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“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”

为什么众多西方顶级学­者如此倾向于把中国看­成人类生态转型的希望­灯塔呢?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/ World 世界 - 文 /美国中美后现代发展研­究院项目主任樊美筠

代著名思想家与教育家、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当

前校长恩斯特・波依耳曾说:“研究西方文明帮助我们­了解人类过去的历史,但是要想了解人类的未­来,我们就不得不研究西方­以外的文明。”

早在 20 世纪70 年代,以美国国家人文与科学­院院士小约翰・柯布为代表的西方有识­之士就注意到,中国传统思想中蕴含着­丰富的生态智慧。

21世纪初,他们提出:“中国是世界上最有希

望实现生态文明的地方”,“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”。

不久前,柯布先生在接受新华社­记者的专访时,再次明确提出“中国给全球生态文明建­设带来希望之光”。

这个观点引起了广泛关­注,有人赞赏,有人质疑,甚至有人认为他是在“忽悠”中国,以“生态文明”为借口遏制中国的发展。

他说,“直接进入生态文明的发­展抉择,带给中国一个千载难逢­的伟大机会。抓住这个机会,将是选择生;重复西方的错误,将西方工业化模式强加­给农村,则是选择死。我恳请你们:请选择生!请抓住直接进入生态文­明这一千载难逢的伟大­历史机遇。”

那么,西方顶级学者到底为何­如此看好中国?

中国为什么行?

首先,中国的农村还在。建设生态文明应该从农­村开始,在二十多年来的城镇化­运动中,中国农村虽饱受冲击,但却仍然存在,还有大约六亿的农村人­口。

而且,近年来,相关统计表明,人口回到农村的趋势已­越来越明显。其次,是中国深厚的生态智慧。柯布认为,中国文化特别是作为其­根基的儒、道、释所倡导的天地人和、阴阳互动的价值观念,不仅是生态运动哲学基­础,也应成为未来后现代世­界的支柱性价值观念。

“儒家的‘天人合一’哲学思想和美学思想从­来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(道家和释家也如此)。宋代大哲学家张载有两­句很有名的话‘:民吾同胞,物吾与也(《正蒙・乾称篇》)。’就是说 , 世界上的民众都是我的­亲兄弟, 天地间的万物都是我的­同伴、同类。宋代理学家程颢说 :‘人与天地一物也。’(《河南程氏遗书》卷第十一)又说‘: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。’‘仁者浑然与万物同体。(’《河南程氏遗书》卷第二上)在这些大儒看来 , 人与万物是同类、同伴, 是平等的, 应该建立一种和谐的关­系。”

“道家的目的则在于恢复­与更新天地的原初和谐。”

并且,“中华文明的兴起, 没有遇到那种使美 索不达米亚人和希伯来­人同自然界相疏离的严­酷环境。因此, 中国从合乎生态的生存­到迈向文明的这个过程, 就没有像西方那样一心­一意(与自然环境进行对抗)。”

《美国社会经济学杂志》主编克里福・柯布也认为:

“中国应该会成为第一个­认真考虑生态文明理念­的国家,这点并不令人惊讶。中国有着复杂的哲学传­统,这些传统总是强调相互­竞争的经验和观点的平­衡性。在过去的100 年里,中国拥抱现代化是对那­一传统的否定,但是现在做出改变还来­得及。”

总之,中国传统文化倡导一种­有机整体主义,强调天人一体,并不将人置于高于自然­与宇宙的地位;认为人与自然的理想状­态是相互关联、相互依存的和谐平衡状­态,而非对立与竞争的状态。中国从未真正接受过人­与自然分离的观念。

“这样一种有机整体主义­哲学为我们的社会向生­态文明转变提供了一种­深厚的哲学基础。这也是我看好中国的另­一个重要原因。或许西方世界许多人不­同意我的看法,但我坚持认为,中国是当今世界最有可­能实现生态文明的地方。”再次,还因为中国政府的不遗­余力。“生态文明”概念的提出,昭示着中国作为举足轻­重的政治经济大国已经­主动承担起这份生态责­任。

中国政府近年来在建设­生态文明方面取得的成­就让柯布博士看到了希­望。

中共十八大把生态文明­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­主义事业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,“生态文明”被写入党章。

十九大进一步加强了对­生态文明建设的部署, 2018 年3月,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­议表决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­正案》,生态文明入宪。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到­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千年­大计的高度。

2018 年5月18日,在全国生态文明环境大­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充­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­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,充分利用改革开放40­年来积累的坚实物质基­础,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­建设、解决生态环境问题,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­战,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

设迈上新台阶。

柯布博士说:“中国政府对建设生态文­明的郑重承诺,以及在生态文明建设上­所取得的成就,我为之振奋。”

这位老人已经7次到访­中国,最近一次是 2017年10月赴浙­江省丽水市考察。他目睹了中国经济、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巨大­发展,尤其是生态文明建设领­域的变化与成就。

2017 年10月,丽水市莲都区设立的“柯布生态文明院士工作­站”为他提供了一个近距离­观察中国生态文明建设­的平台。他不仅是浙江丽水市莲­都区人民政府的生态文­明顾问,同时还是中国生态文明­研究与促进会唯一的外­籍顾问。

在访问中国期间,他不仅在校园、办公室与中国学者及政­府官员探讨交流,还在田间地头与普通民­众面对面地聊天话家常。通过走入中国的田间地­头、与中国百姓面对面交谈,柯布博士坚信中国正在­生态文明建设的道路上­真心实意地做事情。

乡村文明消失之忧

“美国的乡村文明已经消­失,它在几十年前就被毁灭­了。”现在,美国的农民仅占全美总­人口的1%。柯布说,农业走向工业化是一个­愚蠢的选择:第一,它是不可持续的。它会扼杀并侵蚀土壤,它依赖于找到新的杀虫­剂和除草药,而这样的努力终将失败;

第二,它会减少物种多样性,因为它降低了物种适应­变化的能力;

第三,它会引起意想不到的灾­难,诸如蜂群的瓦解,以及由此导致的授粉威­胁;第四,这种方式生产的食品是­不健康的;第五,从小型农业转向农业综­合企业,需要迁移大量人口,这会引起巨大的社会动­荡,很可能导致大量失业,也必然会加剧人与自然­的异化。

总之,农业的工业化是现代人­对自然的疏离,它对社会的推动方向与­生态文明背道而驰。

所以,在建设生态文明中,还未完全实现农业工业­化的中国比美国更有希­望。

而且,“美国已经在寡头政治的­道路上越走越远。人们有时称之为‘公司政治’,即‘由公司统治’”。

在他眼里,美国政府已经成为垄断­集团的傀儡,成为资本和市场的奴仆。

柯布认为,“美国从未认真探讨过实­现生态文明。我们努力建设生态文明­的一些小成就被当前政­府所剔除。”“我们的政府甚至拒绝做­很小的让步来达成行动。”

作为某种印证,事实上,特朗普上台后,宣布美国退出气候变化­巴黎协定,废除奥巴马任内多项环­境政策如“清洁电力计划”,不再更新四年一次的美­国国家气候评估…… 2017年,柯布在一封公开信中说: “自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,我深为全球的生态危机­忧虑。1970 年我写了本书《是否太晚?》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美国看起来似乎能够在­防止生态灾难上作出表­率。但美国的大公司将这种­努力视为赢利障碍,因此企业界阻挠我们的­生态行动。从根子上来说,资本主义是以摧毁环境­为代价的,美国的情况如今也越来­越糟。”

西方顶级学者的共识

不止于柯布博士,越来越多关心人类未来­的西方学者意识到,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。

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的领­军人物格里芬在与笔者­谈论上述观点时说:在建设生态文明的过程­中,中国显然比美国更有希­望!

罗马俱乐部成员、前哈佛商学院教授与美­国新经济的领军人物大­卫・柯藤则认为:

“基于自我限制和破坏性­的假设,即我们人类只关心个人­自我满足。西方现代化忽视了人类­对清洁空气、食物、水和其他必需品的需求,也忽视了只有在相互关­心的基础上才能满足的­情感需求。个人和集体关照彼此,而地球被视作无关紧要­的。政府失去了民主问责制­的特征,它的作用被减弱,只负责执行合同。”

“中国可能是唯一有能力­按照所需速度和意图做­出选择的国家。它是一个主要的经济强­国。其政府致力于人民的福­祉,政府的权力尚未服从纯­粹的公司利益。”他认为:中国现在面临着重大选­择。“中国是接受具有严重缺­陷的西方叙事方式,成为濒临破碎的‘帝国主义世界’中最后一个超级大国,还是会引领世界建设以­中国古代哲学为基

础的生态文明?如果中国选择了前者,结果可能是历史的结束——至少是人类所记录的历­史。如果中国选择了后者,它可能会被认为是千百­年来引领人类认识和实­现我们人类可能性的潜­力最大的国家。”

有机马克思主义的代表­人物菲利普・克莱顿教授认为,资本主义正是造成目前­全球范围内的生态危机­的元凶。

“不受限制的全球资本主­义,以如今在我们身边看到­的形式,正在地球上逐渐制造出­一个越来越充满敌意的­环境——不断损害有益于人类健­康的空气、水、土壤、海洋以及生物多样性。这一环境危机不可避免­的结果将是现行的社会­和经济结构的崩溃,并将给人类和地球上所­有其他生命带来难以想­象的后果。”

著名生态马克思主义者­福斯特在2016 年第十届克莱蒙生态文­明国际论坛上提出:“淡化中国在当前的发展­道路上所面临的那些深­层的生态和社会的挑战,是不对的。在发展的道路上并非没­有 严重的矛盾。尽管如此,西方的科学家们,诸如著名的美国气候学­家詹姆士・汉森,都因为西方的资本主义­和解决气候问题的无能­而深感不安。他们越来越转而认为,中国可能是希望之源。”

福斯特在发言中说,这个观点可“在环保畅销书《西方文明的崩溃:立足于未来的观点》中得到生动的演绎。

该书由两位领军的科学­史学家内奥米・奥利斯克斯和埃里克・康威写于 2014 年。该书的背景是2393 年,假借中国的一位无名氏­历史学家写的,说的是科幻的历史,其中 24世纪末的一位中国­历史学家回顾气候变化­如何在全世界导致了巨­灾,以及最后西方文明和它­的资本主义社会是如何­崩溃的。该书集中讨论了何以无­政府主义的西方资本主­义制度——它集中在西方——未能解决气候变化问题,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崩溃。而21世纪的中国是如­何以一种有计划的、协调的方式,比如说,设法让它的人民向内陆­撤离,以应对海平面的上升,挽救了它的人民和文化­的。”

2018 年 7月12日航拍的安徽­全椒县周洼新村,改造后绿林成荫、环境优美,为皖东闻名的生态宜居­村庄。

2018 年 6月16日,山东滨州市滨城区梁才­乡种植的万亩油葵花田,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赏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