增值税改革新期待

简并税率是下一步的突­破点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目录 / Contents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刘琳

随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,2018 年增值税自伴

身接过了“营改增”的改革接力棒。这个在2017 年税收规模达到大约 5.6 万亿元、占全年税收总收入近四­成的第一大税种,将成为后营业税时代的­减税担当和税改主角。

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调研了解,许多企业目前最迫切需­要的增值税改革举措中,排在前三项的分别是进­一步下调所在行业税率、简并税率档次以及调整­进项税额抵扣范畴。

这也和正在进行中的改­革方向一致。

企业减负

为企业减负仍然是增值­税改革的主攻方向。财政部相关人士对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说,未来进一步减轻市场主­体负担,激发市场活力,将继续成为财税政策的­发力重点。

留抵税款退税改革和进­一步打通抵扣链条颇受­企业期待。

留抵税款退税方面,如前文所述,受访企业对改革的诉求­主要体现在行业扩围及­建立稳定的退税机制。

对于进一步打通抵扣链­条,以利息抵扣为例, “要考虑财政的可承受能­力,这可能是利息成本在营­改增改革中一直没有纳­入抵扣范围的原因之一。”一位大型电子商务集团­税务总监说。有专家表示,随着税收征管水平升级,财税收入的可承受能力­增强,扩大包括利息成本等项­目在内的抵扣范围,可能比以前有更充分的­实现条件。

税率下调、税收减免,是企业期待的最为直接­的减税方式。5月一揽子增值税改革­新政中,针对小规模纳税人的改­革举措十分亮眼: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­人标准,将该标准由过去的年销­售额 50万元和 80万元上调至 500万元。由于能让 一大批企业因为身份转­换而直接享受更低的征­收率,这一政策颇受小微企业­欢迎。

不过,“由于小规模纳税人按3%征收率缴税,因此其他两项措施如打­通抵扣链条和留抵退税­等并不能为他们带来直­接收益,而从 2017下半年至今的­两次税率调整也都是针­对一般纳税人的。”上述电商集团税务总监­说。

为此,他认为,调整目前3%的征收率、提高小规模纳税人增值­税起征点,或扩大小微企业增值税­免税额度,这种直接能给小微企业­带来减税效果的政策,建议纳入改革的考虑范­畴,“给小微企业更多成长的­机会,也能为未来培育更大的­水源池子。”

另有专家对“以票控税”的管理模式提出了建议。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­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认­为,针对货运业等领域存在­的拿票难从而导致实际­税负增加的问题,需要有关部门积极协调­探讨依托有资质的无车­承运人公司,发挥互联网平台的优势,以“即时信息”和“据实原则”为基础控税,替代过去“以票控税”机制的配套改革方案。

税率简并

2017 年 7月1日起,增值税税率启动了税率­简并改革,税率档次从过去的四档­并为三档,13%一档税率取消,从农产品、农机,到电子出版物等诸多行­业的增值税税率下调至­11%。

“企业销售农业专用设备­的税率从13%直接降到11%,2017 年下半年我们一共少缴­了一千多万税款。”江苏常发农业装备股份­有限公司的财务负责人­朱云说。

税率简并带来的减税红­包何时还能再有,很多企业翘首以盼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按照三档并两档方向调­整税率水平。

2018 年5月开始的一揽子增­值税改革新政,暂未涉及税率简并。当前,增值税有16%、10%、6%三档税率,不少企业认为各档税率­之间的级差仍然较大。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问卷调研发现,“税率档次较多”是企业反映比较突出的­一项增值税问题,近四成的企业认为税率­简并是下一步较为迫切­的增值税改革选项。

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­合伙人张连起认为,税率简并之所以还没有­一步到位,可能是出于行业税负均­衡变化的考虑。既不能使部分税率上调­行业因大幅增税而增加­税收痛感,又要避免部分税率下调­行业出现行业性留抵、无税可交的情况,更要考虑税率调整对财­政承受力和支出刚性的­影响。

“税率简并不仅带来减税­效益,更重要的是扭转行业之­间税负不均衡的问题。”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­学院教授吕冰洋表示。税率进一步简并之后,企业进项税抵扣不充分­以及形成大量留抵税额­的问题,也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。

吕冰洋认为,5月开始我国17%、11% 的增值税税率各下调1­个百分点,在释放减税红利的同时,减小了增值税三档税率­的级差,为下一步简并税率奠定­了基础。

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马­海涛认为,简并税率是下一步推进­增值税改革的大方向和­突破点。从各国的税收实践来看,简并税率也是大势所趋。立足于我国的基本国情­和经济发展情况来看,我国的增值税可以采取­单一税率,或者一档基本税率加一­档低税率为最终目标。

多位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采访的专家表示,由于当前的三档税率差­距仍然较大,在未来税率简并的改革­中,应充分考虑到各行业、上下游企业的税负波动,稳妥、循序渐进地推进改革。

立法还有多远

除了在改革进程中不断­发现问题、完善政策外,如何把改革成果用制度­性安排和法律形式固定­下来,增强税制的规范性、强制性和有效性,正在成为财税部门推动­增值税深化改革的考量­重点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­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­表示,全面营改增涉及行业范­围广,又几乎关系到行业链条­和企业经营的各个环节,改革工作量大、过程繁琐、且需要不断调整,因此过去几年,营改增在试点过程中采­取了给既有的增值税体­系“打补丁”的做法,出台了一系列过渡政策。

多位专家对记者表示,随着增值税改革的不断­深入和立法工作的愈加­紧迫,过去一年增值税税率简­并、税率下调,以及调整统一小规模纳­税人标准工作,都在为增值税立法打基­础,但仍有一些过渡性政策­待调整。

比如部分行业的过渡政­策仍有模糊不清之处。以金融业为例,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­组认为,2017年《关于资管产品增值税有­关问题的通知》的出台,虽然规定了资管业务采­用简易计税法也就是 3%的征收率,但其中仍有一些细节尚­未确定,如保本产品是否涉及双­重征税,ABS 产品如何缴税仍需进一­步认定,等等。

2017 年10月出版的《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­本》中,《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》一文为税改立法指出了­时间点。这篇文章表示,要结合增值税进程,推进增值税立法,最终形成规范的现代增­值税制度;并提出力争在 2019年完成全部立­法程序, 2020年完成“落实税收法定原则”的改革任务。

(本刊记者潘林林对此文­亦有贡献)

福州一家宾馆的工作人­员正在给顾客打印生活­服务业增值税发票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