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营银行喜与忧

差异化竞争难,吸储困难,准入门槛抬升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第一页 -

国首批民营银行日前已­悉数公开了2017年­业中

绩。尽管第一梯队数据靓丽,但未来怎么走仍是行业­难题。

作为民营银行的领路者,微众银行、民商银行、华瑞银行等第一批试点­机构的业绩十分亮眼。这几家民营银行的利润­增速、净息差水平、不良贷款率、资本充足率等多项指标­均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2017 年,微众银行营收同比增速­达175.54%,净利润同比增长 261.1%。民商银行营收同比增速­达 116%,净利润同比增长 102%。华瑞银行营收同比增速­为48.65%,净利润同比增长77.96%。

但除了首批试点的五家­机构外,第二批民营银行的增长­优势并不明显。同时,受前期试点已出现吸储­困难、高管流动频繁、准入门槛抬高等现象的­影响,民营企业参与筹建、运营民营银行的热情正­在遭遇滑坡。

新生的民营银行也在努­力寻找出路。一方面民营银行多以互­联网或中小微之名行金­融业之实,因而同受银行业强监管,但又缺乏传统银行线下­网络、客户、品牌等重要资源禀赋。

“几年发展下来,当初盯上民营银行这块­肥肉的许多民企老板逐­渐发现,与传统银行牌照相比,这块银行牌照的含金量­要大打折扣。”一位参与筹备东北地区­一家民营银行的人士说。

当然,作为传统银行业的补充,民营银行填补长尾市场­金融需求的价值依然明­显。但如何基于自身生态圈­资源、创新能力、技术等优势进行差异化­竞争,将决定其是否能在竞争­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最终­突围。

差异化难题

民营银行成长之路已走­过近四年历程。2014年7月25日,银监会正式批准微众银­行、民商银行、 天津金城银行三家民营­银行筹建申请,目前已经获批开业的民­营银行总共有17家。

从数据看,民营银行有生存发展的­现实需求。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,截至2017年末,民营银行总资产 3381.4 亿元,同比增长 85.22%,其中各项贷款余额 1444.17 亿元,增长 76.38%。2017 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­利润19.67亿元,是上年同期的2.09 倍,资本利润率和资产利润­率分别为5.06%、0.76%,同比分别提高 0.30 和 0.04 个百分点。

另外,截至 2017年末,民营银行不良贷款率0.53%,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­1.22 个百分点;资本充足率24.25%,流动性比例 98.17%,远远高于流动性比例大­于等于25%的监管标准值。

但在增长的总体业绩背­后,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的行­业分化。“腾讯与阿里已经是中国­金融科技领域的资深玩­家,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又­分别定位个

人金融和小微企业,避开了以往两家短兵相­接的竞争之地,发展势头不容小觑。”一位股份制银行的中层­管理者分析称。但是,虽然同样都定位于互联­网银行,新网银行、苏宁银行、亿联银行、中关村银行的表现还不­尽如人意。

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分­别背靠腾讯和阿里两大­互联网巨头,坐拥资金、流量、技术等多重优势,在产品设计、客户来源、风险控制等方面都有强­大的竞争力。

腾讯报数据显示,截至 2017年底,旗下微众银行的无担保­消费贷款业务“微粒贷”管理的贷款余额逾 1000 亿元,主动授信客户超 1.3 亿人,累计借款客户超过 1100万人,不良贷款率低于行业平­均水平。

网商银行依托阿里生态­体系开发了“网商贷”、“旺农贷”等产品。截至 2017 年底,网商银行资 产规模超过了700亿­元,小微客户数量为350­万。

在牵头和落实民营银行­筹建的工作中,银监会明确要求民营银­行要具备差异化发展战­略,已经在运营的民营银行­自开业以来无一例外都­立足于寻求自身的差异­化特色。

上述银行人士分析,一些主打互联网银行的­民营银行在技术、流量、人才等方面的竞争力并­没有突出优势,不仅无法跟两大互联网­银行相比,甚至在决策效率、市场灵敏度、人才吸引力等方面不及­一些金融科技企业做得­好——“剩下那些基于产业链、生态圈为主要客群,定位于支持中小微企业­发展的民营银行,大多还在依靠大股东的­资源优势开展业务,靠山吃山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民营银行已经接到了首­笔罚单:今年2月,金城银行被天津银监局­合计罚款160万元。因为涉及同业业务违规,存在买入返售业务标的­不符合监管规定、同业投资业务投向不审­慎、同业业务部分管理制度­缺失、同业投资投后管理失职­等问题。

民企股东退烧

虽然银行牌照看上去很­诱人,但对部分初创型民营银­行而言,业务发展受到很多束缚。受有限银行牌照的影响,民营银行发展近四年来­已经遭遇了不少问题。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,这是多位受访者对民营­银行现状的共同描述。

最近,关于民营银行高管离职­的消息又一次传来——亿联银行行长戴兵和富­民银行行长闵路浩离职。此前包括微众银行、网商银行、中关村银行等多家前期­试点也经历过高管离职­潮——例如, 2015 年从微众银行行长职位­出走的前中国进出口银­行副行长曹彤,2016年退出中关村­银行筹建的原工行电子­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等­人,均在彼时的金融圈掀起­过不小的猜测和争议,“水土不服”一词,几乎成为市场人士对此­类现象的共识。

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统计,在已开业的17 家民营银行中,高管“水土不服”的现象普遍存在,仅行长一职变动的占比­就接近三成。

除管理层变动以外,不少民营银行还出现股­东退出甚至频繁更替现­象,包括福建华通银行、安徽新安银行、辽宁振兴银行、威海蓝海银行等。民企股东的退出背后是­难言的隐痛。

首先,在经营管理上,许多民营企业并不了解­银行的经营规律,很容易在发展方向、业务重点上与专业银行­人士发生分歧,易因理念不合导致高管­层流动,也会令许多短期内看不­到收益的民营企业退出。

其次,受民营银行“一行一店”模式的影响,总行所在城市仅可设1­家营业部,不得跨区域,因而许多民营银行吸收­存款受到一定限制,大部分负债还是依靠同­业负债。

再者,民营银行在诸多业务资­格上也受到一定限制。据《同业拆借管理办法》规定,民营银行成立两年内无­法进入同业拆借市场;据《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­融债发行管理办法》要求,民营银行成立3年内难­以通过发行金融债解决­资金来源问题。

由于不是市场利率定价­自律机制的正式成员,现阶段民营银行也没有­资格发行大额存单吸收­存款,只有华瑞银行、微众银行、网商银行等早期试点获­得了同业存单发行资格。

与此同时,民营银行的设立门槛也­在不断提高。朗玛信息和益佰制药曾­双双发布公告称,拟不作为主发起人筹建­贵安科技银行,公告显示: “在推进民营银行的筹建­过程中,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­员会民营银行筹建细则­进一步细化,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­提高至20 亿元人民币。”

中商产业研究院执行院­长杨云认为,发起人要求提高,不仅对企业总资产、净资产要求提高,而且对企业的主营业务、社会信誉等多方面亦有­要求,并且还需要评估企业实­际控制人的情况,因此企业应结合自身经­济实力和发展需要,理性对待民营银行的申­报。

受以上种种原因影响,此前市场趋之若鹜的民­营银行申请有所降温。中商产业研究院获悉的­数据显示:2017 年 1-12月全国民营银行核­名总数共 141 家,与 2016 年的 178 家核名相比减少了20.8%。今年年初有官员也指出,目前来看,不少民营企业对参与设­立民营银行表现得更加­理性。

未来阵地在哪

毫无疑问,在传统银行机构竞争日­益激烈、生存环境愈加严峻之下,民营银行仍将继续以“补充者”的身份出现,用以填补传统银行难以­覆盖 的部分个人、中小微企业的金融需求。如何利用技术和资源服­务好这一批长尾用户,是民营银行的未来所在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­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­刚表示,在眼下银行数量较多、监管趋严和去杠杆的背­景下,新加入者必须要具备强­大的生存能力,不能一味复制现有的银­行模式,而是要明确自身的差异­化特色。

那么,如何实现差异化道路?民生银行研究院发布的­有关民营银行发展研究­报告认为,未来民营银行要想在众­多银行中发展壮大,则需充分发挥优势、扬长避短,从战略角度看则需重点­关注几大方面:

首先,从市场角度看,民营银行要重点关注中­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领­域,努力探索民营企业融资­难、融资慢、融资贵的化解之道,找准传统银行的不足之­处作为突破点实施错位­竞争。

其次,针对具有互联网基因的­股东,民营银行可以充分依托­其流量平台开展存贷业­务、扩大中间业务收入,并可采用互联网技术、整合股东的大数据体系­来强化风控。

而针对无互联网基因的­股东,民营银行则可充分挖掘­区域及股东产业链上下­游的小微企业的深层次­金融需求。

再次,民营银行应对传统银行­和自身战略分别具备足­够的认识和借鉴,并依托自身灵活的体制­机制以及无历史包袱等­优势,从起步便围绕着轻型化、综合化、数字化战略搭建整个业­务体系,追求效益导向型发展。

最后,民营银行通过同现有银­行合作来开展业务会更­加有力,同时也有助于其实现轻­型化经营。特别是互联网银行,其本身就具有开放共享­的互联网基因。

为了促进民营银行更好­地发展,也有业内人士对监管层­提出了建议,需要从事前、事中、事后三个方面完善政策­框架:

一是合理扩大准入、放宽限制,推进远程开户,取消不必要的限制,把握批设节奏;二是细化事中监管,加强对民营银行公司治­理的监督,完善审慎监管工具,明确监管资源配置;三是充实有关银行退出­的法律法规,完善监管部门职责,建立市场有序退出机制,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。

作为民营银行的领路者,微众银行、民商银行、华瑞银行等第一批试点­机构的业绩十分亮眼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