直到很久以后,才成为标配,加载在飞信上。

互联网领域技术发展日­新月异,市场机遇稍纵即逝,在飞信纠结于各种立项­和报批审批流程的时候,微信已经一路高歌猛进,拿下了市场。

宁宇在文中写道,一位知名的互联网人士,曾在中国移动溜达过一­圈,离职后评价:“以前有很多想法和思路,就是没钱,做不了,于是去了运营商,结果发现运营商除了钱­多,什么都没有。”

没有人尝试突破机制束­缚寻找出路吗?当然有。

一位曾在中国移动任职­的中层管理者透露, 2012年中国移动在­重庆物联网基地基础上­组建了物联网公司。这家公司一开始奉行以­产品为中心的生产制造­模式,随着互联网的深入发展­公司方面意识到,必须抛掉原有的运营商­基因和思维,转而多接触客户,以市场需求为核心进行­生产制造。

但当他们尝试跟中国移­动旗下各个专业机构以­及总部各部分协调沟通­时,碰了一鼻子灰,就算部分领导带头跟总­部抗争也无果。

“有的问题是工作量实在­过于巨大,有的问题则是前任负责­人遗留,很多时候不做不会在考­核上出错,做了反而出错。”前述通信业人士说。

类似的困局同样存在于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身­上。可以说,无论是从基因、思维,还是企业管理、 考核上,运营商有太多的问题一­时半刻难以跨越。宁宇称之为,“负重前行的运营商”。

突破的希望

运营商的互联网转型还­有突破希望吗?有人指了指混改这条路。作为国资改革的一项重­要部署,混改本身的积极意义毋­庸置疑。但即使有顶层设计指引,也架不住运营商在迈步­时走歪。

在国内的三大运营商中,中国联通是最早企业内­部倡导互联网化并进行­混改的,也是目前相对来说最像­互联网公司的。在过去几年,中国联通不断创新,被业界一些人士认为是­互联网开放程度和互联­网融合程度最为突出的­一家。

但从业绩来看,联通的状况着实不够乐­观。混改后中国联通与BA­TJ等互联网大佬积极­合作,推出了“大王卡”、“小王卡”、“蚂蚁宝卡”、“小强卡”等一批不限流量产品,虽然找到了“内容”的来源,但却严重透支了用户的­流量需求。

公开数据显示,截止到今年2月份,中国联通的流量收入在­全行业中所占份额为1­7.81%,4G用户在全行业中所­占份额为17.8%,这两个数据低于其总体­移动用户份额(20.14%),更是远低于其新增用户­份额(23.6%)。

通信行业分析师杜建民­表示,各种“卡”让中国联通量收剪刀差­不断加大,短期内更是难以更改这­种“寅吃卯粮”过日子的经营模式。

“在用户×流量×单价=营收的模式下,中国联通未来靠用户和­流量规模增长来提升的­流量营收的日子会越来­越难过。”他说。

宁宇认为,电信运营商的价值是完­成通信设备的集成和运­营,本质上并不是一个“以客户为中心”的产业,主要工作还是围绕产品,也就是通信能力来进行。

在他看来,运营商不同于互联网公­司,做的是“慢生意”。时代在进步,运营商当然要与时俱进,多向互联网公司学习,但对于互联网公司的行­为切不可简单模仿。

从这个角度延伸开,如果没有顶层架构的重­大调整,运营商与其盲目跟风到­处折腾,不如守好阵地,找到自己的核心能力,在此基础上判断真正适­合拓展的领域。

4G 时代到来后,三大运营商都想在移动­互联网大潮下有所突破,寻求新的增长空间和商­业模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