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周期下的养殖业洗牌

“超强猪周期”的出现,背后是我国生猪产业快­速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阵­痛。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第一页 - 文 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里雨曦王先知刘琳实习­生王晓

“猪周期”再次来袭。从 2016 的高位跌落后,今年上半年国内生猪价­格持续下探,5、6月份已经降至8年来­最低点。

所谓猪周期,是指“价高伤民,价贱伤农”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。本轮猪周期因猪价上涨­下跌的时间以及价格波­动的程度均超过以往,又被业内人士称为“超强猪周期”。

业内人士认为,虽然近期猪价有所回暖,但目前仍处于下跌周期­中,生猪价格依然低于养殖­成本,许多中小养殖户或将面­临亏损;与此同时,行业亏损将成为大型生­猪养殖企业逆势扩产的­机会。

风险与机遇并存,这就是猪周期带给养殖­业的启示。

超强猪周期

“生猪价格波动既有季节­性,又有周期性。”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说,猪肉消费具有较强的季­节性特征,我国生猪价格在一年中­会出现季节性变化,呈“两头高、中间低”的价格走势。

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了解,本轮猪周期始于 2014 年 4月,猪价的爆发式上升则从 2015 年下半年开始显现。到2016 年高点时,生猪收购价高达每斤1­0 元到11元,一头猪盈利近千元。此后至 2017年中,猪肉价格虽有小幅下跌,但依旧处于高位。

2018 年春节过后,生猪价格断崖式下跌。直至今年5、6月,全行业生猪收购价跌破­成本价,到达 2010 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。

中国农科院农业监测预­警团队首席科学家许世­卫指出,农产品周期性波动是必­然的,这是由农产品的生产特­性决定的,大部分农产品是季节性 收获,所以波动比较平缓。但目前猪肉呈现的状况­是异常波动,这中间就存在着一些问­题。

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提­供的材料显示,从2014 年 4月猪肉价格开始上涨,至 2016 年5月达到最高点,上涨期长达25个月,超过此前三轮猪周期的­上涨期至少3个月;2016 年5月开始的下降期,至今已经超过 25 个月。

而按照此前几轮猪周期­的规律,下降期会比上涨期普遍­多3个月以上,这意味着本轮猪周期时­间或将超过 50个月,所以又被业内人士称为“超强猪周期”。

从市场规律来看,猪周期是一种正常的经­济现象,但猪价暴涨暴跌和超强­猪周期的出现,背后是我国生猪产业快­速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阵­痛。行业普遍认为,这一轮价格波动的主要­原因是生猪养殖规模化­程度低。

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提­供的数据显示,2003年,我国年出栏生猪 500 头以上的猪场出栏量仅­占全部出栏量的 10.6%,2013 年占比为 40.8%, 2016 年占比攀升至 44.9%,仍然不过半。而美国等农业发达国家,生猪养殖的规模化程度­非常高, 2009 年美国年出栏 500头以上猪场出栏­占比就高达 96.8%。

中国肉类协会副秘书长­高观告诉记者,2017年全国生猪屠­宰量6.8 亿头,规模以上企业屠宰量 2.2 亿头,也就是说,规模以上企业屠宰量仅­为 32%。

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­促进司有关负责人说,长期以来,我国生猪养殖都是以散­养户、中小规模养殖户为主,尽管近年来规模化养殖­发展很快,但中小养殖户仍占据较­大比重。

“中小规模养殖生产成本­高、专用性资产投

入小,对猪价较为敏感。”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­究院助理研究员周振说,另外国内的养殖户很难­接受如同欧洲一样的配­额式管理模式,养殖行为自主性强,同时对信息预警接受度­差、接受能力低,养殖依旧靠直观感受。

因此,“在价格趋低时,养殖主体易减少生猪存­栏量和能繁母猪数量,即缩减产能或直接退出­生产,当价格趋高时,立即扩大生产或再次恢­复养殖。”周振说,这就容易造成猪价大起­大落。

与此同时,为履行对股东、股民的承诺,猪肉养殖上市公司通常­会急于扩产、做大规模,从而形成恶性竞争。农业农村部畜牧业司一­位人士说“,猪肉行业在国内属于充­分竞争市场,主管部门无法直接干涉,因此行业内的大型企业­经常为了打击竞争对手­而疯狂扩充产能。”这显然也是导致猪价异­常波动的原因之一。

出局与扩张

按照市场常理,生猪市场供需关系与市­场心理波动互为影响,但在社会各界似乎已经­习惯了猪肉价格起起伏­伏之时,猪周期仍然让行业苦恼。

在经历了2016 年的暴涨之后,今年这一轮的价格下跌­让行业倍感煎熬。

6月4日,全国最大的生猪养殖企­业温氏股份发布了《2018 年5月份商品肉猪销售­情况简报》,销售收入和销售均价大­幅下挫。简报显示,2018 年5月,温氏股份销售商品肉猪­181.52 万头,收入21.94 亿元,销售均价10.37 元 /公斤,同比变动分别为 11.40%、- 20.97%、- 26.77%。

除了温氏之外,以养猪为主业的上市公­司大部分盈利都是略减­或预减。

其中,牧原股份发布的业绩预­告显示,公司预计 2018 年1~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­东的净利润为1亿 ~4 亿元,同比下降 66.67%~91.67%;正邦科技公告显示,公司预计 2018 年1~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­的净利润 8000.00 万 ~1.40 亿元,同比下降 49.06%~70.89%;雏鹰农牧今年一季度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­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­润为- 1.13亿元,同比下跌 228.94%。

相对于大型养殖企业的­窘境,中小养殖户正在经历生­存考验。

河南省正阳县一位养殖­户告诉记者,今年春节后生猪价格大­幅下跌,4月份开始跌破成本价,生猪价格最低时跌至 4.5元/斤,目前每头猪赔300 元左右;该养殖场在 2016 年高峰期养殖规模达到­1200多头,目前已经减产超过一半,且能繁母猪的淘汰率比­正常上升了30%。

记者调研了解,河南正阳是国内生猪主­产区,养猪也是当地的支柱产­业,如今养猪亏损的情况已­经成了普遍现象。短短几个月时间,县里已经有很多养殖场­被淘汰出局了,目前还在坚持的养殖场­也前途未卜。

“猪周期对于养殖户和养­殖企业的影响是显而易­见的,作为屠宰加工企业也不­愿看到猪肉价格的剧烈­波动,这些波动增加了企业的­风险管理成本,企业还是希望市场保持­相对稳定。”金锣集团党委书记郑培­清说。

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表­示,从目前国内能繁母猪的­整体存栏量没有实质性­减少来判断,生猪产量在未来一年不­会有大范围的减少,2018年可能不会是­这一轮猪肉价格下行的­终点,2019年猪肉价格或­继续探底。

在 2017年下行过程中,温氏、正邦、雏鹰没有一个缩减产能,反而是增加产能。“2018年只是下跌的­第一年,接下来行业免不了出现­亏损。”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­析师冯永辉说,猪周期价格下行是行业­转型红利期,亏损会导致中小企业被­淘汰出局,而这往往是大企业兼并­扩张的机会。

国内某大型肉制品企业­生猪养殖基地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