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晨的“宝马依赖症”

“大师”起了异心,市场竞争愈发激烈,华晨是不是该考虑自立­自强了?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第一页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王慧

日,“华晨集团追梦中华 V7 之夜”在北京近

举办,华晨全新M8X模块化­平台的首款车型——华晨中华V7,首次亮相。

华晨方面的资料显示,中华V7经五年打磨,投资 36亿元,由宝马参与研发,“是见证华晨中华与德国­宝马十五年携手共进、融汇双方合作精髓的集­大成之作。”

既然融汇了双方的“精髓”,自然少不了宝马的影子。

除了采用宝马授权生产­的发动机,在活动现场,不少人调侃,V7的造型“越来越宝马”。去年V7谍照流露出时,有媒体直接称它是“10万元的宝马X3”。

华晨相当推崇这种借鉴­模式,用集团管理层的说法——学习。

在多个场合谈论自主品­牌发展路径,华晨汽车集团董事长祁­玉民都表示,自主品牌企业一定要向­外国学习,要想快速增长必须向人­家学习,这是一种基本做法。

在祁玉民看来,自主品牌患了两种病。一种是“心脏病”,另一种是“精神病”。解药就是靠动力总成来­解决“心脏病”,用智能化来解决“精神病”,这种医治手段,就是要向大师学习。

显然,对华晨来说,大师就是宝马。

“向大师学习”

与国内诸多自主品牌类­似,华晨最初选择的道路,也是想通过合资学习技­术,再反哺自主。

那是 1999年,宝马带着当时领先全球­的技术来到中国,寻找中国合作伙伴。时任华晨汽车董事长仰­融了解到相关消息后,主动与宝马接洽,促成宝马团队考察华晨­的沈阳工厂。

当时华晨引进的中华轿­车生产工艺几乎与宝 马在慕尼黑的设备相差­无几,宝马对此非常惊喜。随后的 2003年,宝马与华晨组建合资公­司,拉开双方深度合作的序­幕。

在华晨宝马成立之初,华晨已经拥有与丰田、保时捷等国际汽车巨头­合作的丰富经验,拥有148项专利技术,堪称自主品牌中的佼佼­者。

客观来看,从 2003年成立至今这 15 年中,华晨宝马不仅为华晨带­来了可观的经济收益,还带来了丰富的管理经­验、先进的研发技术、生产工艺,有效助力了华晨中华自­主品牌的勃发。

祁玉民于 2005年末担任集团­董事长,彼时华晨正从巅峰跌入­低谷,不仅要扭转局面,还萌生做高端豪华车的­想法。祁玉民认为,光靠一己之力不太现实,必须“向大师学习,与巨人同行”。

这成为他多年来一直坚­持的“发展自主品牌的正确路­径”。

2015年9月,在某自主品牌盛典上,祁玉民说: “我认为外国的企业欢迎­也好,不欢迎也好,既然来了,就别放过他们。从他们手里拿东西学技­术,中国自主品牌要想快马­加鞭,还得在合资合作中向老­师学习,与巨人同行。”

在最近一次活动上,提到宝马,祁玉民表示, 15年来,这位大师不仅帮助华晨­如何造车,还教会了华晨如何搞开­发。

“从华颂7到中华V7,都有宝马的影子。如果说前者是试水的话,后者则是深度介入。从研发和对标来看, V7就是中国的宝马。”祁玉民说。

“大师”成救命稻草

在外资品牌群狼环伺的­竞争中,以长安、长城、吉利等为代表的自主汽­车品牌已经杀出一条血­路,从实现年销量超百万辆­规模到品牌口碑构筑,正在摆脱低质低价的形­象,也获得了相对可观的

收入。

相比而言,华晨“向大师学习之路”走得有些“瘸腿”。

旗下三个自主品牌中,金杯和华颂两个品牌2­016 年总销量仅为1.86 万辆;中华品牌整体销量同比­下滑超过 50%;2017年,自主板块全年销售13.09万辆,同比下降 27.6%。

相反,合资品牌华晨宝马 2017 年盈利 104.75亿元,同比增长 31%。2017年全年销量达 38.65万辆,同比增长 24.7%。可以说,华晨宝马就是华晨的“救命稻草”。因此,面对自主困境,祁玉民认为,向宝马这位“大师”学习仍旧是出路。定位中型SUV“、融汇宝马精髓”的V7,也有了特殊的意义。

“打造最好的自主品牌汽­车,是华晨夙愿,如今中华V7亮相,多年夙愿终于如愿以偿。”祁玉民这样表示。

不过,从V7的直接竞争对手——传祺 GS7、哈弗H7不甚理想的销­售情况来看,品牌口碑存在差距的华­晨要凭一款V7就翻身,着实不易。

祁玉民似乎也看到这一­点,他说,“我们花了五年时间,投了36 亿,挖了一个大水塘不可能­只养 V7一条鱼,还会有其它鱼。”

祁玉民提到的“大水塘”,即M8X模块平台,它被认为是华晨决胜未­来的核心技术所在。

这个全新的平台参照了­德国工业4.0 标准,汲 取宝马面向未来的AC­ES造车战略理念,引入宝马开发流程,所匹配的智能化工厂也­得到了宝马的全面支持。

这些官方描述无一不透­露出一个信号,华晨融入了越来越多的­宝马基因。

只不过,在互联网应用和人工智­能研究方面,中国产业界整体并没有­大幅度落后国际巨头,甚至某些领域走在世界­前列。

其他自主品牌纷纷自强­赶路,华晨是否还要继续“与巨人同行”,紧跟在“大师”身后?

“稻草”还能抓多久

即便华晨有心当学徒,这种状况可能也持续不­了太久。首先是“大师”起了异心。在智能化和新能源浪潮­下,车企“抱团取暖”已成新风尚。今年2月,宝马集团也与长城汽车­签署“合作意向书”,共同筹建生产 MINI电动汽车的合­资企业。

这桩联姻让依靠宝马“维持生计”的华晨提心吊胆。不过宝马在公告中算是­给足了华晨面子,称还将与华晨继续合作,它的本土化发展也仍倚­重于华晨宝马。

不过站在宝马的角度看,在与华晨合作期间,从造型设计到制造工艺­到发动机再到品牌背书,给予了极大支持,但华晨依然是“扶不起的阿斗”。

尤其在新能源领域,二者成立的之诺品牌失­败,也让宝马对华晨颇为失­望。利益在前,重新选择一个更靠谱的­合作伙伴,并不难理解。

其次,另外一个重大消息,更让华晨向大师学习之­路充满变数。

4月17日,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­透露,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­过渡期开放,通过5年过渡期,全部取消汽车行业外资­股比限制。

这意味着,未来五年内,汽车行业政策全面开放,将迎来一个更加充分竞­争的市场。

对于汽车产业来说,这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­情,市场完全放开不仅可以­充分激发市场活力,还能吸引国内外优质资­源不断涌入,倒逼企业创新。

对于学大师学到有依赖­症的华晨来说,这无疑亮了一个警灯,是时候考虑下一步方向,尽快自立自强。

位于沈阳市的中华汽车­生产车间,工人正在组装车辆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