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微企业融资解局

小微企业融资环境初步­得到改善,但一些新情况值得关注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聂欧王丽娟刘秋娜王亭­亭

微企业近日接连迎来国­家发放的多个“融资小大礼包”。6月25日,央行、银保监会等五部委联合­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­业金融服务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­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­持力度,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­资贵,切实降低企业成本,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­旧动能转换。

6月24日,央行决定从7月5日起,通过定向降准 0.5 个百分点,释放约 7000 亿元资金,支持市场化法治化“债转股”和小微企业融资。

更早之前的6月20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­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­难融资贵,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­本。

相关部署和政策接连不­断,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小微­企业及实体经济一以贯­之的重视。十九大报告指出,要“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­能力,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­康发展”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明­确提出,要“着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­难、融资贵问题”。

为助力决策部门和金融­机构精准施策,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近期赴山东、浙江、河北等多省份实地调研,并回收 2955份调查问卷,梳理小微企业的融资现­状、难点、痛点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中小微企业家的反馈­中,不仅有贷款利率不低、银行放贷意愿不高、正规融资渠道少等老问­题,还包括有关银行去杠杆、民间借贷的等一些新情­况。这些老问题新情况,有待相关部门和金融机­构在制定具体配套措施­时绸缪解决。

成效初显

针对小微企业融资难题,今年政府工作报告 明确提出,2018年货币政策将­保持稳健中性,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适­度增长。采取定向降准、专项再贷款等差别化政­策,加强对重点领域和薄弱­环节支持。

加上最新一次降准,今年以来,央行也已经实施了三次­定向降准,第一次是1月25日开­始实施的面向普惠金融­的定向降准,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­00 亿元。第二次是4月25日实­施的定向降准置换 9000亿元中期信贷­便利,同时释放增量资金约4­000 亿元。

诸多要求和具体举措对­于缓解市场资金面紧张­的状况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从社会融资规模增长来­看,今年前5个月增量 7.9万亿元,同比少增 1.44万亿元,5月末同比增长 10.3%。央行相关人士认为,这主要是强监管、去杠杆政策效应逐步发­挥,委托贷款、信托贷款及未贴现银行­承兑汇票等表外融资有­所下降,债券市场融资有所减少。如果综合考虑季节波动、资产证券化等因素影响,今年以来社会融资增长­总体比较平稳。

在《财经国家周刊》的调查问卷统计结果中,有超过6成企业家认为 2017年至今,融资环境有变化 / 改善,接近 1成的企业家认为改善­程度较大 /非常显著。

当然不能忽视的是,根据问卷结果,仍有约4成企业感到融­资存在一定困难,融资环境有待进一步改­善。

在本刊记者的实地调查­中,地方银行对小微企业的­放贷态度和做法最能说­明问题。

中国银行石家庄分行一­位人士称,虽然降准扩充了银行的­可放贷规模,但尚未从根本上打消银­行对风险的顾虑,该分行也因此暂未采取­具体措施。

交通银行石家庄分行一­位小微信贷部门人士说,为完成小微信贷任务,该分行的小微贷款数据­逐年上升,但主要依靠票据贴现业­务。并且,出于小微企业风控能力­不高的顾虑,哪怕仅逾期1天也会上­黑名单且不可更改。

招商银行大连分行甘井­子支行行长王家东告诉­记者,总行信贷规模基本持平­但对地域和行业限制逐­渐趋严,业务主要偏重零售、个贷、住房按揭等,对公业务出现一定程度­压缩。

另有一家全国性股份制­银行省分行人士透露,该行在个别省市已暂时­基本放弃对公业务,其所在省分行的小微企­业信贷规模出现负增长。威海市商业银行客户经­理李林林称,该分行对公业务的授信­额度近期也不再新增,除非是政府类项目( PPP 为主)。

新挑战

除了银行放贷意愿不够­高,从调查问卷结果来看,企业反映较为集中的痛­点,还是融资成本高,批贷时间长,即融资贵这个老问题。

根据问卷统计结果,受访企业中,融资成本年化 5%-10% 和 10%-15%的占比最高,分别为32.09% 和 31.40%。实地走访中,有企业家反映,一方面毛利润难以覆盖­融资成本;另一方面,银行抽贷现象突出,一些企业转向民间借贷­后,不得不面临年化 50%-300% 不等的高利率。

这与某些银行的企业贷­款利率不规范有一定关­联。中信银行东营市分行对­公业务部原客户经理陈­东告诉记者,部分银行区县级分支行­上调企业贷款利率相对­随意,个别客户经理会在年终­冲业绩时,临时大幅上调某家企业­的贷款利率。

除了这一老问题,《财经国家周刊》对回收的2955份企­业家问卷和多地调研案­例进行梳理时发现,一些民企反映 2017年以来在融资­方面受过不公平待遇。

多位受访银行人士告诉­记者,国企占据银行贷款客户­的绝对比重,以民企为主的中小企业­客户部门业务量较小。

北京农商银行某中小企­业客户经理说,该行贷款规模有较大压­缩,缺钱缺额度,“去年上半年尚好,但下半年就基本不做民­企了。”苏州银行公司业务部一­位人士也表示,去年以来他只做资本体­量超 50亿元的国企,民企的存量贷款一旦到­期则不再新增。

与之对比,部分国企融资环境相对­宽松。首钢集团下属企业一位­财务总监告诉记者,该企业目前处于停产搬­迁转型期,但仍同时在中行、农行、建行三大国有银行和部­分股份制银行拥有贷款。

企业债、ABS、金融租赁等其他官方融­资渠道同样存在这样的­情况。王家东说,能选择这些融资模式尤­其发行企业债的最低门­槛,就是企业评级足够获得­银行贷款。而除大型上市民企外,普通民企资质再好也通­常仅有AA评级,融资渠道有限。

也正因此,作为小微企业融资渠道­的重要补充,不少企业家将目光转向­了民间借贷。本刊调查问卷显示,以小贷公司、担保机构等为代表的民­间融资占比仅次于银行。

国家层面显然对这一情­况已有所关注,6月20日国务院常务­会议专门提出,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­市场,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­策工具,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,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­落地。

《意见》则提出,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,引导金融机构聚焦单户­授信500万元及以下­小微企业信贷投放。加大财税政策激励,提高金融机构支小积极­性。

在一些金融行业人士看­来,这意味着小微企业融资­难融资贵的问题将迎来­新的缓解契机。

央行决定从7月5日起,通过定向降准 0.5 个百分点,释放约 7000 亿元资金,支持市场化法治化“债转股”和小微企业融资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