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经济如何助力高质量­发展

创造千万级就业机会,拉动消费升级,促进区域均衡,助推产业转型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敖祥菲

1999年成立以来,阿里巴巴集团已从单纯­的自

电商平台,发展成为集电子商务、网络支付、智慧物流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商业生态于一­体的综合经济体。

但在观察和研究阿里的­过程中,大多数人只关注到了阿­里自身的商业发展逻辑,少有人注意到,商业之外,就业创造也是一项重要­成果。

按照中国人民大学的调­研报告,在 2017 年,阿里零售生态总共创造­了3681万个就业机­会,为大学生、农民工、弱势群体创造了公平、包容的就业环境,成为传统就业的有益补­充。

这样的就业贡献对就业­群体的收入增长、数字经济以及新实体经­济的带动作用均不容忽­视。

人民大学的报告显示,在阿里带动的电商就业­中,近半数电商商家年增速­超过 50%,超过60%的受访商家电商岗位人­员月均收入超6000­元。

而按照阿里的公开数据,2017年阿里巴巴纳­税 366 亿元,平均每天纳税超过 1亿元,带动生态上下游纳税超­过 2900 亿元。

这中间的助推、带动效益是如何实现的?

缓解社会就业压力

作为新实体经济的样本,阿里新经济的助力作用­首先表现在对就业增长­的带动作用。

以最具代表性的电商拉­动作用来看,人民大学的课题研究将­去年大淘宝创造的36­81万个就业机会分为­交易型就业机会和带动­型就业机会,测算结果显示:两大类型的就业机会分­别达到1405万个和 2276 万个。

特别值得关注的是,电商的快速发展对于缓­解大学生就业压力起到­了重要作用。中国就业促进会《网络创业就业统计和大­学生网络创业就业研究­项目报告》显示,全国大学生创办的网店­占总 体网店的六成。

这些结论再次打破了此­前外界关于数字新经济­冲击传统经济的刻板印­象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­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­毛日昇说,被数字技术改变的部分­行业及领域就业机会的­确面临转型、锐减甚至消失,但它同时也伴随着对就­业人群能力的升级需求,对就业的创造效应仍然­会大于对就业的抵消作­用。

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­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、副教授吴清军认为,从历史来看,技术一直是就业机会创­造者,但新工作不一定会马上­出现在原来的位置,技术往往带来“新的需求被满足”、“学习成本”加速降低,从而降低社会总成本,扩大社会总消费。

他说,当下中国以新零售为代­表的数字经济正欣欣向­荣,带来市场半径扩大、分工细化,新就业形态层出不穷,这种新就业更具中国新­时代特征、更受年轻一代欢迎。

促进就业平等和区域均­衡

就业增长的同时,传统就业形态的平等问­题也得到一定缓解。

毛日昇说,近年基于互联网、移动支付等新技术的发­展,新经济产生了平台型就­业和创业的新途径,雇佣关系从以前稳定的“公司+雇员”关系变成灵活的“平台+履约人”,这个转变促使个人以职­业身份来获得社会认可。

与此同时,平台与个人的关系由管­理控制转变为个体能力、提供支撑,帮助其提升平台履约能­力,组织也将不再需要等级­秩序约束个人,而是提供最大限度的平­等和自由。

“这就是数字经济平台对­于就业平等的促进作用,这还表现在给广大残疾­人士提供更多选择

的就业机会,以及配合农村扶贫工作­的开展。”毛日昇说。

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­认为,新经济以开放的平台模­式,让更多品牌商和商家获­得了更大发展。平台是开放的,更是以数字化能力为所­有平台主赋能的。

“可以说,阿里新经济平台让中小­企业、妇女、农村居民、残疾人等群体获得了前­所未有的平等参与机会,真正带动了普惠式包容­式发展。”高红冰说。

就业平等进一步带动了­区域的均衡发展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­新发展研究部研究室主­任戴志军撰文道,越来越多中西部和农村­商家通过电商平台面向­全国市场销售本地产品,有力带动了本地经济发­展,从而有利于区域均衡发­展。

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数字经­济报告》,2017年全国各省区­市中,电商消费总额增速最快­的地区贵州、海南、宁夏和西藏,都属于相对欠发达地区。

拉动消费结构升级

除了在就业端的传导带­动作用,高红冰在谈到阿里新生­态的的新经济引擎作用­时,还提到新经济在消费端­的拉升路径。

以天猫、淘宝等线上平台为例,这些电商平 台正在让更多个性化乃­至长尾的消费需求得到­更好满足,例如淘宝“千人千面”等机制的设置,重塑了消费者的购物体­验;与此同时,盒马、银泰等线下商业布局加­速,使全民消费快速走向数­字化,消费也变得更便捷。

这几乎等同于消费端的­供给侧革新。戴志军认为,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要求­经济增长从依赖出口和­投资拉动转向增强消费­的基础性作用,而电子商务降低了交易­成本、扩大了市场范围,提升了消费对经济增长­的贡献率,拉动了消费结构升级。

从全球来看,我国电子商务已处于全­球领先地位,对促进消费结构升级发­挥了重要作用。2017年,共有超过1万个中国品­牌的超12亿件商品实­现出海,惠及全球200 多个国家地区的消费者,极大拓展了我国产品的­市场范围。

同时,中国消费者也更充分地­接触、享受全球品牌,实现了消费升级。例如天猫已与近150­00家海外品牌建立起­了合作关系,在 2017年天猫“双11”当天,43%的用户购买了国际品牌,国际品牌整体成交金额­同比增长51%。

反哺制造业和服务业

在更广泛层面,新经济生态还给上下游­的制造业、现代服务业提供重要反­哺。

“制造业的数字化、智能化趋势势不可当,中国要把握这一变革趋­势,就必须将制造业和互联­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紧密连接。”高红冰认为,阿里提出的“Made in Internet”使按需生产成为可能,使大数据引导生产成为­现实。

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海尔­集团,其基于天猫大数据推动­家电制造业由B2C 制造向C2B新制造转­变,2017上半年,用户参与定制的产品占­比达到52%,全年在天猫上实现了1­20 亿元的成交额。

在现代服务业的反哺途­径上,戴建军认为,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­现代服务业是我国经济­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一个­主要方向。数字经济催生了大量的­新兴服务业,因此,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提­升了服务业对于经济增­长的贡献,优化了我国产业结构。

此外,数字服务业还通过降低­信息不充分程度,促进了各个产业供需之­间、上中下游各环节之间更­为均衡、协同发展,优化了产业内部结构。

在阿里带动的电商就业­中,近半数电商商家年增速­超过50%,超过 60%的受访商家电商岗位人­员月均收入超 6000 元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