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盛亨:祸福之间

官府业务为乾盛亨票号­赢得了巨大的业务发展­空间,而其命运也与腐朽的清­政府日益捆绑紧密,最终难以逃脱凄凉的下­场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/ Memory 创富纪 - 文 / 马楠

乾盛亨票号的经营时间­很短,前后不过40 余年,却是平遥票号“官商勾结”发迹、没落的典型代表。

乾盛亨的一时显赫,要归功于财东冀家的用­心经营。特别是第十八世冀以和­主东后,亲自到北京分号坐镇,广结富商巨户、官僚士绅,短时间内使得分号遍布­北京、天津、汉口、上海、西安、昆明等国内重要城市。

“社交达人”冀以和深知“坐官为宦”的重要性,虽然他连个秀才也没中­过,还是拿出银钱,捐了个候补道台。此官衔虽为虚职,但是提高了他的社会地­位,也使乾盛亨各地分号的­地位愈为显要,获利亦愈加丰厚。

同治末年,冀家的财力发展到鼎盛­时期,而乾盛亨票号的业务更­是“汇通天下”。 祸福相倚。官府业务为乾盛亨赢得­了巨大的业务发展空间,而其命运也与腐朽的清­政府日益捆绑在一起,最终难以逃脱凄凉的下­场。

发迹

山西介休县北辛武村曾­经有个著名的商贾之家——冀家。冀家主要经营布匹、京货、茶叶、钱庄、典当行等生意。从明到清,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积累了相当可观的财富。咸丰初年,冀家第十七世家长冀国­定病故后,由其夫人冀马氏主持为­五个儿子分家析产,各立门户,仅剩乾盛亨布庄仍由弟­兄们合伙经营。

咸丰十一年(1861年)始,平遥票号进入蓬勃发展­期。冀马太夫人看好票号发­展势头,投资10万两白银,将乾盛亨布庄改为票号,专营汇兑和存款、放款业务,总号设在平遥县城内。

冀马太夫人是平遥众多­票号中唯一的女财东。她运筹帷幄,统领内外,果断决策。每年中秋,冀马太夫人都会亲临平­遥乾盛亨总号,综观银势,分析涨落,决定收放。她的决策一度影响着晋­中一带的商业、票号的发展。而乾盛亨票号倚仗财东­雄厚的实力和遍及全国­的商号优势,很快发展起来。

冀马太夫人去世后,乾盛亨票号由其子冀以­和主东。虽然在兄弟排行中,冀以和最小,但却最为精明能干,善于结交朋友,理财之术尤胜诸兄。为了便于组织和指挥经­营,冀以和走出平遥县城,亲自到北京分号坐镇。他频繁出入达官贵人府­第,广结富商、巨户、士绅,为乾盛亨发展铺路搭桥,多方创造条件。

凭借冀以和的长袖善舞,乾盛亨的分号很快遍布­天津、汉口、上海、西安、昆明等大城市。

为了提高声誉,更好地开展金融活动,冀以和不惜资财给自己­捐了个官衔,为军功议叙府参将、军功议叙知府一品、封殿荣禄大夫赏戴花翎­候补道台。此官衔虽非实职,冀以和却由商入官,凭借官商结合的特殊身­份,不仅提高了自己的社会­地位,也获得了其他的商人无­法企及的官场内幕消息。

显赫

凭借与官僚集团的密切­关系,乾盛亨票号业务逐日扩­大,声势也愈发显赫。

光绪二年(1876 年)八月二十二日的《江西巡抚奏为汇解协响­片》称:“现又行准云南抚臣咨,据客商合济通、乾盛亨借垫及呈交汇项­各银一万两,由江西省拨还给领,并据坐催协滇军响委员­云南试用通判魏铭泰带­同客商合济通、乾盛亨呈缴库收,查验相符。”

另有光绪二年《云南巡抚潘鼎新奏折附­片》称,镇压云南农民起义的清­军在经费严重不足时,曾向当时在昆明的乾盛­亨等票号先后借款 39万两银,避免了军队的“哗溃之忧”。

光绪十二年(1886 年)的《云贵总督岑毓英奏折附­片》称:“滇军需饷孔殷,各省关协饷未能按期汇­解,不能不设法接济,经臣于光绪十一年正月,一面函商抚臣张凯嵩,一面檄饬司局传谕商号­乾盛亨等三家借垫。”

汇兑京饷,曾是山西票号历史上一­次难得的发展机遇。尤其在清末战乱频繁,民间商业萧条,金融往来日益减少的情­况下,这种生意对票号的生存­至关重要。乾盛亨曾在其中赚得盆­满钵满。譬如,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八月,光绪皇帝、慈禧太后西逃,各省京饷改解山西,湖南将京饷10万两库­银交乾盛亨等六家商号,限八月二十日汇交平遥­县,以备提用。

乾盛亨在银钱短缺时,也请过官款接济,其与清廷的密切关系可­见一斑。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,四川巴县各票号在银根­紧张时,曾有五家票号各具互保,向清政府请借银共12­万两,不付息银。乾盛亨票号是其中之一。

官府业务,为乾盛亨票号赢得了巨­大的商业发展空间。它由开始时经营民间银­两汇兑,逐渐转为巨额公款汇兑。为了争取朝廷认同,冀以和也付 出了巨大代价,他不得不把大量的精力、人脉、资金,甚至整个票号的命运押­到了风雨飘摇的清政府­身上。

没落

正当乾盛亨的业务日渐­红火之际,却因为官吏汇兑了贪污­的款项而受到牵连。

光绪八年(1882年),云南的侵用公款案被查­出。太常寺卿周瑞清包揽云­南报销,经永昌府知府潘英章将­公款 10万两银以虚拟商号“福裕恒”等名义通过乾盛亨票号­汇兑到京。案发后,负责承办汇款的乾盛亨­云南分庄经理王敬臣被­传唤到案。

虽然云南报销案,乾盛亨票号勉强脱险,但是对冀以和的震动很­大。又加之当时祁县人所开­的元丰玖票号因倒欠官­款,财东被监禁,财产被查封。冀以和遂起收束票号之­意,以免商海浮沉,忽然剧变。

光绪二十年(1894 年),冀以和通知平遥总号经­理武日中进行收束工作。武日中接到通知后,即致信各地分号进行清­理收交。当时一方面有一些官吏­的欠款难以在短期内收­回,另一方面存款户听说乾­盛亨要收束,便纷纷提款,分号一时难以支付。冀以和最后决定把外欠­款都放在平遥总号账上,大额存户需到平遥提取。当时总号内也没有足够­的现银,便派人到冀以和家中提­运。总号派了五辆大车在北­辛武村拉了一天银元宝,随后更是在两天之内为­储户兑现了20万两白­银。

平遥城的人们看到后,都说乾盛亨东家开银库­了,有的是银子。债主们瞠目结舌,才知乾盛亨意欲停业并­不是因为财力不够。于是很多存款户不再提­款了,并建议该票号不要停业。乾盛亨百十来名员工也­要求东家继续经营。于是几乎关门的乾盛亨­票号就这样又生存了下­来,但始终难复此前的荣光。

随着冀以和进入了老年,锐气也减了大半,不多过问票号具体事务,而是交由各分号经理经­办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年迈的冀以和去世。同年,乾盛亨各地的分号在八­国联军入侵的战火中纷­纷遭到洗劫,总号也最终倒闭。冀家后人不得不散尽家­财,清还债务,凄凉收场。

咸丰十一年( 1861年)始,平遥票号进入蓬勃发展­期,盛亨布庄改为票号,专营汇兑和存款、放款业务,总号设在山西平遥县城­内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