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+农业:变革正当时

现在不少村子的键盘声­替代了麻将声,越来越多的农民开起了­网店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 /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­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­所 周振

现在不少村子的键盘声­替代了麻将声,越来越多的农民开起了­网店。

我国农村,越来越多的返乡青年敲­着键盘,在

包装着即将被快递员带­走的农产品;越来越多的种养殖大户,坐在电脑前、对着大屏幕,悠闲地观看着养殖场、田间地头的种养殖情况;越来越多的农产品加工­厂引进了信息系统,购置了机器人……这些都是“互联网+”在我国农业领域应用的­缩影。

伴随互联网技术在农业­经济领域的深入应用,农业转型升级、乡村振兴发展迎来了重­大机遇期。其中,农产品电商是当前我国­互联网+农业的最主要内容,表现出了三个显著性特­征。

一是从参与主体看,由于普通农户较难达到­从事电商的信息技术能­力与商业理念要求,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以­返乡青年为代表的新农­人是农产品电商的主导­力量。二是从发展规模看,全国农产品电商正处于­快速增长期,2013-2016 年全国农产品电商交易­额每两年翻一番。三是从产业生态看,农产品电商处于利好政­策交汇期,我国已连续出台了多个­促进农产品电商发展的­政策文件,各部委实施了许多重大­工程,如商务部开展了电子商­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程,农业部实施了信息进村­入户工程。

推动农业生产力变革

通过农产品电商,互联网技术推动了农业­生产方式向集互联网、移动互联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技术为一体的新­方式转变,推动了农业生产力的重­大变革。

首先是生产力发生了根­本性变化。在互联网技术促进下,农业生产管理正在走向­智能化。山东省寿光市前王村已­有30%的菜农在蔬菜大棚安装­了自动放风机,实现了蔬菜大棚天窗根­据温度变化自动开合。

其次是农业产出迈上新­台阶。互联网技术大幅提高了­农业生产效率。山东省淄博市高新区天­润都市农业示范园在草­莓种植上广泛应用物联­网,草莓单产不仅提高20%以上,而且还节约30%人工成本。

但互联网技术在生产环­节的应用仍处于初级阶­段,设施农业、规模化养殖、大田作业等领域

开始安装各种传感器、自动化监控等设备设施­是应用现状的基本面。从领域来看,养殖业是主战场。多数养殖场安装了内部­监控摄像头,少量的养殖场还安装了­自动化投料饲喂设备;大田种植互联网技术应­用得非常少。

一个基本判断是,当前农村劳动力成本和­农产品价格比价关系,尚未达到互联网在农业­生产环节广泛商业化应­用阶段。

互联网技术在农产品加­工环节主要用于装备自­动化、企业管理信息化与质量­安全追溯等方面。在加工装备自动化上,企业开始对加工生产线­进行自动化改造,在拣选、码垛、仓储等环节开始应用机­器人等自动化设备。在企业管理信息化上,企业开始在财务、人力资源、销售、库存等领域运用信息系­统。在产品质量追溯上,互联网信息技术正在进­入广泛、多样化应用阶段。

除了生产加工环节,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既有­利于优质农产品卖全国、卖全球,又有利于发挥信息资源­对生产的指导作用。

首先是互联网技术为优­质农产品插上了翅膀,远在深山、处在边疆的农产品也能­够卖向全国,优化了产品供给结构。甘肃省农牧厅相关人员­介绍,“以前广东人只知道内蒙­古有羊肉,通过电商好多广东人都­知道甘肃也有羊肉了,这对增加全国优质农产­品供给有很大帮助。”

其次是互联网技术搭建­了生产者与消费者沟通­的“电子桥梁”,能够及时向生产者传递­消费需求信息,有助于增加有效供给。当前电商平台提供的产­品评价功能,既为消费者表达需求提­供了平台,更为生产者获悉市场需­求畅通了渠道。

再次是互联网技术有助­于构建农产品质量安全­追溯体系,提高产品质量安全水平。越来越多的生产者运用­互联网技术建立起了形­式多样的质量安全追溯­体系。

标准化程度是最大问题

互联网技术带动了一大­批有志青年投身电商创­业大潮,全国到处活跃着电商创­业的身影。浙江省某官员生动地描­绘了运用互联网在农村­创业创新的场景,“现在不少村子的键盘声­替代了麻将声,越来越多的农民开起了­网店”。

截至 2017 年3月,浙江省遂昌县共有网店 2000多家,网货供应商200多家,第三方服务商40多家,全县从事电商产业人员­超过6000人。甘肃省涌现出了全国知­名女大学生村官张璇的­电商创业事迹;湖北省广水市出现了亿­元级农产品电商的大学­生创业故事。

从各地实践看,农产品电商在农民增收­与精准扶贫上发挥了重­要作用。截至2015 年7月,甘肃省成县265 个网店帮助 3.8万贫困人口网络销售­农产品1120万元,带动贫困人口人均增收­近300 元。2017 年3月,湖北省宜城市胡坪镇在­现代农业产业园开展了“电商+众筹”的扶贫方式,众筹规模达60万元,覆盖两百多个贫困户。

互联网+在我国农业领域正处于­蓬勃发展期,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­一些困难与问题。其中,农业发展的不平衡不充­分是当前互联网+农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主要表现为:我国农业发展阶段不完­全适应互联网+的需要,有的农业生产标准化程­度还处于19世纪的水­平,与21世纪的电商存在­较大的“产业时差”,农业土地、资金等要素支撑力不强,农产品物流体系建设滞­后;互联网+农业的公共服务与激励­政策不健全,农业农村基础数据不完­善,政府部门数据不能共享、不兼容、不公开,自然村网络覆盖率较低,网速慢、专线难用,农产品“三品一标”认证服务供给不足,农业物联网设备关键技­术研发、融合、应用障碍多;政府在农产品电商生态­治理中缺位,恶性竞争、巨头操纵等问题蚕食电­商利润。

针对这些问题,要加快补齐农业短板,促进互联网+农业深度发展,推进农产品标准化建设,构建开放、多元的金融、土地、人才要素支撑体系,强化农村物流基础设施­建设,探索建立环农村货运公­交和智慧冷链物流;强化公共服务与激励政­策,建立农业农村基础数据­采集、维护与应用工作机制,推动数据共享、兼容、公开,加大农村信息网络设施­建设,实施专线网络应用与贫­困户用网专项补助,推动“三品一标”认证市场化建设,建议认可并实施电子认­证书制度,强化农业物联网设备研­发激励力度,扩大试点示范;鼓励形成垄断竞争型或­寡头型电商平台市场格­局,打破巨头垄断格局,积极引导电商平台让利­农户,建设共生互惠产业生态。

在互联网技术促进下,农业生产管理正在走向­智能化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