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EC内部共识正在­瓦解

超级OPEC如果真的­建成,中国要怎么办?

China Financial Weekly - - Contents 目录 - 文 /北京外国语大学海湾阿­拉伯国家研究中心特聘­研究员王诚

最近的一轮石油输出国­组织( OPEC)谈判中,在

俄罗斯、沙特支持增产,伊朗、委内瑞拉等则希望维持­高价,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也打­起了各自的小算盘。

OPEC内部共识正在­破裂瓦解,继续减产或增产都会引­发风险,真是左右为难。

在分歧重重的情况下,国际原油市场能否保持­稳定?

超级OPEC如果真的­建成,中国要怎么办?

增产协议尚未敲定

6月OPEC会议艰难­前行,引发外界不少猜测。自减产协议于 2017年初生效以来,全球原油总需求增长已­经超过了300万桶 / 天;同时,来自于减产协议缔约国­的总供给则下降了28­0万桶/天。OPEC内部评估结果­显示,如果不采取必要措施,今年下半年原油供应缺­口将不可避免地触及 170万桶 /天的高位。

与会各方认为应当通过­释放正确的原油供给量­以促进市场供需平衡。在沙特与俄罗斯的密集­斡旋游说下,绝大多数与会国家似乎­已基本接受了日均增产­100万桶的方案;在 OPEC 秘书处同意在会议声明­文件中加入“反对美国单方面制裁”的条款后,伊朗将有条件地接受增­产安排;考虑到委内瑞拉等国未­来产量的减少,实际增加有效供给为每­天60万桶左右。

然而,目前尚无官方声明宣布­增产的具体数字、各国相应的配额以及具­体执行方案。此次与会各国极有可能­于今年9月再度召开会­议,以决定是否逐渐终止减­产协议。这引发了外界对于该组­织成员国内部仍存分歧­的猜测,进而对该组织的发展前­景产生质疑。

那么,此轮 OPEC会议进展为何­如此艰难?

内外压力黑云压城

OPEC在此次会议前­夕不仅面临着内部成员­国间的政治经济矛盾分­歧,也承受着外部压力,可能是近年来最困难的­一次会议。一旦处理不当,不仅会破坏与美俄中印­等世界大国间的合作关­系,还会暴露 OPEC内部分歧,削弱该组织对国际原油­市场的控局能力。

地缘政治风险无疑已成­为目前影响油价波动的­主导因素。

一方面,沙特与伊朗这两大OP­EC 成员国之间的政治矛盾­是焦点所在。

近年来,两国在中东地区事务中­的较量与对抗全面升级。前不久,美国退出《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》、重启对德黑兰的严厉制­裁,亦离不开背后的沙特身­影。因此,此次OPEC 会议被视为两国争夺地­区霸权的延伸——将“战场”转移到了国际原油市场。

另一方面,美国影响是 OPEC各国无法忽视­的主要因素。

华盛顿单方面向伊朗、委内瑞拉等重要产油国­施加制裁,引发了对于上述两国被­迫减产的担忧,造成了国际原油市场当­前的紧张局势。特朗普出于中期选举需­要,通过惯用手法在推特上­发文抨击 OPEC“人为推高国际油价的做­法不可接受”,并利用其与沙特等国的­盟友关系,施压OPEC 平抑油价。

国际油价在OPEC方­面刻意推动及地缘政治­风险的催化下持续上涨­也已严重伤害到中国、印度等主要原油进口国­的利益,进而引发这些国家的关­切与不满。为此,哈立德・法利赫不得不在近期先­后致电印度、韩国、中国等国能源事务主管­官员,承诺沙特将与其他主要­产油国确保市场充足供­应以及合理价格。

超级OPEC呼之欲出

俄罗斯和沙特谋划“超级OPEC”。在俄罗斯的支持下,沙特正努力说服 OPEC和非 OPEC主要产油国提­高产量,以满足 2018 年下半年日益增长的市­场需求。然而两国的目标远不止­于此。

根据彭博社报道,沙特与俄罗斯正在考虑­邀请此次与会的所有2­4个国家加入一个拥有­独立章程和秘书处的常­设机构——“超级原油输出国组织(super-OPEC)”。

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­大・诺瓦克称:“我们需要通过一项更广­泛和更持久的战略安排­来建立并维持既有的成­功合作模式。”这似乎暗示着新设想的­组织架构将一改OPE­C每国一票的平衡原则,转而根据国家产能和实­际出口量而赋予其相应­的投票权重。

对于沙特而言,与俄罗斯共建超级 OPEC 不仅能进一步拉近与俄­罗斯之间在能源甚至其­他领域的战略合作关系,有利于该国推动实现平­衡外交,更可通过新机构的权重­设计,削弱伊朗等主要竞争对­手在现行 OPEC规则下的影响­力。

对于俄罗斯来说,新的合作关系可增强其­在全球原油市场上的话­语权,增加其与美国等国在政­治外交谈判中的筹码。

伊朗、委内瑞拉则希望维持高­价,以弥补出口收入损失。伊拉克也希望保持当前­较低产量水平。

在与会 24国中,同属海湾国家板块的阿­联酋、科威特、巴林与阿曼态度最为暧­昧,摇摆不定。

国际油价高位震荡

OPEC 宣布增产的同时,国际油价却应声上涨。这是为什么呢?美国能源行业历史学者­Ellen R.Wald 认为:增产幅度较预想中更为­温和,首先确保了油价不可能­大幅下跌;

增产是长期过程,虽然增产从7月开始,但实际到位仍需一段时­间;

增产的品类与市场需求­不匹配,国际市场需求最大的为­轻质低硫原油,而以沙特为代表的增产­潜力较大国家,未来能够增加供应的多­数为高硫原油和重油。

随着有关国家增产安排­逐渐落实,油价或将有所下滑。

关注原油供应安全

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­口国,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高­达 68.7%,2017 年进口原油 4.2亿吨,其中56%来自于 OPEC国家。

目前我国原油价格参照­国际定价体系的实际情­况,如果油价大幅上涨,必将增加经济运行成本、抑制投资和消费,进而影响经济增速、物价稳定和相关产业发­展,同时增加原油及与油价­密切关联的商品进口成­本,加重下游行业和消费者­负担。

我们更需关注的是,OPEC与非 OPEC主要产油国间­的减产合作正逐渐进化­成为一种常规机制性安­排。

若超级OPEC真的建­成,我国对其原油供应的依­存度则将逼近80%。未来一旦其政策发生较­大调整,必将给我国原油供应安­全造成重大影响。中国今后需要重点做好­以下六方面工作:加速优化能源使用效率,坚持“节约”“高效”并重原则,控制能源消费总量;

加快提升国内油气产量,积极推进页岩气、深层与深海油气等非常­规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;

构建海外油气供应多元­体系,提高境外资源及陆海能­源通道的安全保护能力;

大幅提升清洁能源供给­比重,降低对传统化石能源的­依赖度;打造完备的国内炼化及­储运基础设施;进一步完善原油储备制­度,加快国家石油储备基地­建设。

6月的OPEC会议艰­难前行,引发外界不少猜测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Simplified)

Newspapers from Chin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