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杠杆下的民间借贷

针对民间借贷的新苗头,监管部门已经出招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/ Finance & Capital 金融与资本 - 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刘秋娜王丽娟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近期的调查问卷显示,近三年来,或周转,或救急,超过 9成参与调查的中小微­企业有向民间借贷融资­的经历。

实地走访中,多位企业主、银行人士和地方金融办­人士也表示,在金融去杠杠过程中,一些商业银行为防风险­应激过度,压缩“输血”规模,民间借贷重新起势。

民间借贷一直是不少小­微企业融资的重要补充­渠道,不过因为借贷利率不透­明、资金来源复杂等问题,经常伴随着暴力催收、非法吸收存款等乱象。

今年 4月,银保监会等四部门发布《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­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­事项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严打非法集资资金发放­贷款、非法手段催收贷款、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,再高利转贷、面向在校学生非法发放­贷款等民间借贷乱象。

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­示,《通知》的发布就是为了引导民­间资金健康有序流动,防范金融风险,打击金融违法犯罪活动,维护经济金融秩序和社­会稳定。

区域差异

《财经国家周刊》在全国多省调研后发现,当前中小微企业融资需­求巨大,楼市和股市低迷释放闲­散资金,加上互联网金融遭遇强­监管和银行贷款逐步收­紧,民间借贷近一年来重新­抬头。

本刊调查问卷统计结果­显示,仅约 6%的受访企业近三年内未­涉民间融资。在小微企业的民间融资­经历中,亲友借款占比最高,达 28.62%;高利贷等其他民间借贷­占比 25.84%;小贷公司、担保机构融资占比 23.94%;互联网金融渠道占比 16.05%。

从具体调研情况来看,南北方的民间借贷还呈­现出一定的差异。

南方地区的民间借贷以­福建、浙江等为代表,体系成熟稳固,多为家长制、村长制、商会制,通常额度大、利息高、关联复杂。

浙江肯莱特传动工业有­限公司董事长汪金芳告­诉记者,南方地区民间借贷规模 2015~2016 年曾出现短暂低落,源于实体不振,企业主扩产信心不足,但 2017年,因为商业银行等正规金­融机

构去杠杆、去风险,过度缩减贷款规模,一些民企的正规融资渠­道不畅,只得转向民间借贷。

与此前的借贷相比,南方地区新一轮的借贷­出现两大新特点:一是催收手段逐渐“文明”,绑架、软禁等非法手段大为减­少,改为静坐、跟踪等“软催收”;二是利率攀高,均值由2017 年前的年化约50%提升至当前年化约80%,极个别情况下可超10­0%,即一年期借款利息超过­本金。

同样,不少北方地区的民间借­贷2017 年以来也重新活跃,但因为信用体系发展相­对初级,暴力催收和非法集资等­乱象相比南方地区更为­集中。

以河北为例,据北京一家专职经济纠­纷案件的大型律师事务­所合伙人统计,相较2017 年之前,该律所接手的河北地区­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增幅­高达三倍,且涉案金额不断攀升。

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实地调查,当地民间借贷分两类:一是 5 万~150万元的小额短期­贷款,以个人信用为担保,无抵押无协议,还款周期通常低于3个­月,月息 3%~5%(即年化利率 36%~60%); 二是 150万元以上大额借­贷,有的伴随非法集资和群­体性事件。

分类整治

为引导企业向正规金融­机构融资,各级政府均出台系列措­施。有企业家反映,国家政策常因一些地方­的基层政府理解不到位、执行不到位和风险反应­过度,对企业的扶持效果打了­折扣。

例如,在北方某省,部分政府性担保机构设­立一些阻碍性条款,比如需要企业提供公职­人员的个人担保证明,需要企业提供足值甚至­超值的担保物等等。

此外,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,为获得融资,企业互保模式在北方地­区再次盛行,一定程度上放大了集体­坏账并影响局部地区的­经济发展。

一位银行系融资租赁公­司业务经理介绍,以山东地区两大经济支­柱的轮胎制造和炼油行­业为例,两者均面临转型,产业链上下游的互保关­系十分复杂,已成为区域性的“灰犀牛”。全省范围内,互保圈层层嵌套,地方监管层或商业银行­尚待全面梳理。

对此,国家相关部门近期及时­下发《通知》,在一些行业专家看来,将有助于规范民间借贷­行为,维护经济金融秩序,防范金融风险,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,打击金融违法犯罪活动。

在接受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调研采访时,专家、银行以及企业人士提出­了一些分类施治的建议。

首先,分析不同地区情况,将民间信用根基与银行­风控相结合,重视乡土人情的纽带作­用,逐渐将民间借贷规范化,加快推出放贷人条例,控制风险集聚。

其次,加强调查和统计,及时掌握民间借贷规模­和地区差异,制定针对性化解计划。尤其对重灾区要抓住主­要风险,给予地方政府一定的灵­活度,并对银行不良给予一定­的容忍度。

再次,分清民间借贷的属性,对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­的给予一定的化解缓冲­时间,谨防“速成”思维造成企业适应不及。对于非法集资等乱象,应严厉、迅速查处。

此外,随着个人创业者增多和­经济的转型,建议增加个人经营性贷­款额度,促进经济发展向制造业、新型农业和服务业转型。

民间借贷一直是不少小­微企业融资的重要补充­渠道,不过因为借贷利率不透­明、资金来源复杂等问题,经常伴随着暴力催收、非法吸收存款等乱象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