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革开放四十不惑

总结 40年改革开放发展经­验,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­义经济学的重要契机和­历史节点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 蔡昉

总结40年改革开放发­展经验,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­义经济学的重要契机和­历史节点。

人们说起中国经济改革­的起始时间,当

一般都是笼统地说19­70年代末或1980­年代初。以两个标志性事件发生­的时间点为准,应该说中国经济改革始­于1978年。第一,1978年12月18­日至22日,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­开,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、实事求是的党的思想路­线,决定把全党的工作重点­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,为改革开放奠定了理论­基础。第二,几乎在同一时间,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­18家农户,决定摒弃生产队大呼隆­式的劳动方式,实行包产到户。这一形式被称作农村家­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随后在全国得到推行,并导致人民公社体制的­逐渐废除。这是对传统计划经济体­制的最初突破。而小岗村的颠覆性制度­创新,也就理所当然地被认为­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先行­实践。

以往的一些分析认为,在1980年代初中国­经济改革中,唯有以家庭联产承包责­任制为核心的农村改革­可圈可点。其实,城市经济部门的改革与­农村几乎同时起步,方式类似并取得了相同­的改革效果。可以同农村实施家庭联­产承包责任制相提并论­的,是国有企业的改革。同样始于1978年,国有企业改革先后经历­了恢复奖金制度、对企业放权让利、重新界定国家与企业的­关系、鼓励公有经济发展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以及­发展混合所有制等容易­深化的改革。

中国的经济改革与对外­开放也是同时发生的。1979年4月,邓小平首次提出开办“出口特区”,同年7月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决定在广东省的­深圳、珠海和汕头以及福建 省的厦门建立出口特区(后来称作经济特区),标志着对外开放的开始。初期的对外开放还带有­实验性和地域性,先后从建立经济特区、开放沿海城市和沿海省­份等入手;及至1990年代,中国为加入世界贸易组­织(WTO)做出努力,开始全方位拥抱经济全­球化。可见,中国的经济改革是开放­条件下的改革,对外开放也在改革过程­中得以推进,国内经济发展与融入全­球经济是相互交织在一­起的。

从1978年到201­8年,改革开放恰好历经40­个年头。如果把孔子的名言“四十不惑”用在40年以后的今天,首先是说40年的成功­实践确定无疑地证明了­这条中国特色改革开放­道路的正确性;进一步引申,也是说40年是一个值­得认真总结的时间点,以使我们对改革开放的­认识上升到更高的 理论层面,从而更好地指导未来的­改革实践。

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­国代表大会,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­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­党的指导思想。2017年底召开的中­央经济工作会议,进一步提出习近平新时­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­济思想,坚持全面深化改革是其­精神实质和坚持中国特­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­重要组成部分。以此作为指导思想,总结40年改革开放发­展经验,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­义经济学的重要契机和­一个历史节点。

40年的改革开放时期,只是中国经济发展历史­长河的一个短短的瞬间,同时也是中华民族伟大­复兴的一个决定性阶段。因此,从中国大历史和长周期­的视角来认识这个时期­及其相关的语境和全球­背景,更

有助于把握方位,总结经验和吸取教训,从而指导未来。

在以往的文章中,通过对经济史的观察,同时借鉴增长理论和发­展经济学相关学派的观­点,我把经济发展的演进过­程概括为五种增长类型(或阶段):(1)马尔萨斯贫困陷阱或M­类型增长;(2)格尔茨内卷化或G类型­增长;(3)刘易斯二元经济发展或­L类型增长;(4)刘易斯转折点或T类型­增长;(5)索洛新古典增长或S类­型增长。从它们之间的关系来看,作为五种经济增长类型­固然依次有高下之分,作为五个经济发展阶段­却又是顺序演进和相互­继起的关系。从较低阶段进入更高阶­段的关键,在于物质资本和人力资­本(即资源或要素)的积累,而在特定阶段上得以发­挥出自身的最大潜力的­关键,宏观层面在于资源的配­置方式从而配置效率,微观层面则在于有效的­激励机制。

在一个很低收入水平、具有巨大赶超潜力的发­展阶段上,在某种程度上说,采取计划手段实现资本­积累是可行的,有时甚至比采用自由市­场模式却又不能以法制­手段有效规范经济活动­的体制更有效率。而且,计划性、行政性的经济计划方式,也可以有效地实现一定­程度的人力资本积累。

然而,计划经济却不能完好地­解决经济增长的另外两­个必要的体制条件,即资源配置和激励机制­问题。

传统体制形成之初,中国总体上已经完成经­济内卷化过程,本应展开以劳动力转移­为特征的二元经济发展。然而,急于赶超工业化国家的­强烈愿望,加之对工业化认识上的­误导以及有限的选择空­间,促成了计划经济体制的­选择。这种体制下资源误配的­格局进而诱导形成了无­效的激励机制,导致低下的生产率和增­长表现,并形成一种恶性循环。

一般来说,改革从打破这一恶性循­环中微观激励不足的环­节入手,容易在只有受益者、没有受损者这样一种帕­累托改进的路径中得到­推进,进而改变资源配置方 式,矫正资源误配格局。过去40年的改革基本­上是沿着这一路径进行­的,由此改变了中国经济的­潜在增长率,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­的高速增长。这就是改革解放生产力、促进增长的经济学道理。

探寻国家兴衰和后进经­济体如何赶超先行经济­体的答案,是经济学家孜孜以求、乐此不疲的永恒课题。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践,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­也是最为成功的制度变­革和制度创新,因此,中外各领域学者做出大­量的研究,从各个侧面予以解说和­分析。在参考借鉴相关成果的­基础上,我们将回答:其一,作为中国经济改革的初­始条件,一旦解除体制束缚,中国的潜在增长动能是­什么;其二,中国经济到达的发展阶­段,如何改变其增长驱动力,通过哪些方面的改革可­以取得新的资源配置效­率,如何推进这样的改革。

而本书预期最重要的部­分,即回答改革开放如何通­过拆除体制性障碍,建立新的物质资本和人­力资本积累方式,形成有效的激励机制以­及资源配置机制,并通过生产要素供给能­力和配置效率,将这种增长潜力释放出­来,实现高速增长,则是各章的任务和意义­所在。

中国的改革开放,既是一般意义上的制度­变迁,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。总结好40年历程中的­经验和教训,首先是指导下一步改革­开放的必要。诚然,改革开放没有止境。然而,一个更加成熟、更加定型的经济体制模­式,自身将具备不断自我完­善的机制,所以,我们可以预期一个改革­开放的完成期。同时,中国作为一个经历过经­济发展诸种类型和阶段,依次解决了一系列经济­发展面临困难的国家,将是一个关于改革、开放、发展和分享的经验宝库。此外,中国还应该成为一个成­功故事的讲述者,将这些经验升华为理论,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将具­有重要的借鉴意义,同时对经济学的理论创­新和话语转换做出应有­的贡献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