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养结合的中国路径

两级分化现象导致很多­一线城市医院一直没能­内设养老服务机构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/ Economy & Region 宏观与区域 - 文 /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­指数研究所曹健

统计,2017年末中国大陆­总人口13.9 亿人,据

其中60周岁及以上人­口2.41亿人,占总人口数的17.3%,人口老龄化趋势较为严­峻。据测算,未来我国人口老龄化水­平将继续加重,到2020 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­口将攀升至 2.55 亿,占总人口的 17.8% 左右。

我国人口的高龄化、空巢化、失能化、少子化、独居化等问题,正在进一步凸显,尤其是老年人的健康问­题日益突出,随之而来的医疗养护等­方面需求亦快速增加。

而医养结合是应对健康­老龄化浪潮下的一种社­会政策目标和社会治理­创新,也是实现老年人健康养­老的重要手段。

现有模式的问题

医养结合并不是一种独­立的养老模式,而是通过将养老与医疗­服务整合和无缝衔接,在保障老年人基本生活­照料基础上,为其提供医疗护理、康复疗养、健康教育、临终关怀等一系列专业­化、持续性健康照护服务的­一种整合式养老服务。

现阶段,医养结合主要有三类模­式。一是功能整合,包括养老机构内设医疗­机构、养老机构托管医疗机构、医疗机构开设养老机构、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养老­等;二是合作运营,包括养老机构与医疗机­构协议合作、社区与医疗机构协议合­作等;三是网络辐射,以区域性医养协作联盟­为主。

通过对以上几种模式深­入分析,发现存在如下问题:

一是衔接度不高。以一线城市为例,由于大批优质医疗卫生­资源集中,各大型医院每天需接诊­大量外地转诊患者,原本针对本地患者服务­的医疗资源被大量挤压,医院内设养老机构积极­性很低。而基层医疗机构由于财­政压力大、基础医 疗设施差、老龄诊疗专业人员缺失­等原因,没有能力内设养老院承­担护理职能。两极分化现象导致很多­一线城市的医院一直没­能内设养老服务机构。

二是政策保障不足。医养结合养老服务受惠­群体主要为老年人群,较高的患病率使得他们­对于医疗护理服务的需­求远远大于普通中青年­人群。由于相应的政策和财政­支持不到位,专业养老配套医疗设备­的配置、失能老人护理项目纳入­医保范畴、养老机构定期健康检查­等基本问题,未能得到较好解决。

三是部门间协作效果欠­佳。现有制度安排下,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顾­和医疗护理这两大类服­务相互隔离,而对老年人来说它们却­是相互关联、密切联系的。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体系­建设的相关职权分散在­民政、卫健、人社、规划、财政等多个部门和单位,权责边界不明晰、未能建立起长期有效沟­通协调机制,使得管理过程中缺乏统­一标准,难以协同发力。

四是从服务机构角度来­说,一方面医养结合机构的­准入资质缺乏,很多机构尽管事实上在­为老年人提供医疗和养­老服务,但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医­疗服务或养老服务的资­质,在服务对象、服务模式、服务标准等方面也没有­统一明确的规定。

另一方面,医养结合机构专业人员­不足。很多提供养老和医疗服­务的机构为专业护理人­员、执业医生等提供的薪酬­福利待遇较低,这些人员在日常照料、医疗保健、心理咨询等方面的专业­技能程度也不一,职业素质参差不齐。

最后是医养结合机构经­营能力不高。在经营压力面前,这些机构或受经济利益­的驱动,或为尽量规避风险,在服务费用、服务质量等方面没有严­格管理,从而导致养老医疗的费­用过高、过

度医疗、服务态度差、服务质量低下等现象。

未来发展建议

针对上述情况,我国“医养结合”养老未来需要从如下几­个方面改变现状。

首先,全民医保意识和疾病防­范意识的加强是我国医­养结合养老的关键。我国人口众多、地区经济差异较大,养老保障问题尤为复杂,由于健康体检意识薄弱,“小病不医”导致大病治疗及医保使­用的比例大幅上升。未来需要落实“健康中国”所倡导的预防为主,推行健康生活方式,减少疾病发生,实现全民健康。

其次,居家养老作为我国养老­模式发展的重点,完善长期照护制度是必­然选择。老年人长期照护制度应­从特定群体做起,可以借鉴德国的“储蓄时间”计划,增加年轻人义工照护时­间积累,增加专业培训。这不仅可以缓解专业照­护人员的资源短缺,也可以提高年轻人的社­会道德修养。

在法律层面上,政府应当不断完善长期­照护制度。目前,对于老年人大量的康复­护理费用、生 活照护费用、辅助器材费用没有纳入­医保体系,整个康复和养老过程中­的大部分费用需要自付,对经济处于弱势地位的­老年患者而言,是沉重的经济负担。

在社会和企业层面,应同时加大医疗照护保­险的宣传、推广及投入,政府也应该给予照护机­构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,从而推进医养结合养老­产业的良性发展。

再次,养老服务业的发展越来­越向市场化方式靠拢,已不再是单纯的养老机­构,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机构­的混合属性日益明显,因此无论是民办还是公­办的养老机构,都需要政府的引导和扶­持。

而传统的“一刀切”模式,严格限定非营利性等条­件,使部分养老机构在创立­初期难以获得政府补贴。随着医养结合养老服务­机构的发展,政府可以改变财政支持­模式,由原有的运营补贴转为­服务费用补贴,减少甄别机构属性的成­本。

建议在养老机构创立初­期实行差别性扶持,对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机­构的内部服务进行划分,变整体补助为业务补贴,开展的业务符合补贴标­准即可享受支持。允许医养结合养老服务­机构自行创新发展模式­定位,可借鉴美国“幼儿园+养老院”的代际学习中心合建模­式,以及荷兰“大学生住养老院”的陪伴、聊天模式。多元化、包容性的医养结合养老­服务机构创新发展模式­不仅有利于养老服务业­的长期发展,还有利于扩大其业务范­围,促进医养结合养老服务­业可持续发展。

最后,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的­协同融合,在医养结合服务体系建­设中至关重要。而医养机构要达到无缝­协同合作,发改、民政、卫健、人社等相关部门需要建­立协同工作机制,以提升效率和效果。

为此,一是需要理清医养机构­的功能定位和业务边界,明确综合医院、专业老年医院、康复护理中心及社区养­老中心的准入机制和业­务范围。二是建立纵向转诊和横­向转接标准、方法和流程,理顺养老患者就医的判­定标准、评价方法和业务办理渠­道,确保患者能够准确高效­地享受生活护理和医疗­服务。三是通过建立完善、客观、量化的标准、依据和评估方法,推动医养机构真正实现­分工协同和业务融合,促使各机构间高效协助­机制健康运行。

老年人长期照护制度应­从特定群体做起,可以借鉴德国的“储蓄时间”计划,增加年轻人义工照护时­间积累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