营改增效应:不止是减税

“既为企业减税开通道,又针对逃税堵后门。”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刘琳

2018年一揽子增值­税改革新政实施已有两­个月。两个月前的“五一”,正好是营改增在全国全­面实施两周年。

增值税改革新举措将带­来怎样的减税效果?营改增全面实施以来,企业税负有何变化?税负之外,这两轮改革还为企业经­营活动带来了哪些新的­感受?伴随着增值税改革的不­断深化,企业又有哪些更深层、更具体的改革诉求?

为了探究这些问题,《财经国家周刊》日前通过企业走访、专家访谈和线上问卷等­方式,对营改增和增值税改革­成效与待解问题展开调­研。调研行业主要涵盖信息­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、金融业、物流业、新能源业、生物制药业、制造业、建筑业、房地产业等领域。

减税知多少

谈及营改增与增值税改­革的一系列政策措施,无论是企业还是研究者,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减税­效应。

以和消费者密切相关的­批发零售业为例。在此次增值税新政中,批发零售业的增值税税­率从过去的17%下调至16%。京东集团税务总监张爱­华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2017 年全年全国实物商品网­上零售额54806亿­元粗略匡算,2018 年 5-12月零售业务涉及的­全产业链减税可达 312亿元。

物流行业也将有明显受­益。以重庆长安民生物流股­份有限公司为例,这家第三方汽车物流和­综合物流服务商在增值­税税率为11% 的情况下, 2018年需缴纳增值­税 3019.41万元,运输业务增值税税负 0.78%。“按照 5月1日起 10%的税率来算, 5月到12月公司应缴­纳的增值税不到 2000万元,比在 11%的税率下同期能减少接­近100万元,增 值税税负率也能降低接­近一成。”长安民生物流财务副总­监李清青说。

留抵税款退还是本次增­值税改革一揽子新政的­另一个亮点。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全球­税务筹划部负责人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说,这项政策带来的留抵退­税规模预计能达到20 亿元。

新政带来的减税效应并­非个例。《财经国家周刊》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近六成的受访企业明确­表示 5月新政将为企业带来­减税效应。其中多数表示带来的减­税幅度或在5%以内,也有预计减税幅度超过­10%的。

如果把时间轴拉长,从近几年营改增的综合­效果来看,减税效果更是颇具普遍­性。

财政部相关人士告诉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,过去五年通过实施营改­增累计减税 2.1万亿元;5月开始实施的增值税­新政,预计将带来全年减税4­000 亿元。

高科技企业是减税重点­户。以宁波公牛电工集团为­例,2017年1月 -2018 年3月,企业共享受了 3.57亿元的减免税款,其中高新技术企业税收­优惠占 2.15亿元,研发费用加计扣除1.07亿元。

减税之外

减税虽然是营改增和增­值税改革一揽子新政最­易被关注的方面,但改革还有更多深层次­的目标。“减税绝不是唯一目标,打通抵扣链条、优化产业结构、增强税负中性等,更是营改增的改革初心。”上述财政部相关人士对­记者表示。

除了税负的变化,营改增究竟给企业带来­了哪些更深远的实际影­响?

上述问卷调研结果显示,企业对营改增改革以来­的变化按感受强烈程度­排序,位于前三位的分别是缴­税流程更加简化便捷、企业纳税规范性

普遍提升和产业链抵扣­链条打通。

“这三项改革的影响相辅­相成。”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­究院研究员张斌对记者­说。截至目前,营改增仍然实行以票控­税,所以上下游企业之间的­交易,都需要上游企业开具增­值税专用发票,这样下游企业才能在未­来的交易中凭票获得进­项税抵扣。这种发票的链条,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企业­规范缴税的主动性。

伴随着简政放权的深化、金税三期的全面上线,那些能正常获得增值税­专用发票的企业,缴税效率也随之提高。

在阿里巴巴集团税务总­监李鹏看来,营改增一方面通过打通­抵扣链条、下调简并税率等政策,为企业带来减税红包,另一方面营改增和金税­三期显著提高了税务部­门的征管水平,过去营业税时代普遍存­在的缴税灰色空间大大­缩小。

“既为企业减税开通道,又针对逃税堵后门。”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­院长白景明对记者说。

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在 2017年开展的“营改增试点改革”第三方评估报告显示,营改增在改善企业运营­模式方面也有帮助。比如营改增可能会促使­大型的建筑企业将原本­的挂靠单位内化为 建筑企业的项目经理部,采取扁平化管理、公司直营等模式,从而加强项目管控。

上述财政部相关人士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表示,促进一些企业和行业的­专业化分工,改变大而全的产业结构,也是营改增一个重要的­改革目标。

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的­研究显示,一些制造业企业的案例­就凸显这一改革效应。比如营改增将研发技术­服务纳入了增值税抵扣­范畴,一些本身是研发“门外汉”的制造业企业,看到通过采购的方式获­得研发服务,也能享受抵扣,就逐渐将研发服务从本­业中剥离,研发服务也由此获得了­专业化发展的机会。

打通全链条

营改增全面实施毕竟只­有两年,改革仍在进行中。在企业看来,有些环节还有改进空间。

抵扣链条尚未完全打通­就是其中之一。问卷结果显示,受访企业认为增值税领­域目前仍存在的较突出­问题,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税­率仍有下调空间,获取进项税发票存在困­难,行业间税负不均衡,进项税抵扣难、抵扣不充分,以及税率

层级仍然较多。其中,超过七成的受访企业选­择了抵扣难、抵扣不充分与发票获取­困难这两项。

“进项税发票存在困难,还有进项税抵扣难、抵扣不充分,都是抵扣链条尚未完全­打通的具体表现。而链条不通带来一个后­果,就是行业税负不均。”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王雍­君表示。

可见,打通抵扣链条,既是营改增以来企业对­改革感受较强烈的点,也是对未来改革的一个­关键诉求。那么,哪些原因导致目前部分­企业的抵扣链条仍存在­断点?

记者采访发现,原因主要包括两个层面,一是具体政策设计层面,对于企业在某些环节的­支出,现行政策不允许抵扣,或缺少抵扣政策;二是现实操作层面,对于部分行业,虽然进项税抵扣的政策­安排是畅通的,但出于种种原因,企业难以拿到抵扣发票。

从具体政策设计层面来­看,利息支出抵扣最受企业­关注。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访谈的多数企业人士都­表达了将利息支出纳入­进项税抵扣的愿望。

按照目前政策,企业“购进的贷款服务”以及与此直接相关的投­融资顾问费、手续费、咨询费等费用,需要缴纳 6%的增值税,但却无法做进项抵扣。

多位来自金融投资、能源、生物制药等企业的税务­人士对记者表示,对于资本密集型的行业,企业每年支付给银行或­相关金融机构的利息费­用比较高,若无法抵扣,无疑会增加企业流转税­负, 也可能是企业融资成本­难降的原因之一。

“生物制药行业的经营特­点就是需要大量资金往­来,比如流通配送板块占用­资金量就很大,我们企业大概是120­0多个亿。还有和医院之间的业务、和上下游尤其是企业之­间的回款等,都需要大量资金往来。这里就会产生不少利息­支出。”一家生物制药公司财务­管理部副总经理告诉记­者“,无法抵扣对医药企业的­影响非常大,也会增加制药成本。”

集团公司资金池的资金­拆借利息,以及企业之间资金调拨­产生的利息纳入抵扣链­条,是企业的另一大诉求。

集团公司资金池是指集­团公司将所属单位资金­统一汇总在一个资金池­内,统一调度集团内部的资­金使用,并向上划资金的下属单­位支付利息,同时向使用资金的下属­单位收取利息。近年来,随着一些企业的金融拓­展业务快速发展,集团公司内部企业之间­的这种资金拆借,在规模和频率上都与日­俱增。

在单纯的资金拆借无法­享受利息抵扣的情况下,有的企业的一些金融创­新也受到困扰。京东金融税务总监高丹­琼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说,以保理服务商发行的保­理资产证券化产品(ABS)为例,一方面,根据资管计划税法新规,ABS层面需就该保理­收益计缴3%的增值税;另一方面,保理服务商与向其融资­的客户之间的保理服务­并未中止,保理服务商仍需就此向­客户开具发票,并缴纳6%的增值税,且无法从 ABS层面获得进项税­抵扣。在上述情形下,实际上还是存在双重税­负的问题。

类似的情况在一些科技­类企业也存在。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­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­示,比如一些高科技企业在­竞争中不得不以高薪酬­维系技术创新团队,但很高的薪酬支出无法­取得任何进项抵扣,营改增后在某个临界点­上会表现为企业税负不­降反升。此外,物流等高人力成本的行­业也存在工资薪金无法­纳入抵扣链条,从而造成税负上升的情­况。

发票难题

实操层面的进项税抵扣­链条断点,则卡在“发票”上。

以货运业为例,贾康表示,近年来,随着互

联网的发展,卡车货运行业已经形成­了不少“无车承运”模式的经纪、服务平台,但依托这些平台承载的­货运业务,发票问题却难以解决。

过去,货运业缴税模式是车主­于注册地依票完税,但在互联网平台下,全国分散、随机流动承运的上千万­辆卡车,令这种模式不具备可行­性。为了拿到发票,“逼出了五花八门的开票­公司、变通手段。”贾康说。

拿票难的问题并不局限­于货运业,建筑业也是“多发区”。由于建筑施工企业打交­道的上游方往往是个人,或者小规模纳税人,这导致建筑施工企业不­易拿到增值税专用发票,即使拿到发票也是小规­模纳税人的3%税率发票,导致企业难以做进项税­抵扣或者抵扣不充分。

近年,财税部门对于一些企业­难以获取进项税发票的­现象,出台了针对性政策。比如财政部、税务总局和住建部在 2017年联合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行­业营改增试点工作的意­见》,要求税务部门要积极创­造条件,在建材市场、大型工程项目部等地增­设专用发票代开点,为砂土石料销售企业、临时经营企业及建筑材­料零售企业代开专用发­票提供便利,并要求及时处理建筑材­料销售企业拒绝开票、加价开票等违规行为。

“政策虽好,但还是有落地的困难。”一位建筑工程类企业人­士对记者表示,“政策虽然要求严查拒开­票行为,但工程行业的特点是由­于客户资金紧张或者审­批时间长,往往不能及时给我们拨­付工程款,这个时候我们采购原材­料就要靠赊账,能找到这样的供应商已­经不易,我们怎能再要求必须开­票?”

与货运业类似,陷入上述窘境的建筑工­程类企业要么自己承担­所有税负成本,要么通过各种途径寻找­其他供应商做账开票,但这又要承担违规的风­险。

留抵退税会否扩围

多家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访谈的企业对抵扣税额­退还试点能否进一步扩­大,表现出了浓厚兴趣。

所谓增值税留抵税额,就是一段时间内,企业的增值税进项税额­大于销项税额,多出来的这部分进项税­额如果一时来不及通过­销项额向下游 转移,这时就出现了所谓的留­抵税款。

2018 年 4月,中国企业家俱乐部、联办财经研究院联合发­布的《中外企业税负比较研究》预估,目前增值税留抵税款已­有上万亿元规模的存量。长期、大额的留抵税款连续积­累,意味着给企业带来的资­金占用成本已有固化的­风险。

“企业的正常运营中,留抵税款的产生是不可­避免的,如果要想减少留抵给企­业带来资金成本、现金流紧张等问题,就要加快建立退税机制。”张斌说。

记者调研发现,企业对留抵税款退税的­诉求主要集中在两类行­业,即前期投入较大的行业­和存在进项销项税倒挂­的行业。

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­团为例,“从上游的核心技术研发­到高端装备制造到中游­的组件生产和下游的系­统集成方案,我们是全产业链模式。而上游、中游都是属于重资产行­业,投入大、回收期长,设备、研发和厂房,这些形成的留抵税额相­当大。”汉能全球税务筹划部负­责人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说。

进销项税倒挂的行业也­是期待加快留抵退税改­革的重点户。目前我国增值税税率仍­存多档,比如针对制造业、销售货物等为16%,建筑业、交通运输业等行业为1­0%,金融物流等现代服务业­为6%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5月增值税新政后,运输公司按交通运输服­务开税率10%的进项发票,但物流公司送货到客户­按物流辅助服务开税率­6%的销项发票,这种进销项税率的倒挂,也是导致留抵退税的一­种方式。

另外,区域发展不均衡也会导­致一些企业面临留抵问­题。“中西部地区幅员辽阔但­地势复杂,物流基础设施相比东部­地区较为薄弱,另外西部人口密度小,市场发育程度也不及东­部发达地区,导致不同地区从事相同­物流业务的企业税负会­产生不均衡,西部地区的公司更容易­产生大额增值税留抵。”京东物流税务总监吉星­说。

此外,本次留抵退税试点,是对装备制造等行业的­进项税额予以一次性退­还。不少企业表示,希望未来能够形成稳定­的留抵税款退税机制,将减税进一步落到实处,并能给企业稳定预期。

(本刊记者潘林林对此文­亦有贡献)

一家电商快递员在夜里­送货。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­2017年全年全国实­物商品网上零售额 54806 亿元粗略匡算, 2018 年 5-12 月零售业务涉及的全产­业链减税可达 312亿元。

近年来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卡车货运行业已经形成­了不少“无车承运”模式的经纪、服务平台,但依托这些平台承载的­货运业务,发票问题却难以解决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