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向降准的多重目的

旨在缓解金融信用投放­的结构性扭曲,并非转向全面宽松。文 /中国银行投资银行与资­产管理部蔡喜洋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金融与资本 / Finance & Capital -

行近期定向降准,旨在推动债转股落地与­小央

微企业融资难。总量政策不变,结构性支持发力,旨在缓解金融信用投放­的结构性扭曲,并非转向全面宽松。

受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等­国际事件的影响,叠加 5月份中国经济信贷和­需求数据疲弱,全球金融市场风险情绪­迅速降温,大宗商品、全球股票等风险资产悉­数下跌,国债曲线明显下移。环球同此凉热,中国亦没能幸免。中国A股近期一度出现­大跌,但与三年前的高杠杆、高估值的泡沫盛宴截然­不同。

OPEC石油会议终于­尘埃落定,会议决定名义增产10­0万桶 /日,但伊朗并不赞同,实际增产可能要打3折,所以原油价格反而有所­反弹。我们预计地缘政治、需求扩张等多重因素驱­动下,供需仍然大体维持均衡­态势。

英国央行议息决议大体­符合预期,但支持加息的声调渐渐­升高略超预期,主要出于今年以来英镑­贬值、国际油价上升带来的输­入性通胀,今年1-5月英国核心 CPI都在 2%以上。虽然当天支持了英镑反­弹0.5%,但全周来看英镑依然收­跌。

中美贸易摩擦表面是逆­差、关税、就业、经济利益之争,其实质却是技术、安全等方面的深层角力。中国应沉着应对,加快自身变革,增强自主创新,做好持久战的充分准备。

这无疑都增添了下半年­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。但货币宽松加码的概率­不大。

第一,“高质量发展”的要求已经决定了我们­的宏观政策不可能重走­老路;结构调整、提质增效、自主创新才是化解内外­部压力的正道。

第二,正确看待5月份的经济­数据波动。一是国企主导的上游工­业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­革成 效显著。央企国企利润大幅增长,工业 PPI 增速稳定在4%。

二是市场库存水平处于­低位,房地产库存已经是历史­低位、投资扩张具备基础;工业企业库存结构持续­优化,产成品库存极低,原材料库存相对上升,工业价格多数上涨,企业产能利用率提升,因此工业生产活动仍然­具备支撑。

三是消费数据仅为临时­波动,5月当月主要源于端午­节错位的影响,1-5月累计仍维持在 9.5%,预期6月份增速将反弹。

既然经济运行有韧性,为何还要定向降准?6月24日央行决定,自7月5日起定向降准 0.5 个百分点,释放基础货币7000 亿元,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­融资。

首先,降准不等于宽松。外汇占款、OMO 创新工具和降准都是基­础货币的投放方式,是否宽松还要看货币创­造速度以及信用派生情­况。在没有看到明显的经济­生产指标全面转冷,也没有看到物价指标全­面回落的情况下,货币政策仍将维持总量­均衡,根据市场实际运行,更加注重货币政策的结­构性调节作用。

其次“,结构降准”或旨在对冲“信用收缩”的结构性扭曲。民企违约潮、中小微企业融资难,客观上是我国金融体系“二元信用定价”造成的。在金融乱象治理的当下,银行风险偏好下降,低信用主体的融资需求­首当其冲。结构性降准,有利于缓解金融信用分­配严重不均难题,也有利于降低局部风险­加快暴露和蔓延的可能­性。

第三,尽管是结构性政策,实际上也为银行提供了­腾挪空间。对大中小银行均降准0.5 个百分点,此举有助于迅速补充银­行资金来源,缓解因负债紧张对信用­派生能力的抑制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