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线传媒的败局

光线打造爆款电影的努­力,基本宣告再一次泡汤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/ Style 风尚志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冯羽

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是­位重度书法爱好者,光

喜好在微博分享书法作­品,最近一次,是7月8日发布一幅他­自己所书的《定风波・莫听穿林打叶声》。

这首词是北宋文豪苏轼­被贬后所作,作者途中遇雨有感而发,世人常用该词来表达在­坎坷中寻求解决之道的­愿望。这或许在一定程度反映­了王长田的心境。就在王长田分享书法作­品的10天前,光线传媒出品电影《动物世界》上线,作为2018 暑期档的第一炮,《动物世界》主演咖位不小、投资不少,被寄希望能拿下今年暑­期的票房冠军。

但不承想,半路杀出个《我不是药神》,从大规模点映开始,《动物世界》不仅输掉排片和口碑,票房更是一败涂地。截至发稿,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超过 20亿元,约为《动物世界》票房的4 倍《,药神》出品和发行方北京文化­股票连续多日涨停。

王长田和光线传媒一直­在等待一部口碑票房双­丰收的好电影,他投资发行的上一部爆­款还要追溯到 2016 年的《美人鱼》,而今年暑期档的战况,似乎意味着努力再一次­泡汤。

这一境况,与王长田本人以及光线­的选择,都有莫大关联。

类型片江河日下

外界给影视圈大佬贴上­的诸多负面标签,王长田似乎一个也不沾­边。

在公开场合,他多数情况下表现得理­性、克制, “不混圈子”“不接触明星艺人”,在一众擅长觥筹交错的­企业家队伍中显得有些­另类。

或许和他早年是公务员、干过多年记者有关,有朋友评论王长田至今­保留着“兼济天下”的理想。

宏大理想下的王长田行­事低调。在其他企业 家频繁出席活动、玩转资本腾挪术时,王长田却少有对行业“指点江山”的高光时刻。这种低调也体现在光线­的业务上。今年暑期档,光线原本计划上映5部­电影,但《阳台上》和《墨多多迷境冒险》先后宣布延期改档。

整个上半年的数据也不­乐观。光线参与投资、发行的电影共6部,累计票房近 50 亿元。但只有《唐人街探案2》兼备口碑和票房,且该片还是由万达影视­主控出品,光线参投份额有限。

回顾 2017 年,在票房破 10 亿元影片中有6部是国­产片,其中也并未见到光线的­身影。

虽说爆款电影不可强求,但在生产爆款电影的精­英部队中,光线显然已经缺席太久。

2012年的光景可不­是这样。那时刚从演员转型导演­的徐峥,拿着《人再囧途之泰囧》剧本,边讲边演打动了王长田,最终以6000万元成­本撬动超12亿元票房,成为首部票房过10亿­的国产电影,这一纪录直到3年后才­被《捉妖记》打破。据测算,光线通过《泰囧》获得的回报超过10 倍。

《泰囧》之后,光线凭借其强势发行,相继打造出《致青春》《匆匆那年》《港囧》《美人鱼》等爆款。这些电影相似的低成本,也给光线贴上了用小成­本博大票房的标签。

王长田将光线“屡押屡中”的成绩,归功于对商业类型片的­精准把控——比如《致青春》是国产青春类型片《、泰囧》是公共喜剧,影片关键在于有冲突,切中了观众痛点。

不过曾有媒体报道,光线每次决定投拍影视­剧决策时,王长田都要亲自做预算、评估风险,以保持对影视业务的掌­控感。

但事必躬亲或许也意味­着,过度强调个人意志在决­策中的主导作用,对公司变数太大。

王长田就看走过眼。2015 年的动画电影《大

圣归来》堪称年度爆款,这个项目光线曾追过3 年,后来却中途退出;2017年的国产票房­冠军《战狼2》早前也曾与光线接洽,但光线同样中途退出,转做另一部电影的发行,最终与57亿元票房擦­肩而过。

从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­整体趋势看,类型片扎堆上档、小成本爆款可遇不可求“、IP+流量明星”大片观众不再买账,反而是现实主义题材作­品受市场追捧。想靠一己之力切准市场­脉搏并不容易。

此外,另一条经过验证、可打造爆款的绝招是绑­定人。大约从 2012年开始,王长田和内地导演开启­全方位合作,培养了高群书、杨树鹏等新导演,还扶植演员转型导演,其中包括徐峥、赵薇、邓超、苏有朋等。

但在《港囧》后,徐峥的新电影出品方里­难觅光线踪影,赵薇和苏有朋虽然也在­电影票房上有所斩获,但远达不到导演自成I­P、自带流量的程度。

“不务正业”

民营电影公司带头大哥­的头衔既失,光线在电影行业的失语,在财务数据上表现得愈­加明显。

光线 2018年一季度财报­显示,报告期内光线总营收4­亿元,其中电视剧收入 2.18 亿元,游戏收入 1300万元,由此推算一季度电影收­入最多约为 1.69 亿元,这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.9 亿元。

另一个反映光线经营状­况的则是现金流。数据显示,光线一季度经营活动产­生的现金流量净 额为2000万元,而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是­3.56 亿元,同比下跌 94.4%。

据财报解释,现金流量净额骤减是因­为,“浙江齐聚科技有限公司­和北京捷通无限科技有­限公司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减­少。”浙江齐聚是直播业务内­容供应商,北京捷通主营电子票务,两者均为光线投资公司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浙江齐聚在 2017 年上半年经营状况良好,营业利润约为7800 多万元,但到2018年,上述两家公司已经不再­和光线合并报表。

除此之外,报告期内光线应收账款­较去年末增加 70.52%、预付账款较去年同期增­加111.19%,这显然大大增加了光线­的现金流出。

财报内似乎也有“亮眼”数据。本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­股东的净利润为19.92亿元,同比增长976.95%。然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­之后,净利润缩水为 8800万元,同期跌幅超过5成。

对比另一个数据可以看­出其中猫腻。报告期内,光线投资收益较去年同­期暴增82701.76%,主要是出售所持新丽传­媒股份产生的收益。

2018 年3月,光线以 33.17亿元的价格将新丽­传媒 27.64%的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。

据测算,通过本次交易光线将直­接获得22 亿元投资收益,这几乎是光线2017­年全年净利润的3 倍。

而且不止今年一季度,光线2017年投资收­益达 3.7 亿元,占利润总额的 44.96%,收益主要来自转让联营­企业股权、增持猫眼文化股权后股­权投资账面价值和对应­公允价值之间的差额。

一边是电影业务的掉队,另一边却是疯狂增长的­投资收益,这让业界不少人质疑光­线是否在靠玩投资、卖资产维持公司体面。

这可和王长田以及光线­传媒一直以来的理性、克制、谨慎形象不搭。

在王长田看来,这是自己为人谨慎的缘­故,“即便手里有钱也会找一­个罐子埋起来”,活像一只时刻储备脂肪­生活的骆驼。

时移势易,如今在业务和业绩压力­之下,光线原本跟资本的疏离­关系也不得不变得“亲密”起来。

是现实情况改变了王长­田吗?是“不务正业”让光线鲜有影视爆款吗?或许,王长田会在下一幅字帖­中,透露一些玄机。

光线 2017 年投资收益达 3.7亿元,占利润总额的44.96%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